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小默克尔”意外出任德国防长,接班总理再进一步?

由于缺乏在联邦政府的历练,不少批评人士认为克兰普-卡伦鲍尔“不够格”,难以在后欧元危机时代应对欧洲层面及国家经济方面的事务。

2018年12月,卡伦鲍尔(左)接替默克尔当选新一届基民盟主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7月16日,在德国前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当选新一届欧盟委员会主席,成为历史上首位执掌欧委会的女性后,有着“小默克尔”之称的德国基民盟主席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被选定为新一任国防部长,或将为其日后接任总理铺路。

基民盟副主席托马斯·施托波尔在当天宣布了这一消息。在外界看来,这一消息实属意料之外,许多人属意的国防部长接班人为现任卫生部长延斯·施潘,而克兰普-卡伦鲍尔本人也曾说过,自己将专注于党派领导而非政府服务。

据《德国之声》16日报道,在冯德莱恩当选欧委会主席后,默克尔便表示将“很快”为其确定接班人选:“国防部很快将有接班人,以掌握命令和权威。这个职位不能空出来太久,所以不会花很长时间,我们将在随后通知大家。”

默克尔从2000年起一直担任基民盟主席。2018年10月,她宣布不再寻求连任党魁,在2021年任期结束后也不再寻求担任总理一职。同年12月,克兰普-卡伦鲍尔击败卫生部长施潘与联盟党前议会党团主席弗雷德里希·默茨,成为新一届基民盟主席。

在当选基民盟主席前,克兰普-卡伦鲍尔一直在德国西南部的萨尔州耕耘地方政务,先是在萨尔州负责基民盟党内的青年与妇女事务,后在2000年被任命为内政部长,2011年出任州长。

担任州长期间,除了管理州事务,克兰普-卡伦鲍尔还在联邦层面承担过对法文化交流、外交以及国防事务,并曾参与2013年联邦议院选举后基民盟与社民党的组阁谈判,在州内外均展现出了过人的魄力。

2018年2月,克兰普-卡伦鲍尔辞去州长职务,出任基民盟秘书长,此后她便被推测可能会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媒体提起她,也总会称其为“小默克尔”。

不过,由于缺乏在联邦政府的历练,不少批评人士认为克兰普-卡伦鲍尔“不够格”,难以在后欧元危机时代应对欧洲层面及国家经济方面的事务。

5月底,德国民调机构Forsa的调查也显示,在1501名受访者中有70%认为克兰普-卡伦鲍尔无法胜任总理,即使只统计基民盟党员的意见,也有52%的人认为她无法胜任。

此次被委以国防部长重任,将有利于克兰普-卡伦鲍尔丰富联邦层面的从政履历,拉近与选民之间的距离。

但《金融时报》16日指出,对于克兰普-卡伦鲍尔而言,国防部长一职不一定能充当一个有力的跳板:二战至今,德国先后出现了18位国防部长,只有赫尔穆特·施密特一人做到了总理之位。

而克兰普-卡伦鲍尔首先要面对的,便是德国联邦国防军军备作战能力不足的问题。今年1月,德国最新的国防军战斗力评估报告显示,国防军的“台风”及“狂风”战斗机只有少于半数能随时出战,军队的六艘潜水艇则全都不具备作战能力。

2018年,德国国防预算占GDP的比重约为1.24%。此前美国特朗普政府一直要求北约成员国将各自军费开支增至本国GDP的2%,否则将重新考虑对北约的承诺。

为此,德国已在今年2月承诺,将在2024年将国防预算提高至GDP的1.5%。不过,受经增长济放缓影响,德国政府到2023年将面临约247亿欧元的预算缺口,恐难以持续增加国防预算,预计到2023年,国防预算占GDP的比重仅能维持在1.25%。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