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只剩四个月,欧洲央行新行长面临“难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只剩四个月,欧洲央行新行长面临“难产”

到底由谁来领导欧洲央行,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欧盟大国对下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任命,这是一场成员国之间“精明的政治交易”。

2017年12月15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欧盟领导人峰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崔璞玉

到今年10月31日,现任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的任期就将结束,谁将成为下一任“欧洲货币掌舵人”成了外界瞩目的焦点。然而,欧盟28个成员国领导人至今未能就这一重要职位人选作出决定。

欧洲央行方面并未宣布官方候选人,外界默认的一些热门人选包括德国联邦银行行长魏德曼(Jens Weidmann)、法国央行行长弗朗索瓦·加尔豪(François Villeroy de Galhau)、芬兰央行前行长埃尔基·利卡宁(Erkki Liikanen)、芬兰央行现任行长奥利·雷恩(Olli Rehn),以及荷兰央行行长克拉斯·诺特(Klaas Knot)。

外媒报道指出,这些人中到底由谁来继续领导欧洲央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欧盟大国对下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任命,这是一场成员国之间“精明的政治交易”(horse trading)。

彭博社指出,欧洲央行自从1998年成立以来,其行长的任命就一直受到政治的影响。说到底,这是德国和法国两大对手之间的一场较量,这场较量不但关乎两国对货币政策的看法,同时也涉及两国在欧盟内部影响力和权力上的竞争。

眼下,不仅是欧洲央行人选出现空缺,同样面临“后继无人”困境的还有欧盟委员会主席和欧洲理事会主席。欧盟委员会是欧盟的常设执行机构,也是欧盟唯一有权起草法令的机构。欧洲理事会则是欧盟最高决策机构,由欧盟成员国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及欧洲理事会主席、欧盟委员会主席组成。

毫无疑问,对上述任何一个职位的任命都将影响到其它职位的人选。对多个领导职位进行“捆绑任命”,这意味着,如果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力推一名德国人(或德国政府支持的其它国家人士)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那么德国联邦银行行长魏德曼就不太可能成为欧洲央行行长。不幸的是,默克尔极希望德国欧洲议会议员、保守派候选人曼弗雷德·韦伯(Manfred Weber)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央行行长的角色可能落在其他候选人的身上。

不过,现在看来,韦伯并不是欧委会主席的有力竞争者。彭博社援引知情官员的话称,在5月召开的欧盟领导人峰会上,韦伯并未获得大家的强力支持。

如果韦伯败落,那其他人就有可能成为欧委会主席,比如,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支持的欧盟负责英国退欧事务谈判首席代表米歇尔·巴尼尔(Michel Barnier)和欧盟知名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后者属于马克龙的中间派欧洲联盟力量。

一旦这两位中的任意一人出任欧委会主席,那么魏德曼很有可能会当上欧洲央行行长,进而在欧洲理事会主席的选择上产生一系列新的“如果”循环。

目前,对魏德曼比较有利的是此前还未有德国人担任过欧洲央行行长一职,尽管德国是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而且欧洲央行总部也设在德国的法兰克福。而法国人让-克洛德·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是现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的前任,欧盟成员国能否接受第二位法国籍欧洲央行行长还无从得知。

如果德法两国在欧洲央行候选人一职上相争不下,那么来自芬兰或荷兰的其它三位候选人或许最终能够脱颖而出,成为法德之外的折中选择。

伦敦政策咨询公司Medley Global Advisors分析师蒂姆·约翰(Tim Jones)就对彭博社表示:“如果德国人真的想要这个职位,并且愿意尽全力去争取,他们大概可以如愿以偿。但问题是,德国人真的想要吗?”

2011年11月,现任央行行长德拉吉正式走马上任。这位意大利行长被认为在欧元区债务危机期间拯救了欧元,并主导了此后欧元区的经济复苏。即便如此,他的继任者将要面对的仍是一个困难的局面。

在今年6月召开的政策会议上,欧洲央行维持政策利率不变,并称当前的利率水平将至少持续至2020年上半年。目前欧元区的存款利率仍处在负值区间。这意味着如果欧元区经济再次出现衰退,那么欧洲央行可用的“子弹”所剩不多。

“不论谁将在11月继任,等待他的都将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法国兴业银行高级经济学家阿纳托利·安南柯夫(Anatoli Annenkov)在最近的一封致客户信中写道。

但无论如何,他们要先选出一位继任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