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流淌的美好时光》狗血失真,华策克顿“爆款”待续

青春疼痛文学的时代已经过去,当下的年轻人也不是以前那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男少女们,真实新鲜且具备强烈共鸣感和感悟力的作品,才是这些新年轻一代的取向剧集,而克顿显然还没意识到这点。

文 | 文娱商业观察 富贵

《流淌的美好时光》不太美好。

7月1日剧集首播当天,借助湖南卫视“套播”操作,在《少年派》大结局后无缝接档的《流淌的美好时光》拿到了1.299%的收视率(CSM59城),与此同时,#郑爽马天宇的台词功底##易遥让齐铭帮忙买验孕棒#分别登上了微博热搜榜第一和第六位。

作为克顿旗下主力子公司辛迪加影视的2019重点项目,《流淌的美好时光》的首秀收视和口碑都不亮眼。而随着剧情不断发展,《流淌的美好时光》不仅没能挽回口碑,收视率也在下滑。

“悲伤”变“美好”,狗血仍浓郁

用原音还是配音,关键还是要看适不适合。

马天宇和郑爽敢用自己原音的勇气,确实值得鼓励,但如同观众所说“不是用原音就要被表扬,是原音好才值得被表扬”。从已播剧集看,马天宇和郑爽的台词功底确实还需要更多磨练和积累。

郑爽配音的易遥一字一句间都带着鲜明的“郑爽特色”,说话含浑不清且语速过快;马天宇配音的齐铭也一如其万年不变的演技“波澜不惊”,而且同样存在吐字不清的问题。如此一来,不仅影响了人物形象的塑造,也降低了整部剧的观赏性。

再说剧情,尽管《流淌的美好时光》借助改名、改剧情淡化了原著小说的“悲伤”底色,让易遥与齐铭的感情线更暖、更甜了些,但整个故事依旧不太美好,且严重与现实脱轨。

开篇几集,《流淌的美好时光》就接连上演了易遥酒后失身、意外怀孕、筹钱堕胎,顾森西为证实“一百块钱可以睡易遥一晚”亲自拿钱找易遥,以及易遥被打住院等情节。

此外,《流淌的美好时光》虽将原著小说的故事搬进了大学,却依旧保留了高中生活的痕迹。易遥和齐铭两个大学生每天都要回家,学校教室的座位布置还是同桌式,易遥想住校还要自己去申请宿舍。

最为关键的是,由于大学的环境更开放、更包容,学生的自由度也高,除非上课、有任务,否则一般同班同学间很少见面。再加上大学生的心理相对比较成熟,理性和自控能力也相对较强,很难形成针对个人全校且长期性的校园暴力。正因如此,现实生活中才会很少听到大学校园暴力事件。

这种现实背景下,即便《流淌的美好时光》像电影版一样,把校园暴力作为重点刻画内容,观众也会因细节和设定失实无法进入剧情,更别说共鸣了。

“偶”、“奇”屡造“爆款”,“现实”接连瘸腿

《流淌的美好时光》口碑、收视双双折戟,克顿的“爆款”续接又一次落空。

2013年被华策以16.52亿元全资收购前,克顿传媒就已凭借《夏家三千金》《爱情睡醒了》等都市爱情和偶像剧在业内打响了名气,养成了一批自己的年轻受众群。彼时,作为国内“电视剧第一股”的华策虽也产出了一些热剧,但大部分都是与其他影视公司合制而成,诸如《佳期如梦》《雪豹》。且由于剧集风格整体偏向于正剧、年代剧、武侠剧等,青春偶像题材方面较为薄弱。

但2013年后,收购了克顿传媒的华策不仅剧集产量大增,还接连推出了《杉杉来了》《微微一笑很倾城》《何以笙箫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近10部国民度极高的“爆款”剧集。

只可惜,步入2018年后,华策的这台“爆款制造机”明显动力不足。克顿子公司宽厚文化主控的都市刑侦剧《橙红年代》播出期间东方、浙江双台收视率皆未过0.9%,单日最高收视0.842%(CSM55),口碑方面,《橙红年代》也只拿到了及格成绩。

杨幂、黄子韬主演、子公司剧芯文化主控的都市情感剧《谈判官》虽以1.192%平均收视(CSM55)跻身2018卫视黄金档收视TOP9,但却拿到了37581人打出的3.4豆瓣分。与前作《翻译官》以2.084%的平均收视问鼎2016收视剧王的成绩相比,《谈判官》刚破1的平均收视也显得平淡。而由子公司好剧影视主控的另一部都市情感剧《老男孩》,口碑、收视以及话题热度也并不亮眼。

至于同为辛迪加影视主控的古装权谋剧《天盛长歌》虽口碑高走,收视却一路滑坡,屡创湖南卫视收视新低。

《天盛长歌》的收视败北或真由收视率造假导致,但不管原因如何,2018年,加大现实题材投入的克顿没能产出一部“爆款”。

持续发力“现实”,克顿的下一个“爆款”有多远?

政策风向的转变让克顿剧集创作的主类型有了变化,相比拿手的青春偶像、奇幻古装,现在的克顿显然更宠爱“现实”。

青春励志的《流淌的美好时光》后,克顿今年待播的《亲爱的,热爱吧》《平凡的荣耀》《时间都知道》也都带有浓重的现实励志色彩,而《我的莫格利男孩》《四十成年礼》两部克顿正在筹备的重点剧,亦是如此。前者讲述的是“森林男孩”莫格利与独立创业女性的凌煕互相学习,并一同加入生态保护行列,拯救环境的故事;后者讲述了四位面临“人生半坡”的都市男性在追逐爱情与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中谱写了“中国梦”的时代精神。

只是,发力“现实”的克顿并没能跳出“青偶”、“奇古”的操作套路。主演选择仍偏向有话题、有流量、偏偶像定位的明星。《我的莫格利男孩》的男主角依旧是马天宇,而克顿正在筹备的另一部科幻剧《你好,安怡》同样是由马天宇担任男主。

另一方面,克顿也没有放下对大IP的依赖。《亲爱的,热爱吧》改编自墨宝非宝的代表作《蜜汁炖鱿鱼》,《平凡的荣耀》改编自韩国2014年的大热口碑职场剧《未生》,《时间都知道》同名小说则为网络言情作家随侯珠的代表作。

除去以上两点,从《流淌的美好时光》能看出,克顿当下还有一大问题——对年轻观众的把控不足。从上文提到的五部剧可以看到,发力“现实”的克顿依旧把从年轻观众出发作为类型选择、内容创作的主要标准。只可惜,克顿对当下年轻观众的了解并不彻底。否则《流淌的美好时光》也不会狗血泛滥、剧情细碎冗长、节奏慢且体量过大。

青春疼痛文学的时代已经过去,当下的年轻人也不是以前那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男少女们,真实新鲜且具备强烈共鸣感和感悟力的作品,才是这些新年轻一代的取向剧集,而克顿显然还没意识到这点。

套路化的创作模式、对IP的过度依赖以及对现实映射和年轻受众喜好的把控不足,让发力“现实”的克顿走得不太顺畅,与其他老牌影视公司一样面临着转型缓慢、观众号召力和市场影响力下滑的问题。与此同时,华策也因这台“爆款制造机”的动力缺失,风头不复当年。

下一个“爆款”还有多远,还得克顿自己寻找答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