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扫毒2》导演邱礼涛:不要说有人逼你,因为你就是贪

“你们能看见我拍了什么,却不知道我推掉了什么。”

邱礼涛在发布会现场

由邱礼涛执导的电影《扫毒2》正在内地热映中。

这部动作电影在内地7天便揽获超过7亿的票房成绩。这一成功除了来自于刘德华、古天乐、苗侨伟对内地观众的强大号召力,导演邱礼涛的独特风格和“小众趣味”也是电影票房的一大助力。

刘德华、邱礼涛、苗侨伟(《扫毒2》工作照)

当界面文娱见到邱礼涛时,他留着代表性的披肩长发,身形消瘦,衣服上印着喜欢的摇滚明星。邱礼涛是个音乐迷,尤其钟爱摇滚音乐。在20岁之前,他每次购买香港国际电影节的票,都是为了看一些和音乐有关的电影。他热爱Beyond,独立执导的第一部电影叫《靓妹正传》,里面就有Beyond的客串。最近他爱听Metallica,这是一个有凌厉的性格,又不乏华丽大气的乐队,歌曲多涉及痛苦、空虚、伤害和沉思,或许跟邱礼涛的作品也有小小共通之处。

就像《扫毒2》,虽然仍然是一部有毒品元素的警匪片,邱礼涛却在里面加入了更多值得反思和探讨的内容。例如林正风(苗侨伟饰)是一位执法警察,在面对毒品时需要在法律的框架下去工作。而余顺天(刘德华饰)同样是正义的一方,却游离在法律之外,甚至动用私刑。在采访现场,邱礼涛与我们谈论起菲律宾新政府的扫毒运动,“在所谓的文明世界,没有经过程序公议和审判就把人定罪,是对还是错?这是需要探讨的问题,我们不想给观众一个确切的结论。”

在电影中,余顺天用一亿奖金悬赏最大毒贩的首级

在电影《扫毒2》中,我们还可以看到邱礼涛早期邪典电影的痕迹。他的代表作《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是无数观众的童年阴影,这部电影也让黄秋生成为唯一一个演三级片获得金像奖影帝的演员。后来,他又拍了《埃博拉病毒》、《夺舍》、《阴阳路》,这些影片诡异、恐怖,符合邱礼涛的“无政府主义”气质。

从那时起,邱礼涛就喜欢在电影中探讨法理、公正、暴力等问题。这种风格同样也体现到《扫毒2》中的地藏(古天乐饰)身上。当地藏露出狠戾的表情,并在洞库中鞭笞被关押者的时候,观众不禁就会想起那个爱拍邪典的邱礼涛,以及出演《阴阳路》的“琛仔”古天乐。

地藏(古天乐饰)

但邱礼涛的成名作不仅仅局限于邪典片。从数量和类型上看,邱礼涛是一位多产的导演。他执导过80部以上的各类型的电影,包括惊悚片、励志片、喜剧片、警匪片等,是行业内出名的“快靓正”。他常常同时执导多部类型风格跨度大的电影,并且在思维转换上毫无障碍。2018年,邱礼涛凭《拆弹专家》首次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及最佳电影提名。2019年,与周星驰联合导演的《新喜剧之王》上映。如今再到《扫毒2》,邱礼涛用作品一次次证明他丰富的影像风格,和几乎不失手的票房实力。

谈及这次的票房成功,邱礼涛没有欣喜,只对界面文娱表达了深深的担忧和矛盾。他认为,香港电影本该有很多类型,但投资商对警匪片的追逐导致了今天港片的单调。“有一些人做生意就是太过杀鸡取卵了……我也害怕,害怕之后不是警匪片他们就不给我拍了,所以就很矛盾。”

他同时认为当今的导演应该保持坚持。“你们能看见我拍了什么,却不知道我推掉了什么。其实人能够控制自己不去做一个事情,不要说有人逼你,因为你就是贪,你要那些钱,其他都不要说。”

界面文娱对话邱礼涛

界面文娱:第一部《扫毒》由陈木胜执导,而这次的演员阵容除了古天乐之外都换了,您是如何接触到《扫毒2》这个项目,并决定执导这个系列的?

邱礼涛:其实对我来说,《扫毒2》就是一个有关毒品的警匪片,这跟它是不是《扫毒》系列的作品没有太大关系。一开始接触这个项目,它就是一个毒品片。

一开始,我们定的阵容还是刘青云、张家辉、古天乐,但后来第一部《扫毒》的投资方因为一些问题,认为这三个男演员并不是必需的,所以就开始找其他的演员。比如刘德华,刘德华就很高兴地接下这部电影,然后苗侨伟也被找来演这个警察。

刘德华和古天乐,背着镜头的是苗侨伟

界面文娱:您觉得《扫毒2》跟其他缉毒题材的警匪片有什么不一样?

邱礼涛:不一样,我觉得它不是一个很单纯的警匪片。如果我们从所谓商业电影的角度来说,这三个人物比一般的人物要复杂一点,当然也不能太复杂。如果说第一部更多关注的是兄弟情,那么我们这次的野心多一点,希望探讨的东西多一点。比如苗侨伟饰演了一个执法警察,他要在法律的框架内工作。而刘德华这个角色也是在做一些正义的东西,但他在法制之外来做,所以从现代人的观念来说,余顺天(刘德华饰)做的东西是违法的。

界面文娱:是不是有点像超级英雄,比如蝙蝠侠那种 ?

邱礼涛:你说《蝙蝠侠》我看过,但这个剧本跟《蝙蝠侠》关系不大。我希望《扫毒2》是现实一点的,所以没有那些新奇的武器。但如果你说一个人在法律之外做事情,也可以说是罗宾汉、济公。所以你说这是参照就很麻烦了,不是一男一女不是同性恋的电影就是爱情电影,有一个警察有一个贼就是警匪片,那太简单了。不过你说这是《蝙蝠侠》,那它就是《蝙蝠侠》,无所谓。

界面文娱:余顺天这个角色在片中有执行私刑的情节,这在现代警匪片里面是比较少见的,为什么会加入这样的情节?

《扫毒2》

邱礼涛:我不知道你在内地有没有留意过去几年在菲律宾发生的事情,总统抓毒贩没有经过审讯就把他杀掉了,电影里有一句对白也是他的原话。

界面文娱:还给了特写。

邱礼涛:但电视里的菲律宾总统是演员,我们没有找新闻素材来做。有一句对白是“跟毒贩讲人权,会不会太迂腐”,这个概念你要怎么去想?在所谓的文明世界,没有经过程序公议和审判就把人定罪,是对还是错?这是需要探讨的问题,我们不想给观众一个确切的结论。

界面文娱:我们看影评,不少观众觉得这个设定很棒,但也有一些人觉得讨论不够深入有点可惜。您是怎么考虑这一点的?特别是放在一个商业片里面?

邱礼涛:这个没有办法,如果你希望电影有更多人看,肯定是拍商业电影。比较严肃的问题,你在里面能放多少就放多少。比如我觉得《大象席地而坐》很好看,但是肯定不商业。每一个电影面对的群众不一样,如果你希望很多人来看,你就要用一个商业的手法。因为对大部分的人来说,看电影就是娱乐。如果希望能多一些人看,那你的节奏不能太慢,你不能一个空镜头三分钟,会有这样的区别。

界面文娱:您也看了《大象席地而坐》,我挺吃惊的。其实我了解到您这段时间也和不少的青年导演有过合作,你做他们的监制帮助他们。您觉得这些青年导演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邱礼涛:当然我在剧本创作的过程中会给意见,但是我最大的态度就是不要问太多,要支持,要让他们的梦真的变成电影。其实我觉得不应该说帮,就是合作。虽然我不是张艺谋,但是也受市场认可,有点所谓的知名度,如果我能帮他们,多少就尽量去帮。

界面文娱:其实您在早期的影片里面会保留非常多的个人风格。那在《拆弹专家》和《扫毒2》这样的现代警匪片里面,您怎么把自己的个人风格融入到里面?

邱礼涛:其实什么是个人风格我自己真的没有想太多。要等电影拍完,观众感觉有一个风格就有一个风格。尤其是类型片有它自己的一个样貌。我的企图就是让电影有所谓的外观。至于那是不是一个个人风格,我不去想。因为风格不是你去想的,而是看出来的。我说有什么风格也没意思。

界面文娱:在《扫毒2》里面,虽然砍手那个镜头没有直接拍出来,但也有古天乐去关猪的冰柜里鞭笞人的情节。这些会让我们想到您当年拍的那几部cult片,比如《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伊波拉病毒》。但其实现在大商业片里面这种东西越来越少了,这对您的表达会产生一定障碍吗?

这个场面让人仿佛重回《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现场

邱礼涛:因为所谓大的商业片,就是你希望多一点人去看。说到底《人肉叉烧包》《伊波拉病毒》都是比较小众的。某些东西可以在小众电影里多放一点,但如果你的电影是普罗大众的,那么小众趣味的东西就不要太过分、放太多。

界面文娱:从导演的角度来说您非常高产,类型也非常多元,好像类型横跨没有障碍。

邱礼涛:可能是幸运,有一些运气的成分,拍的时候也是尽量地去拍。但你们能看见我拍了什么,却你不知道我推掉了什么。所以也不是我什么都拍,有些戏我不拍。

界面文娱:我看您早前还拍过动画片。

邱礼涛:动画片现在还在做,希望明年,我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的,投资方希望能在内地明年的贺岁档上映。那个动画片已经搞了三年了。

界面文娱:您在拍各种不同类型的片子的时候,会有一种切换模式的感觉吗?

邱礼涛:没有问题。三点钟我可以想这个东西,四点钟我可以想另外一个东西,对我影响不大。

界面文娱:您现在同时在做好几个项目?

邱礼涛:因为之前真的拍了很多,现在在搞几个剧本。我有四个电影工期还没完,现在还在做。

界面文娱:我们再回到《扫毒2》,《扫毒2》有一个中环地铁飙车,这应该是您的电影里面第二次出现类似的场景了。第一次《拆弹专家》搭了一个九龙的隧道,这次搭了中环地铁。您曾说上一部是您成本最高的作品,那这次的成本会比上一部还高吗?

《扫毒2》结尾有一场中环地铁飙车戏

邱礼涛:如果你说整个戏的成本,《扫毒2》应该是比《拆弹专家》多的。

不过成本这个东西也很难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黄秋生的《叶问:终极一战》。50年代的香港场景在当时是没有的,完全是我们搭建出来的。那个搭建费用差不多两个亿,你说大不大?但当时也没有搭建的成本全都算在电影里面,因为当时的老板希望这个场景搭完之后能留下来,好像一个影视基地一样,让接下来的电影也能去这个基地拍。你看《叶问外传》是在那里拍,《九龙不败》也在那里选了景。无线电视台很多电视剧都是在那里拍的,《跛豪》也是在那里拍。这也是老板当年肯花这么多钱去建50年代的香港,用来拍《叶问:终极一战》的初心。所以你说哪一个成本比较高,我觉得真的很难说。

界面文娱:是怎么想到会在地铁里飙车?

邱礼涛:本来剧本里面到了结局就是一个动作戏,动作戏完了之后就是三个主角再演一场文戏。如果在路上开枪,开枪之后飙车,飙车之后发生意外,主角在路旁讲那些对白,讲完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警察就赶到了,这样的设定以前看过很多。

我觉得比较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个安静的环境让三个主角去演文戏。所以我觉得在地铁站里面,再到地铁的管道里面就可以把他们跟外面的环境分开。这是我最初的一个想法,我看怎么样可以把这个可能性实现。那就跟美术部门谈,他们出图到现实的环境去看,去拍照、倒模、出图,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要计预算,有这个预算再跟老板谈。很幸运最后他们都说ok,去做吧。

界面文娱:您现在也是香港警匪片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力量了。但我们看现在香港的类型片,内地票房最火的、投资最大的其实还是警匪片。您拍过惊悚片、喜剧片,也是《喜剧之王》的导演之一,您怎么看待现在的这个现象?

邱礼涛:世界各地的市场都有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老板会选择警匪片,因为之前有警匪片成功。你看香港电影80年代到90年代初那么厉害,最后为什么弄到今天这样的田地?就是因为有一个类型成功,大家都去拍。现在是警匪片,当时是武侠片,有一些人做生意就是太过杀鸡取卵了。当然了我觉得很矛盾,你说《扫毒2》票房高,得到了所谓的成功,但是我也害怕,害怕之后不是警匪片他们就不给我拍了,所以就很矛盾。

界面文娱:特别是您之前有一部惊悚片《常在你左右》,最后在票房上没有取得特别满意的一个成果。

邱礼涛:但那个有很多原因,宣传不够啊什么的。

界面文娱:这个会让你困扰吗?各种类型都擅长,但最近拍的几部最后还是落在警匪片上?

邱礼涛:这个要对一些事情保持坚持。很多年前《人肉叉烧包》上映之后,只要我去找黄秋生拍,老板就会给我很多钱。但那个时候我年轻,不要那些钱要去拍别的。其实人能够控制自己不去做一个事情,不要说有人逼你,因为你就是贪,你要那些钱,其他都不要说。

界面文娱:那你现在内心有什么自己特别想拍的?

邱礼涛:很多,可能我都拍不完。

界面文娱:会不会有一些其实你特别想拍,但现在没有老板愿意投?

邱礼涛:有,当然也有。

界面文娱:咱们来聊一下摇滚,您现在也特别喜欢摇滚吗?您觉得摇滚对您的电影产生了什么影响?

邱礼涛:对。现在还有听,当然没有年轻的时候追得那么快,但是还有在听。我感觉(摇滚对于我来说)比较抽象,但是应该是一个态度,态度就是你作为一个人你的态度,你做事情你的态度。

界面文娱:最后给我们推荐一个您最近在听的乐队吧。

邱礼涛:我最近还是Metallica。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