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Libra难获信任,加密货币身背哪几宗“罪”?

“个人是数据的合法所有者,他们应该被给予一系列隐私权。欧洲已经通过规范公司的法律义务建立了个人的数据权。美国也需要为数据收集者、中间人和用户确立类似的义务,并强制执行,以确保收集数据的过程不被滥用,数据得到保护。”

Facebook发行虚拟货币Libra。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7月16日,美国参议院对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Libra项目及其涉及的数字隐私问题召开听证会。在听证会上,参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表达了强化加密货币监管的决心。当天,加密货币市场受到重创,比特币价格下跌超过10%。

听证会上,Facebook加密货币项目负责人马库斯(David Marcus)对Libra充满信心。他表示,美国“绝对”应该领导制定世界加密货币的规则。Libra项目也将遵守美国的所有规定,在解决立法者的担忧之前不会启动。

Facebook加密货币项目负责人David Marcus的表态。

该委员会主席克拉波(Mike Crapo)在声明中对Libra所宣称的目标给予肯定。他认为,世界上仍有17亿人口没有银行账户,但其中三分之二的人可以用手机等方式上网。因此“如果运用得当,Facebook可以给人民带来实质性的好处”,例如“扩大银行存款不足的人获得金融系统支持的机会,并提供便宜快捷的支付方式。”

但克拉波同时表示:“个人是数据的合法所有者,他们应该被给予一系列的隐私权。欧洲已经通过规范公司的法律义务建立了个人数据权。美国也需要为数据收集者、中间人和用户确立类似的义务,并强制执行,以确保收集数据的过程不被滥用,数据得到保护。”

Libra电子货币欲全球流通,誓与支付宝微信争锋?

Libra项目是Facebook在一个月前公布的。与之同时公布的还有Libra的电子钱包服务系统Calibra。自Libra公布以来,美国两党国会议员,甚至是政府官员纷纷表示担忧。在本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财政部长姆努钦强调:“加密货币可能被滥用于洗钱和为恐怖组织筹资,这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那么加密货币真的如美国监管者所担心的那样充满风险么?事实上,一方面加密货币行业充满不确定性,甚至是恶意欺诈;另一方面,的确有大量证据证明加密货币已经成为跨国犯罪行为的金融工具。

2009年,一位匿名软件工程师使用化名“中本聪”创造了第一种加密货币比特币。到2019年年初,全球加密货币总值超过8300亿美元,其中比特币约占一半。

在“报业辛迪加”智库(Project Syndicate)今天发布的一篇报告中,曾任克林顿政府高级经济顾问鲁比尼(Nouriel Roubini)毫不留情地揭开了一些加密货币的老底。鲁比尼因成功预测了2008年经济危机而被称为“末日博士”。

例如,注册地在塞舌尔的BitMEX交易所首席执行官海耶斯(Arthur Hayes)公开吹嘘BitMEX的商业模式是向“堕落的赌徒”(即毫无头绪的散户投资者)兜售具有100比1杠杆的加密衍生品。

虚拟货币价值波动图表。

需要说明的是,在100比1的杠杆比率下,即使标的资产价格发生1%的变化,也可能使投资人的资产化为乌有。更糟糕的是,无论何时买入或抛售这种金融工具,BitMEX都会收取高额费用,然后它又把客户的储蓄抽进了一个“清算基金”。

BitMEX内部人士向鲁比尼透露,该金融工具每天被来自俄罗斯、伊朗等地的恐怖分子和其他犯罪分子大规模洗钱。BitMEX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这一行为,因为它从这些交易中获利。

比特币也难逃鲁比尼直言不讳的批评。他援引了今年3月《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高达95%的比特币交易存在人为的虚假交易现象。另一项研究显示,2017年80%的“首次代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都是骗局。因此鲁比尼认为,在加密货币行业中,欺诈不是例外,反而成了行业规则。

除此之外,加密货币的特性也使其成为了跨国犯罪的完美工具。金融科技行业媒体Fintech News在年初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那些在电影里给瑞士银行秘密账户打钱的桥段早就过时了。现在跨国犯罪分子都是直接用加密货币来交易的。它的关键优势是,加密货币不受单一司法管辖地或单一法律的约束。

有了加密货币,各种交易都不需要中介来处理转移。如果说瑞士银行可能会被迫交出某人的账户信息的话,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系统就不存在中央权力机构。不过,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并不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完全匿名。如果监管当局可以将数字钱包地址与特定的罪犯联系起来的话,每一笔交易还是可以被跟踪、分析和去匿名化的。

早在2018年2月,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就很好的总结了加密货币在跨国犯罪不同领域中扮演的角色。

首先是“暗网”。加密货币的明星产品比特币问世后不久,就成为暗网上广受欢迎的交易工具,而交易的主要对象是一般互联网上禁止的货品,如毒品。2013年,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禁毒署关闭了第一个,也是最大的暗网市场“丝路”(Silk Road),并逮捕了其所有者乌布利赫特 (Ross Ulbricht)。调查人员称,数以万计的用户在“丝路”上交易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非法商品和服务。自那以后,美国和欧洲的执法机构关闭了更多的暗网市场,包括AlphaBay和Hansa Market。

暗网示意图。

第二是恐怖组织。伊斯兰极端组织ISIS早在2014年首次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宣扬其所谓的“哈里发国”时就看到了加密货币的好处。2015年,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名男子因试图教别人如何使用比特币匿名资助ISIS而认罪。尽管ISIS的大部分资金仍通过传统方式获得,但有传闻表明,在一些小型交易中ISIS使用加密货币获取武器,并向实施袭击的武装人员支付加密货币。

第三是犯罪集团。根据美国禁毒署最近的年度评估,包括跨国贩毒集团和洗钱者在内的犯罪集团热衷于使用加密货币。虽然这些组织曾经不断变换手段跨境走私大量的实物现金,但有了加密货币之后,他们发现了一种可以虚拟地转移非法财产的方法。

第四是受制裁国家。包括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在内的国家有意创造自己的加密货币,以规避国际制裁。2018年2月,委内瑞拉成为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国家政府,发行了计划总价值60亿美元的“石油”代币中的第一批7.35亿美元数字货币。俄罗斯还没有使用国家支持的加密货币,但一组俄罗斯银行已经开始试验以太(Ethereum)技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