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霹雳舞「救」奥运会?

“奥运会也在改变方向,除了传统的东西,还要寻找新鲜的,年轻人喜欢的项目。”

文|体育产业生态圈 于家盛 北力

编辑|吴小川

霹雳舞要入奥了!

国际奥委会在昨日宣布了一项决定,基本同意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增设霹雳舞、滑板、攀岩以及冲浪四个大项。

因为滑板、攀岩和冲浪三个项目已经确定将要在明年的日本东京奥运会上亮相,所以霹雳舞可以说是未来将要出现在奥运赛场的全新项目。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评价霹雳舞的入围不仅完全符合《奥林匹克2020议程》,而且有助于奥运会与年轻一代交流的机会。而对于霹雳舞来说,这更是记入历史的一刻。

(霹雳舞作为第一个代表体育舞蹈入围奥运会的项目,将为体育舞蹈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总裁Shawn Tay说:“我们相信霹雳舞将会在巴黎奥运会取得巨大的成功,为奥运会增添更多的创新与青春的活力。我们也将与国际奥委会密切合作,帮助那些优秀的舞者实现他们的奥运梦想。”

“Breaking”难度远超其他舞种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霹雳舞。

霹雳舞,英文译为“Breaking”,中文译为“布雷克舞”,也有人形象的称为“霹雳舞”。这是一种以个人风格为主的技巧性街舞舞种,也是北美街舞中最早的舞种。

对于跳“布雷克舞”的人来说,把那些贴近地面,以头、肩、背、膝为重心,迅速旋转、翻滚的动作称为“霹雳”。而我们看到的比如模仿木偶、机器人或月球漫步的舞步,则是“布雷克舞”的另一种形式。

说起霹雳舞的动作,基本可以分为摇滚步(Toprock)、排腿(Footwork)、大地板(Power-move)、定点(Freeze)和翻滚(Flip)五类。而以大地板为例,还有抛类、风车、鞍马、手转、头转、蛋转、跳转等各项技术动作,也有手翻、空翻、转体等特技,以及定格类的动作。

而作为在众多体育舞蹈类型中,率先入围奥运会大名单的舞种,练习霹雳舞对身体素质的要求非常高,远远超过其他舞种。不仅需要训练各种花式的舞蹈技巧,还需要锻炼身体力量,平衡协调性等各个方面。

有专业人士表示Breaking的难度不小,看上去简单的托马斯,非专业的人想要训练出来,没有三到五年是不可能的。Breaking不光光是技巧的问题,还要伴随身体素质的训练。比如powermove是不能在疲劳的情况下训练的,受伤的风险也很大。

“霹雳舞对身体素质、技术、艺术表现力的要求都很高,有点像艺术体操、花样滑冰这些项目的综合性要求。并且有很多年轻的受众,所以这可能是其代表体育舞蹈单项入选奥运会的重要原因。”

霹雳舞能否最终入奥?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欧美国家流行,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传入中国,目前街舞已经在全世界收获了众多粉丝与爱好者。可以说这也是霹雳舞得以入奥的基础条件。

说起霹雳舞与奥运会的渊源,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闭幕式现场,Lionel Richie在演唱《All Night Long》歌曲中,出现了200多名舞者,伴随着这首歌曲跳起了“团体舞”,这也就是我们后来所说的“霹雳舞”,这也算是霹雳舞第一次以娱乐表演的方式出现在奥运会的舞台。

2018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办的青奥会上,霹雳舞采用“斗舞”形式,由裁判依据创意、个性、技术、花样、表演、音乐性等标准为比赛双方打分定胜负。作为本届青奥会的新增项目,霹雳舞也正式亮相奥林匹克赛场。

(2018年霹雳舞正式进入奥林匹克赛场)

如果霹雳舞最终入奥成功,将对产业的快速发展带来质的飞跃。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副主任汪瀚认为这可以给相关从业者多了一个出口,舞者如果因为年龄等因素不能参赛或者演出,则可以选择去当老师或者教练培养跟多的专业人才。与此同时,进入体育竞赛领域后,也会受到更多政策与资本的支持。

“现在很多父母还是会问,你跳舞以后能干嘛,以后看到既能做舞蹈老师,还能做运动员,对改变社会观念肯定有好处。毕竟舞蹈当下还是比较小众的,如果把他变成体育健身就不一样了,也有助于消除对街舞的‘偏见’。”

不过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也有一些担忧存在。其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在重视规则的竞技体育赛场,是否会对舞蹈本身的“艺术性”产生不利影响。

“最怕的就是以后的年轻人都去练竞技的霹雳舞,然后出来都变成刻板的一模一样,这就不是艺术了。那就像体操一样,比的是空翻翻一圈还是两圈,平衡性怎么样。”

(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了解街舞,参与到街舞中)

并且如果要登上奥运舞台,还需要有一系列适用于奥运会比赛的细化规则,比如规定动作的标准,自选动作的标准,艺术表现力的标准,音乐的使用标准,battle(舞者对决)的形式和公平性等等,涉及很多方面。

所以我们也看到,本次国际奥委会在原则性同意霹雳舞加入奥运会后,也会根据其安排,在未来的一年多时间里,继续对霹雳舞进行考察与评估。

并将在2020年12月召开的国际奥委会执委会会议上,对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项目设置、参赛运动员人数做出最终的决定。

奥运会加快改革

近些年,奥运会在新时期的发展,不管是赛事关注度还是受众人群都遇到了挑战。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收视率相较于伦敦奥运会,下降了15%。

根据adage.com提供的报告表明,里约奥运会收视人群的平均年龄成为自1960年奥运会首次电视直播以来最大的,达到了52.4岁,与伦敦奥运会相比提高了6%(49.5岁),与2000年悉尼奥运会相比提高了15%(45.5岁)。

如何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关注,是目前奥运会急需解决的问题。

所以霹雳舞入选奥运会,除了自身的快速发展与全球影响力,也离不开国际奥委会改革的决心。国际奥委会在2014年12月通过了奥运会改革方案《奥林匹克2020议程》,其改革措施的核心内容是降低奥运会申办和运行成本、可持续发展、提高公信力和注重人文关怀等。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也表示该计划致力于增加奥运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并且给予主办国自主权去选择一个在当地受欢迎的新运动项目进入提案。

巴黎奥委会起初对新体育项目的要求是“可以在社交媒体分享,能让一群人聚到一块展现自己的生活方式,并能每天练习且不受环境和场地影响的运动” ,这也让他们最终把目光锁定在霹雳舞。

“运动不应该只属于体育场,它应该存在于街道,存在于城市的心脏。”巴黎奥组委主席Tony Estanguet说到。

根据国际舞联的数据,霹雳舞在法国非常流行,大约有100万人参与这项运动,依托良好的市场基础,这也给霹雳舞顺利入选巴黎奥运会提供了契机。更重要的是,这些时下年轻人爱好的流行时尚运动,也进一步加快了奥运会的改革,给予了奥运会更多的潮流文化气息,也注入了更多的流行时尚元素,使得奥运会可以在年轻人群体中更受欢迎。正像巴赫本人所说,“这给我们提供了和年轻一代沟通的桥梁。”

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主席郑志华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奥运会也在改变方向,除了传统的东西,还要寻找新鲜的,年轻人喜欢的项目。比如篮球,现在也加入了三对三,因为简单刺激,还有娱乐性。那么街舞也非常符合这个要求。而从其他运动协会官员的反映来看,对这个新项目感觉也是“新鲜、兴奋”。

如今霹雳舞进入巴黎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也得以把霹雳舞文化,或者再宽泛一些,街舞文化推向大众。

但我们更应该看到,奥林匹克精神“更快、更高、更强”的宗旨正在被书写新的定义,正在强调对新青年,新文化差异的包容和理解,奥运会也在连接年轻人的同时,在新时代做出更多超越传统竞技体育的改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