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中野量太:对不起粉丝,我剪掉了苍井优和中村伦也的亲密戏

“我在片中想探讨的不仅是疾病和死亡,我更想关注生者面对死亡后继续向前的故事。”

中野量太工作照

初次见到《漫长的告别》导演中野量太时,他穿着白色的波点上衣,戴着黑色的波点领带。在采访前一天的首映礼上,他红色的波点衬衫也非常扎眼。

“是的,我真的非常喜欢波点。”话题就从波点开始了。

如果要给各种造型定一个性格,那么条纹是清爽的,格子是严肃的,波点一定是活力的。在时尚单品中,波点元素会让衣物显得更加明朗、活泼又有趣。喜欢穿波点的中野量太,也有着与其相似的性格。在采访中,他时而大笑,时而做鬼脸,时而手舞足蹈。坐在他的对面,你很难不被他的表达而感染,这是个表达欲特别旺盛的人。

这一次,他带着自己的新作《漫长的告别》来到中国。相比商业片处女作《滚烫的爱》,影片仍然把视角集中在一个特别的家庭。但在故事叙述上,中野量太显得更成熟、更细腻,也更克制。

《漫长的告别》家庭合照

电影《漫长的告别》由苍井优、竹内结子、山崎努等主演,主要讲述了家人与阿尔兹海默症父亲七年间欢笑、哭泣与烦恼的故事。它以片段式的手法,将一个老人从失忆到去世的过程铺陈开来。期间穿插着日本3·11地震、东京申奥成功等历史背景,以及一家人与自我和解并掌握人生主动权的故事。影片最后点明了主题:阿尔兹海默症患者不断遗忘人事物的过程,也是他们与世界所做的一次漫长告别。

其中,山崎努所饰演的父亲升平几乎撑起了全片的节奏和人物关系,影片的笑点和泪点也集中在这位老人身上。他逐渐蹒跚的步伐、颤抖的咀嚼和模糊的发音,让观众也仿佛进入了这迅速流失的7年。神一般的演技不禁让人想起他之前出演的《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

山崎努

由于相同的视角和题材,观众很容易将《漫长的告别》与导演的前作《滚烫的爱》作对比。作为中野量太的商业片首秀,《滚烫的爱》取得了亮眼的成绩——它曾被日本选送参加第90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

谈及自己对家庭题材的偏爱,中野量太表示这种兴趣或许与自己单亲家庭的成长背景有关。虽然两部作品都出现了疾病和死亡,但他想表达的其实是家人乐观面对死亡,并积极生活的故事。“所以我的电影当中不会出现直接描述死亡的镜头,之前我也从来没有拍过这样的镜头。”在他的镜头下,死亡变得细腻又温暖,“告别”成为了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

在采访过程,界面文娱与中野量太也谈到了前作《滚烫的爱》中让人争论不休的结尾。这样温情的一部电影,结局竟如此让人细思极恐、毛骨悚然吗?幸野双叶的遗体是否的确是在澡堂的锅炉中火化了呢?

听闻我们的疑惑,中野量太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我是永远不会告诉你们确切的答案的,但我可以偷偷给你一个提示。你再去看看烟囱和冒出的烟,仔细看,说不定就能看出点什么。”

界面文娱对话中野量太

界面文娱:导演,您特别喜欢波点吗?昨天和今天的衣服、领带,都是波点。

中野量太:是的,特别喜欢(笑)。

界面文娱:从第一部作品《滚烫的爱》到《漫长的告别》,您觉得自己经历了什么变化?拍摄难度上,或者说资金上都可以。

滚烫的爱结尾,姐妹俩泡在热水中

中野量太:首先从资金方面来看,我的制作费只提高了一点,个人报酬也只提高了一点点,所以生活状态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因为《滚烫的爱》是第一部作品,所以我在表达上没有任何保留,有许多比较强势的、激烈的表达。但是《漫长的告别》会相对冷静一点。在这个基础上,我选择了几个大节奏,以增加剧情的起伏感,这应该是创作方面不同的地方。还有一点就是选演员的时候,《滚烫的爱》不太好选,因为没有知名的演员想拍。第二部就不一样了,有了代表作之后,大家都会比较相信我,相信这部作品会有好的呈现,所以选演员轻松了很多。

界面文娱:我有个特别好奇的点,《滚烫的爱》结尾真的是在澡堂火化了遗体吗?

中野量太:哈哈你可以一直好奇,因为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告诉观众确切的答案(大笑)。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小小的提示,你再去看看那个烟囱和冒出的烟,仔细地看,说不定会看出什么东西。如果这也看不出来,就要苦恼一辈子了。

《滚烫的爱》截图

界面文娱:小说《漫长的告别》和电影相比,哪些情节和人物是经过修改的?

中野量太:其实变化还挺大的。因为小说是由八篇短篇集构成,而我需要整合为一部电影,其中必然有删减过程。角色方面,小说是三个姐妹、三个孙子,我改成了两个姐妹和一个孙子,在人物上会有集中的缩减。另外,我在电影中加入了很多自己原创的物件和情节,比如节日戴的尖顶帽、游乐园送伞、火车上的重新告白、Skype聊天等等,很多都是小说没有的地方。

界面文娱:第一位确定的演员哪位?

中野量太:首先是苍井优,然后是山崎努、竹内结子。

苍井优,《漫长的告别》剧照

界面文娱:《滚烫的爱》和《漫长的告别》这两部作品都在描绘家庭故事和血脉亲情,为什么会对家庭主题这么感兴趣呢?

中野量太:这可能跟自己的一些个人经历有关。我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从6岁开始就由妈妈独自抚养长大。当然也不能说这是全部的理由,但是我从小就对家庭、家族有浓厚的兴趣,究其根本可能是我的家庭背景对我造成的影响。    

界面文娱:那您觉得血脉亲情和情感羁绊,哪一个比较重要?

中野量太:这个对比要由每个家庭和家人去判断。有些家庭虽然有血缘关系,却过着不幸的生活。有的家庭十分幸福,但没有血缘关系。两者之间的重要性很难对比,我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定义,每一个家庭自己决定就好了。

界面文娱:你对家庭有非常细腻的感知,你是怎么保持敏感的?

中野量太:我当然不会去偷窥人家(大笑),或是强行介入某一个家庭。但因为之前的经历,我对家庭的好奇心一直都在,可能还会比别人更敏感一些。对于关系比较好的朋友,我也会好奇周围人的家庭是怎么样的。

每次遇到节日,家里人都会戴上尖顶帽

界面文娱:这部电影和上一部《滚烫的爱》都探讨了疾病和死亡,你最早意识到疾病和死亡的复杂性大概是什么时候呢?

中野量太:我其实最早是从我父亲开始意识到的,后来也有很多时候会意识到死亡,亲戚过世也比较多。但我在片中想探讨的不仅是疾病和死亡,我更想关注生者面对死亡后继续向前的故事。这是我一直以来最为关注的部分。

这也是我很少在片中使用直接的临终镜头的原因。因为我想拍的,是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如何继续向前。这其中必须要有死亡的部分,但它不是我的电影想要表达的重点。所以我的电影当中不会出现直接描述死亡的镜头,之前我也从来没有拍过这样的镜头。

界面文娱:我想问一下,中村伦也在片中出场的镜头特别少,那他这个角色承担着怎样的功能呢?

中村伦也,《漫长的告别》剧照

中野量太:中村伦也代表的是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又称:东日本大地震)时期的典型男性角色。当时很多人因为经历了地震非常关注亲情和爱情,特别是在尝到失去的滋味之后,不少人选择回归之前的家庭。这是有代表性的人物设定。

然后苍井优这个角色,也是想要和他(磐田道彦,中村伦也饰)拥有一个家庭,后来因为中村伦也的回归,她没能实现理想,只能回到原有父母的家庭当中去。他这个角色也起到了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作用。

当时还有不少粉丝向我吐槽,说他的镜头太少,角色分分量不够。其实他和苍井优之间还有一场亲密戏被我剪掉了呢!(笑)

界面文娱:片中多次出现夏目漱石的《心》,为什么选了这本书?

中野量太:这是我跟山崎努老师在讨论角色时,一起决定的一个设定。我们设想那个年龄段的老校长可能喜欢什么?会在读什么?然后就选了这本书。

在片中,山崎努老师饰演的角色是一个老教师

界面文娱:你在电影中是如何处理日式生活的平淡和戏剧冲突之间的矛盾的?

中野量太:其实是一个程度的问题。电影中不能全是冲突或是激烈的描写,不然就会失去对比,不过拿捏这个度对于我来说也很难。就拿我的这个《漫长的告别》为例,这个片子里面其实没有那么多的冲突,还是以平淡为主。最有起伏的就是山崎努老师骑旋转木马那一段,其余都是相对平淡的表述。但在那个平淡之中,其实还掩盖着很多细腻的部分,是我花工夫去编写和表达的。所以在人物塑造上,我希望观众能与我产生共鸣,并被吸引到故事情节中。

骑旋转木马的山崎努,《漫长的告别》剧照

界面文娱:日本有很多以家庭为观察对象的电影,为什么家庭电影在日本这么受欢迎呢?

中野量太:我觉得“家庭“是人类共通的母题,所以我也没有认为日本在这方面很特殊。家庭、爱情都是生活中首位的事,也是全世界都在拍的主题,日本没有特别怎么样。

界面文娱:能不能分享一下接下来的工作计划?

中野量太:我刚拍完一个片子,现在正在剪辑中。电影主要围绕3·11地震时的一个摄影家而展开。这个人物和故事是真实存在的,原型人物的摄影集也在出售中。我的电影是从画集中得到了灵感,希望大家能喜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