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球星走了、钱没花掉,纽约尼克斯可能真的有“毒”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球星走了、钱没花掉,纽约尼克斯可能真的有“毒”

纽约尼克斯,在新时代成长起来的球员眼中不是个效力的好地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王怡

2019年初,纽约尼克斯将自己的当家球星克里斯塔普斯·波尔津吉斯送到达拉斯独行侠后,球队老板詹姆斯·多兰公开表示:“各种球员、经纪人都跟我们说有多少人想来这里打球。我认为我们能在休赛期的自由交易市场上大获全胜。”

但是,现实是尼克斯既没有招募到杜兰特,也没能吸引来欧文。不过,他们钱也没少花,用掉了所有的薪金空间,签下了六笔合同:3年6300万签约兰德尔,2年2000万签下吉布森,2年3100万签下波蒂斯,2年2100万签下布洛克,2年1600万签下艾灵顿,以及2年1600万签下小佩顿。

不知道这样的结果算不算多兰口中的“大获全胜”。显然,在同行和球迷眼中,纽约今年夏天的操作是完全失败的。

 “尼克斯在老板詹姆斯·多兰的领导下创造的球队文化把球员们吓跑了……他们不想处在一个恶劣、有毒的环境中打球,” 尼克斯曾经的球员查尔斯·奥克利就在交易市场开启后表示,“球员们不想去一个充满杂音打球的环境打球,不希望有人拿着斧头同他们讲话,或者给他们戴上手铐。”

奥克利挑明指出,多兰带领下的尼克斯正在形成一种有毒的氛围,让他们对大牌球星日渐失去吸引力。而奥克利本人就是多兰暴脾气的受害者——2017年,多兰曾经命令麦迪逊广场花园的保安将奥克利驱逐出场。

近日,《纽约时报》也撰文指出,多兰的领导风格更适应50年前的NBA,适合那个 还没有自由球员制度、老板对球队的掌控可以从球队资产到球员个人的时代。多兰的专横独断的性格甚至有可能制造一支铁军。

1977年,凯尔特人的功勋主教练阿诺德·奥尔巴赫曾为《纽约时报》写过一篇文章,名为《自豪和正直:职业篮球已经改变》。在这篇文章里,奥尔巴赫感慨了联邦法院对于尚处于雏形的自由球员制度的支持,以及对谁具有交易商讨权的微词。

“大体看来,我们正在见证着自豪、正直和奉献精神这些基本价值被侵蚀,我们创造了一种有悖于激励、上进和规范的体系。”

但是,已经2019年了。NBA不仅没有因为给予球员更多权力和地位而凋敝,反而由于球员身份的提升而发展成为一个全球性的体育联盟,并且收获了丰厚的商业回报。

球员的自由并不会让联盟毁灭,倒是管理层的冥顽不灵和唯利是图,对球队和联盟更为致命。在老板授意下的肆意摆烂,在管理层压力下过早复出的受伤球员(近在眼前的杜兰特),这可能才是对NBA联盟荣誉感和正直性的践踏。

尼克斯的老板詹姆斯·多兰不是一个令人喜爱的人物。(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多兰绝对是“不合格老板”中的一员——他和顶撞自己的球迷吵架,禁止自己看不顺眼的记者进入球员,驱逐和他起争执的球队名宿,对投诉性骚扰的女下属毫无同情。

如今的NBA,已经不简单是靠金钱和实力说话了,一种潜藏的文化力量正在形成沉默的螺旋,驱使身处其中的人默默地向正向主流文化靠拢。如此在意种族、性别平等的大环境下,联盟中的人很难对多兰这么一位典型的白种高龄富人产生认同。

很多球员虽然把麦迪逊广场花园当做篮球圣殿,但是他们可能只愿意来这里打客场,并且取胜吧。尼克斯在新时代成长起来的球员眼中不是个效力的好地方。

上赛季,尼克斯将球队核心波尔津吉斯交易到达拉斯独行侠,为球队腾出了可以接纳两个顶薪球员的薪金空间。当时,所有人都预测,这两个席位是留给欧文和杜兰特的。最初的计划可能也真是这样的。

让尼克斯与这两人渐行渐远的原因或许错综复杂,或许是杜兰特突发的伤情让尼克斯高层却步了,或许是欧文从小对新泽西和篮网的偏爱让他更容易做出选择。但是,在商业联盟中,影响决策最可能的直接原因,还是当事双方对利弊的分析。

篮网在总经理西恩·马克斯的带领下,已经形成了一支有战斗力的青年军,乐于长期投入的老板,执教有方的教练;反观尼克斯,他们正好背道而驰——送走了球队最核心的球员,拆散了一个原本体面的阵容,而且他们拿自己刚愎自用的老板一点办法也没有。

现在的尼克斯已经在过去五年内,两度创下单赛季输球65场的球队最差战绩;2000年以后的季后赛中他们只赢过一轮系列赛;当然更多时候他们都进不了季后赛。

未来两个赛季,尼克斯可能也无法打破当前的低迷。

当然,尼克斯和多兰不会公开承认自己 失败。出于“挽尊”,尼克斯或许可以如此解释——球队目前的6笔签约中,5份都是两年合约。到了2021年夏天,球队依然可以空出相当多薪资,吸引如“字母哥”安特托昆博这样的大鱼。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