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经济

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的谈判进程扫清了一个主要障碍,距离正式达成协议更近了一步。

如果危机持续下去,英国将不得不连续两年“取消圣诞节”。

如果中左翼社会民主党(SPD)、左翼党和环保主义的绿党上台,重新征收财富税以及提高遗产税可能会被提上政治议程。

疫情形势、能源结构、供需矛盾、意外事件等多重因素叠加,使得本次能源危机的严重程度可谓前所未有。

过去数十年里,亚洲国家和地区凭借强势的补贴和优惠吸引大量跨国芯片和硬件制造商设厂。在新冠疫情导致各国陷入封锁,全球供应链遭遇中断风险后,上述趋势已经发生逆转。

爱尔兰政府原本打算只罚5000万欧元,但在其他欧盟国家的施压下大幅提高了罚款数额。

经济复苏、能源涨价、供应链危机是推高欧元区通胀的三个主要因素。

欧盟对此回应称,如果英国数据法规偏离欧盟过多,欧盟将终止与英国的数据合作。

发达国家内部的经济复苏势头出现了分化。今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复苏的不平衡主要体现在发达国家与低收入国家之间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