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视觉 | 美丽新学校

去年11月,改建完成的富文乡中心小学正式上课。这是一所独特的乡村小学,参考了国际上先进的教学方式和理念,采用不同于传统方式的教育结构,并邀请建筑师王伟进行了改造设计。老师们想在富文乡中心小学实现的,无非是让乡里的孩子们拥有学习的兴趣,在多样化的学习和活动里找到能给他们正反馈的东西,形成积极的心理,逐步养成学习的习惯。即使他们未来仍留在乡村,也是阳光、自信,被姜校长称为“知书达理的人”。

2019年07月10日叶扬 北京来源:界面新闻

正午

今年6月,我跟着建筑师王伟去看了他设计的富文乡中心小学。

富文乡中心小学位于杭州市淳安县,在千岛湖区。我对千岛湖区没有太多认识,只记得那里盛产大鱼。到达当天,杭州市内乌云雾霭,天空灰黄,大雨欲来,十分闷热,车开过千岛湖立刻变得艳阳微风,湖水的凉气加上海拔高,体感清爽不少。

学校位于县公路边的台地上,周围和对面是真正的青山,旁边是村子。目前在中心小学就学的学生人数不算多,120多位。但是,受山形的影响,在这里上学的小朋友,最远的小朋友家离学校有30公里的山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学校的侧楼、乡幼儿园的楼上,设置了可供几十名学生居住的宿舍。与此同时,为这些学生授课的专职教师有22人,师生比在1:6以下。

新的教室、授课方式和全新的思路,加上独特的建筑设计给这座农村小学赋予了新面孔,让富文乡中心小学迅速受到关注。

富文乡中心小学改造前与改造中(图片来源:王伟)

 

富文乡中心小学附近的村貌

 

远看富文乡中心小学

 

富文乡中心小学改造后教学楼远景

 

有人和我说这里靠近安徽,应该让学校符合徽州民居的风貌特色。但是,首先,从杭州市内开到学校的一路上我没有看到过一栋徽州民居,无从知晓这番话的真伪。其次,如果徽州民居和孩子的家庭与居住环境没有直接的联系,去设计一个符合大人所谓的“人文历史”思考而虚设的所谓“徽州风貌”,将孩子们置于一个陌生化的环境并不是适宜的选择。

看了村子就很容易理解建筑师所选择的坡顶造型。村中不乏鳞次栉比的坡顶小楼房,红色、灰色、白色、黄色、蓝色的瓷砖、瓦板、涂料、波形板都有用到,虽然纯度和彩度都不及学校使用的热烈,但孩子们对这样的形态和颜色应该都不陌生。而且,在这个青山环绕的地方,远看学校如同一簇野花,也并没有与环境违和的感觉。

教学楼近景

 

改造后教学楼近景

 

改造后教学楼立面

 

教学楼背立面

 

靠近建筑本身才明白它不同于照片的巧妙。照片无论如何拍摄都有把三维画面拍平成二维的视错觉。在现场,三维和二维亦幻亦真的感觉更加强烈。它像埃舍尔的画着了保罗·克利的颜色,18种颜色的PC板与8种颜色拼色的碎瓷片构成了丰富的视觉效果,图形组合切换,处于不同的距离看这座建筑会产生不同的立体感认知。许多人用二维图像画出模仿三维的效果,可这座建筑有时把三维的小屋悄悄扭转一个很小的角度取得于二维的图像一致的效果,它既是一栋建筑,又如同许多靠近的建筑,形成了幽默而有趣的特殊效果,被称为“山村微城”——给孩子的小城。

建筑师在原有教学楼走廊的外侧加设了钢结构,加宽了原来狭窄的走廊,在教学楼的西侧搭建了用于课外活动和户外活动的空间,先是有屋顶的风雨操场,接着是一层水池,涂成浅绿色像竹子的细长柱子托起几个位于二层的彩色活动空间,而后是层叠的增设的尖顶小房间,里面放着陶艺、手工的用具,设置了舒适的“小窝”与“树屋”空间,在小屋之间结合儿童玩耍的需要设置攀爬绳网、攀岩斜坡和楼梯配合使用。

阳光下的彩色屋顶让每个房间具有了不同的性格和质感,朝向操场的方向设有门和窗,大多半开放并与原有建筑的外走廊结合,每个彩色房间彼此保持间隔,不同高度的窗口利于空气对流,确保没有一个空间会有闷热空气淤滞的问题。本来气温较低,加上通风充分,我担心的闷热在这些小房子里并不存在,气温与教室外的走廊基本保持一致。因为并非授课教室,在最热的时候,可以不必在其中安排课外活动,到时应该也是小学的暑假时间。

大家特别关心这类材料的使用。从消防上来说,PC板这类塑料类材料具有一定特殊性,如果作为纯外墙材料确实需要特殊防火构造和进一步论证、实验,作为建筑外墙装饰材料是可以在50米高度以下使用的。富文乡中心小学的设计做法也获得了各级消防审批的批准。板材本身具有一定的自洁性,抗老化的保证期在15-20年。费用不会超出一般的学校立面维护所需。

教学楼里的学生使用的主要楼梯,建筑师将原来台阶的高度做了调整,以适应小学生的步幅和身高,还增加了滑梯。教学楼里加设滑梯的楼梯,因为坡度合适,怎么用都是安全的。

新加建的公共活动空间

 

 

活动空间与教学楼用攀爬绳网相连,孩子们非常喜欢,甚至需要给每个班的孩子安排时间表

 

活动空间有小窗和各种开口确保通风

 

活动空间中孩子们的课余手工作品,编织、手绘、扎染等

 

公共活动空间,用作休息和阅读

 

顶楼露台加建的活动空间,是天文观察、绘画、书法的好地方

 

图中左边是原有教学楼走廊,中间是新增楼梯,右侧是加建的钢结构楼面和活动空间,吹拔空间有利于气流,左侧的竹子也长势良好

 

音乐舞蹈教室里,弧形落地窗与弧形舞台结合,专业的舞台灯、舞蹈落地镜、必要的音响设备,附上的各类乐器,都让这个房间有不同于我对农村小学的认识。这些设施与建筑的改造费用加在一起,每平方的造价仍在3000元以下

 

有一定专业级水准的灯光设备  

 

上课教室

 

真正的授课教室更让我惊讶,六个班有若干种高度的儿童桌椅,配合他们的身高。每个教室一侧是带有室外遥控遮阳幕的落地窗,既可以非常明亮又可以在需要播放影片和投影的时候确保教室全黑。三面墙中一至两面设置投影仪和大小不同的显示屏,根据年级、班级不同方向不同,有的教室有实验操作需要的操作台和洗手池,有的甚至配有沙发。每间教室的阳台上有一个“后勤”空间藏在空调外置机的隔间旁边,放着墩布池、打扫卫生的工具

 

乡里美术教师画富文乡中心小学的水彩作品

为学校改造进行设计的建筑师王伟,是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总建筑师,浙江省建筑设计大师。这么说不是为了制造权威的压力,只是为了排除一些猜测,说明他并非不懂建筑规范的新手。他的建筑设计以学校和医院为主——这两类建筑都对功能、布局、规范有很高的要求。经他之手设计的学校在全国完成了十几所,其中包括有杭州久负盛名、最好的公立小学之一天长小学的改造。

在重建之前,富文小学1990年代高峰期就学人数近千人。原有教学楼也是在那时兴建的。但到了2017年,新入学的学生只有14人。根据当地人口出生率11.5‰计算,富文乡每年出生人数应该在92人左右。因为富文乡中心小学是乡内唯一的小学,这背后意味着生源的大量流失。孩子们也许去了其他地方的学校,也许和进城务工的父母在一起,还有可能是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入学。

考虑到类似情况,教育部门决定实验性地进行调整,在一些适合的地方开办小规模学校,希望建立更适合农村孩子发展也更复合多元的教育机制。富文乡中心小学是背负了这样的期待,建立起来的具有试点和示范作用的“样板”小学。

县政府和杭州市投入资金1000万元,原千岛湖初中书记姜蔚颖老师自愿调任到小学担任校长,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建议与协助下进行了学校的定位与课程设计,请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设计院的王伟建筑师进行了原有校舍的主楼的内外改造设计,重新调整了班级部署。学校于2018年10月中完工,11月开始正式上课。

经过专业的讨论和设计,参考了国际上先进的教学方式和理念,富文乡中心小学有不同于传统方式的教育结构,不参加县内统考,试行包班制,两位老师负责一个班的语、数、英、科所有课程和学生的基本生活管理,每个班现有学生不超过25名,未来也将尽可能维持小班模式。目前是6间标准教室、3间综合专用教室。学校加建改造的部分提供了6个公共学习空间,提供弹性的年龄混合的学习与游戏空间。学校将不再设定固定的上课时间,足够的空间确保了学生可以参与和进行更多样的活动,学生们每天多了3种课:一个小时自主阅读,一个小时自由活动,一个小时自由运动。学校外聘了书法、声乐、武术、越剧老师,开设了21门拓展课。半年多时间,富文乡中心小学获得了县科技节20多个奖项,8个节目被选入选入艺术节,其中一个节目在杭州市艺术节上获得二等奖。

在一篇采访姜校长的文章中,她提起自己曾经教过的初中学生“他们大多数不会阅读,没有什么特长,对自己的未来一知半解”,所以想到小学去,尽早激发他们学习的兴趣。

兴趣,可能是如今教育面临的最大问题,老师们想在富文乡中心小学实现的,无非是让乡里的孩子们拥有学习的兴趣,在多样化的学习和活动里找到能给他们正反馈的东西,形成积极的心理,逐步养成学习的习惯。即使他们未来仍留在乡村,也是阳光、自信,被姜校长称为“知书达理的人”。

探索适合的教育方式,让一批人、几代人有信心、有文化、饶有兴趣地愉快地生活下去,孕育出美好的乡村文化。建筑形式中传达的积极、活跃,与学校所希望在长期的教育中潜移默化传递给孩子们的东西是彼此呼应的。富文乡中心小学总让我想起《窗边的小豆豆》,黑柳彻子笔下那个收留了孩子们、为每个孩子设想的巴学园,是奠定他们人生的所在。

 

 —— 完——

 

叶扬,作家、书评人、建筑评论者。笔名独眼。著有《胖子》《通俗爱情》《在无尽无序的汪洋里,紧挨着你》等小说,在建筑媒体任职。中短篇小说散见于《人民文学》《上海文学》《天南》《小说界》等重要文学杂志。入选2018年鲤·“匿名作家计划”短名单。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