旅行
闲散文学巡礼:繁忙与算计理所应当,懒散和闲逛已被遗忘

谷崎润一郎反对一种费力的、造作的实干文化,“我绝不是规劝大家懒惰。但这个世界有很多人自称是什么实干家,精力过人。这不过是自我吹嘘,推销自己。”而这样的文化比起他那时正更快地席卷我们这个时代。

经历大理危机:古城房价上涨,“嬉皮士”如何寻找公共空间?

上世纪来到大理的西方背包客为移民新社区奠定了一种嬉皮文化,这种生活方式旅行作家许崧形容为“穷而快乐”。

对话《旅行的意义》作者艾米丽·托马斯:旅行和旅游有多大差别?

除去度假所带来的浅表愉悦,旅行对于人类还意味着什么?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网络之外,只有寂静

《云游》有着梦一般的特质、波西米亚式的旅行主题和轻盈的语言艺术,被奥尔加本人称为“星群小说”。

去旅馆写作

在较长的东西基本告成之际,绝对不要坐在你熟悉的环境里收尾。

傅蔚冈:铁路12306与旅游类app应是朋友,而非对手

第三方平台所提供的包括火车票代购服务、抢票服务,是市场深化的产物,12306大可不必将这些平台提供的服务视为自己的竞争对手,媒体也不需要将其“妖魔化”。

百亿婚纱旅拍市场:一场精心设计的烧钱游戏

这看似甜蜜的生意背后藏着不少门道,一不小心就可能中招。

行走在中国的高原上:俄罗斯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的中国行记

他是深入罗布泊的首位欧洲人,他对罗布泊位置的看法引发了世纪争论,作为其景仰者和论敌的斯文·赫定为了反驳他的观点,顺着他的足迹,意外发现了在大漠中隐匿了千年的楼兰古城。他的后继者和学生科兹洛夫,则发现了黑水城,揭开了西夏王朝的面纱。

【书间旅行之三】法国作家保罗·莫朗:旅行,一种“国际性劳累”

今天的旅行者成为了永远不会感到惊讶的存在,总是准备好“认出”一切,在异国的奇景与文化中纹丝不动、没有笑意。

【书间旅行之二】波伏瓦对话萨特:“一旦越过一个边境,我就能越过所有的边境”

随波伏瓦、萨特二人一同上路,去看看那个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横行的旧世界,去发现他们对彼此看待世界的路径和方式的影响以及二人之间深厚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