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不光在中国,“奇奇怪怪建筑”现在在日本都没什么市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不光在中国,“奇奇怪怪建筑”现在在日本都没什么市场

以设计“奇怪建筑”而知名的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最近被日本政府炒了鱿鱼,在曾经的“福地”中国,她的事业也受挫。

扎哈·哈迪德设计的东京2020奥运会主场馆 图片来源:网络

靠着“奇形怪状”的设计走红全球的伊拉克裔英国设计师扎哈·哈迪德最近在亚洲的日子不太好过。

7月17日,扎哈为东京2020年奥林匹克运动会设计的主场馆方案,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公开“枪毙”。安倍晋三在相关的媒体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决定让主场馆设计方案归零,一切都将重新开始。”z

这意味着这个原定于2015年10月开工的项目,正式被日本政府叫停,而扎哈和她的事务所等于被日本政府炒了鱿鱼。在此之前,尽管扎哈的设计被指过大、过于艺术化,与周围环境非常不搭调,一直受到日本民众的抵制,但安倍政府和东京奥组委一直还是站在扎哈这边。

安倍将这一切归咎于扎哈设计方案所带来的高建筑成本——扎哈的建筑计划实际花费预计为20亿美元,是方案递交时预算的两倍。

但扎哈事务所方面对这个理由并不认可。相关发言人称,高成本并不是由扎哈未来感的设计造成的,实际上成本翻倍是因为原材料价格和人力成本都较原计划有大幅上涨。他还强调,由于竣工日期紧迫,该项目不得不聘请更多工人参与施工。从而进一步提高了成本。

扎哈老师在自己曾经的“福地”——中国,也变得不再顺利。此前,扎哈老师曾设计过北京银河SOHO、广州歌剧院等项目。同时,界面也曾报道过, 北京大兴航站楼将由扎哈老师领衔一众设计师完成。但事实上,当大兴航站楼设计方案完成后,扎哈及其事务所将不再负责项目的后续推进。

扎哈建筑事务所负责人Patrik Schumacher在接受设计新闻网站Dezeen采访时称,他们并不知晓整个方案最后会由谁来负责推进,又有谁会去监管设计的实施。“我觉得中国方面可能是担心外国人过多地在这一类项目上介入,他们应该也更希望有本土设计师能接手。”他补充道。

而在商业地产项目上,扎哈也需要应对不少中国客户的新要求:把外形做的低调一些。这使得他们在很多方案上,不得不推翻原有设计。

“我觉得这与中国媒体对于‘奇形怪状’的设计有很多批判声音,中国政府也不再喜欢‘奇怪’的建筑有关,”Schumacher说,“所以,由此产生的连带反应就是整个中国现在似乎都更喜欢低调的建筑了。”

Schumacher表示,目前中国一些重大项目的公开比赛多半都会由中国本土设计师赢下,而当外国事务所想要参赛时,也会被鼓励与本土事务所进行合作。同时,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使得地产不再像过去那么火。因此,在他看来,中国暂时已经不再是扎哈事务所最合适的发展重心了。

在日本和中国的受挫,让扎哈决定把事业重心放去美国,其中曼哈顿是她心里的重中之重。

“你们可以看到曼哈顿正在快速发展,所以我们会有很多新的机会。”Schumacher说。而此前,扎哈的事务所已经拿下了迈阿密的一个商业地产项目,欲建迈阿密第二高楼。而事务所目前也正在参加芝加哥、洛杉矶等地的建筑比赛,准备全力拓展美国市场。

用Schumacher的话说,作为一个全球性的建筑事务所,他们会很灵活地切换我们的发展重心。因此当一个市场不再有利时,他们会立即把目光投向有机会的新战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