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没12吨假药,“食药警察”在广东破获地下黑色链条

广东清远制售假药案并非孤例,此类案件年均办案量已上升至约3万起。中国不得不组建“食药警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财经 信娜

成吨的假药,成倍的隐患。

近日,广东清远市破获一起制售假药案,扣押各类假药超过12吨。这是该市建市以来破获的最大一起假药类案件。

这些假药多为中药饮片,其中有临床处方药物。此次现场共扣押了超过6.7吨成品假药,以及5.2吨半成品。

执法人员在一次例行检查中发现某诊所存在假药,后顺藤摸瓜,牵出位于清远市英德市浛洸镇郊一个废旧厂房内的制药窝点。

这些假药由中药材炮制而成,涉及“芦根”“石决明”“锁阳”等600多个品种。这是一条制售中药饮片的地下黑色链条,加工窝点制作出的中药饮片,在分装后销售至附近药店及诊所,涉案销售金额为300余万元。

执法人员分别在浛洸镇、横石塘镇等地抓获在犯罪嫌疑人关某兰等7人,因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这7人已被英德市人民检察院执行逮捕。其余12名涉嫌销售假药的药店或诊所负责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进一步侦查中。

此案并非孤例。鉴于此类事件不少且影响深远,2019年6月27日,中国组建“食药警察”首次亮相,专查食品药品类案件,他们来自公安部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局。食药犯罪侦查局局长吕武钦透露,已有14个省设立专门机构,组建一支9700人的专业打击队伍。年均办案数量由此前年均不足千起上升至3万起左右。

7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起草的《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管理办法》正在征求意见。生产、销售假药劣药拟纳入失信名单。列入该黑名单的企业、个人在审查登记、注册、行政许可和资质、资格、备案认定时将面临各种限制或禁入。对制售假药的打击,仍在持续加强。

摸底两个月牵出制药窝点

12吨,这是一起案件查获的假药数量。

线索来自一次例行检查。当地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检查英德某诊所时,发现其内有多种假药,遂怀疑此药材供应商有生产销售假药嫌疑。于是,办案人员开始顺藤摸瓜,深挖该线索。两个月的摸底侦查后,发现了制售假药的窝点在浛洸镇。在此地,关某兰等人长期大量生产假药,并销往附近乡镇的诊所或药店。

随着线索逐渐清晰,清远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等多部门、100多名执法人员分成五路,捣毁了这处非法生产假药的加工窝点,并在浛洸镇、横石塘镇等地抓获犯罪嫌疑人7人。

现场扣押600多个品种假药,有6765余公斤,半成品假药5264余公斤。同时,执法人员还端掉了13余家销售假药的地点,包括英德市康某馨药店、英德市吕医生诊所等。目前,12名涉嫌销售假药的药店或诊所负责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经查,该处加工点并未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及《药品经营许可证》,不具备加工销售药品的资质,和中药饮片加工、分装销售的资质。而犯罪嫌疑人长期销售假药至附近药店或诊所,目前所查涉案销售金额为300余万元。

在假药类案件中,无证生产情况普遍。今年4月,赵本山徒弟“胖丫”因犯生产、销售假药罪被判处有限有期徒刑3年。其便是无证生产,在未取得药品生产、销售许可的情况下,自行加工“纯中药减肥胶囊”,同时自制说明书并宣传和销售。

中国公安机关2011到2015年侦办了7500余起假药案件。一份统计报告选择了其中50起典型案件进行数据分析。这些案件涉案假药数量大、金额高、涉及人员及地域广。统计发现,50起典型案件中,有46起涉嫌无证生产,占比为92%。

假药的危害

假药的危害还在于质量无从保证,有危害健康的风险。

2018年,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警方曾破获一起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减肥药的案件。

这款打着“瓦解脂肪”的减肥胶囊,是原料和成稀泥后,作案人员根据自己经验加入“西布曲明”并搅拌,再注入压片机,晾干成型后,减肥胶囊便可上市销售。

西布曲明是减肥辅助治疗药物,但已被列入“禁药”。原因是其可能增加严重心血管风险,减肥治疗的风险大于效益。2010年,原食药监局禁止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的生产、销售和使用。

警方最终是在扬州市广陵区的一处城乡结合部找到了这款假药的制药点,其在紧邻厕所的一间小屋内,生产后销往全国各地。

此次清远市假药案窝点隐藏在浛洸镇郊某废旧厂房内,在加工窝点,执法人员扣押了“芦根”“石决明”“锁阳”等600多个品种假药以及部分半成品。

中药饮片由中药材炮制而成,经过炮制后,中药饮片便于服用,还可减少中药材原本的毒性同时增强效果。因而严格按照药品标准加工销售直接关系到使用者的健康。

而据办案民警介绍,浛洸镇查获的假药生产厂房加工分装设施简陋,卫生条件极差。没有任何防尘、防虫、防污染及防火设施,且操作人员均不具备中药炮制专业资质。

沈阳药科大学教授陈晶对《财经》记者分析,炮制是门大学问。这个过程需要遵循严格的标准。未按照要求加工,会降低饮片的疗效,甚至失去药性。

炮制过程包括一系列复杂的操作,如净制、切制、水制、火制以及水火共制。例如,甘草银花水煮川乌、草乌可以降低毒性;黄柏、杜仲经盐炒制后,效果会增强。如果炮制的火候过度或敷料使用不当,会使饮片疗效骤减,甚至丧失药性。

不具备加工销售药品资质的加工窝点,还可能出现增重造假,掺杂漂染等问题。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肖永庆曾撰文写道,中药饮片的质量与中药材等级和炮制加工有关。

2017年10月,陕西省凤翔县公安局破获一起制售“祖传神药”的假药案。据办案民警介绍,这些神药分为A、B、C、D、E五类,前两类在中药材中添加西药成分,后三类直接在中药中掺入面粉混合。

这些远销至山西、河北、辽宁的“祖传神药”,出自一居民住房,所有的原料散乱堆放,加工药品桌面布满灰尘。这些药品没有任何国家批准的生产文号、说明书等。制作工艺简单,环境恶劣。后经当地市场监管部门抽样检测发现,其药品添加、生产完全不符合国家食品药品生产标准。这些非法添加药物,长期服用,甚至会危害脾胃、肾脏。

药品质量也与仓储和运输息息相关,对仓储运输中的温度、湿度、遮光和密闭的环境条件有严格要求。陈晶介绍,环境条件不达标,会导致中药饮片受潮,或者发生虫蛀霉变等。有效成分挥发,甚至滋生霉菌,导致产品变质。包装贮存不善,未使用无菌包装材料,中药饮片的质量都会大打折扣。

这些假药生产不遵守生产标准,药效也是信手拈来。这样的“药”流入市场势必后患无穷。利益驱使让人铤而走险,接连不断的假药案仍需各方持续努力。

来源:财经网

原标题:查没12吨假药,“食药警察”在广东破获地下黑色链条

最新更新时间:07/17 16:5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