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姚莉:时代的幸存者

阴差阳错之间,她坦然走过各种变故,免于疾病和人祸,又顺利从明星变为制作人,安享晚年,既是亲历者,见证者,也是幸存者。

姚莉唱片封面

音乐人姚莉去世时96岁高龄,这已是她人生的第三阶段,与她齐名的龚秋霞、张露、吴莺音、李香兰皆相继离世。上海国语时代曲的见证人已悉数离去。在七大歌星中,姚莉可说是歌唱事业上最幸运的人,职业生涯很少受到外界干扰,与胞兄姚敏、知音陈歌辛的合作传为佳话,也为华语音乐世界留下大量名曲:《玫瑰玫瑰我爱你》,《哪个不多情》,《情人的眼泪》,《人生就是戏》,《春风吻上我的脸》,至今仍然不断被新的音乐人改编。

姚莉唱片封面

姚敏与姚莉实际并未受过专业的音乐训练,宋淇在访问中说姚敏先打节奏,再哼唱曲调,哼出一个调子之后,再用钢琴记录。姚家本是富裕之家,但家道中落,兄妹三人自学成才,四处登台表演养家。某次登台,她的表演被周璇听到,姚莉的偶像也是姚莉的伯乐,周璇将姚莉推荐给严华,姚莉其后又引荐了姚敏加入,兄妹二人正式加入了中国流行音乐界。姚莉也遇到了心仪的作曲家陈歌辛。

国语时代曲在当时有极具风情的面貌,中式小调与欧洲爵士音乐结合,在炮火包围的上海租界唱出一曲又一曲“靡靡之音”。这是姚莉演唱生涯的第一阶段,时代曲借助当时上海发达的娱乐事业进入千家万户,陈歌辛为姚莉写出名曲《玫瑰玫瑰我爱你》和《苏州河边》,前者被美国音乐人相中,改编为英文版,登上美国告示牌排行榜第三位,书写过华语音乐曾经的辉煌。无奈政局变幻,姚氏兄妹南下香港,陈歌辛受夏衍邀请返回上海,在反右运动中被批斗,饥荒中饿死在农场。

从左至右依次为:白虹、姚莉、周璇、李香兰、白光、祈正音

姚莉是少有在同辈歌星中没有歌影双栖的幕前艺人,却又没有失去电影媒介的支持。在香港的天时地利人和,姚莉将上海的神话延续了下来。那一段为邵氏公司代唱的经历,通过电影这种媒介传到千家万户,也打动了王家卫、蔡明亮等人。他们在若干年后又再将这些音乐放入自己的电影之中,传给新的观众与听众,为她的作品燃起新的生命。姚敏姚莉兄妹感激贵人相助,到了香港之后,作曲及歌唱酬劳从来没有加价。

初到香港时,她低调了一段时间,很快便借由国语片风潮,为著名影星钟情代唱再度爆红。《桃花江》一片开启了国语片配乐的热潮,势头堪比后来的电视剧主题曲。姚敏不断为她写出一首又一首热门作品,她也得以从单曲时代过度到大碟,六十年代发过好几张黑胶唱片。

姚莉的代表作在原创中文歌曲之外还有大量的西曲中词改编作品。玛丽莲梦露演唱的River of no return,经香港作家司徒明(冯凤三)填词为《大江东去》之后,在华语地区也流行起来。1999年梅艳芳翻出这首歌做自己专辑主打,把经典又延续了一次。姚莉演唱这首歌时,已经因为嗓疾抛开了自己过去在上海的唱法,学习Patti Page,从清丽转为醇厚的腔调,让听众认识了她中音的魅力。

姚莉唱片封面

1967年姚敏去世,姚莉很快宣布知音已去,不再做幕前演出。公司高层苦苦邀请,她答应留在公司,为其他歌手监制唱片,助力崔萍、潘秀琼、静婷、陈芬兰等东南亚红星出唱片,延续了国语时代曲的火种。姚莉的监制工作在1978年正式向百代唱片公司请辞。她并没有彻底淡出大众视野。九年之后,香港中文电台授予陈蝶衣金针奖,梅艳芳领衔致敬,姚莉也到场祝贺。为表敬意,群星拥簇着她唱了一首《春风吻上我的脸》,司仪毫不费力就把她请上了台。

2003年百代整理印度发行商的仓库,发现一大批三四十年代上海名伶的录音母带,从伦敦力邀电音制作人Ian Widgery制作了一张《百代百年重修旧好》的混音精选辑,姚莉名曲《得不到的爱情》在电音和碎拍烘托下变得锐利又先锋。差不多同一时期,大马音乐人杨伟汉因热爱姚敏的作品与姚莉结缘,前后花了四年时间写成了她的传记书《姚莉——永远绽放的玫瑰》。

2011年,香港歌唱组合钟氏兄弟因有同样信仰与姚莉相识,邀得她开金口合唱福音歌曲《亲爱主》,是她生前最后一次发行新作。两年后,一群受到她提携的后辈为她筹办了玫瑰传奇经典演唱会。2015年,百代唱片被环球收购,唱片公司再一次整理出一大批母带,在“膜拜好时代”复刻系列为姚莉出版了四张复刻专辑,此时距离她最后一张唱片《渔光曲》已经四十多年。

姚莉担任幕前幕后的三十多年,正好是华语音乐剧变的年代。由外放到内销,她的音乐经过了跌宕起伏,是名副其实的时代曲。阴差阳错之间,她坦然走过各种变故,免于疾病和人祸,又顺利从明星变为制作人,安享晚年,既是亲历者,见证者,也是幸存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