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穆勒在国会作证与共和党议员交锋,还透露了何时能起诉特朗普

在一名议员问穆勒,为什么特朗普一定要将他开除时,穆勒的脸上闪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穆勒出席听证会 图片来源:CBSN

记者 | 刘芳

当地时间周三(7月24日),前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S. Mueller III)就其提交的“通俄门”报告分别在美国众院司法委会和情报委员会作证。

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长达三个多小时的听证会上,现年74岁满头银发的穆勒秉持了他一贯低调和严谨的风格。限于司法部的指导方针和正在进行的相关刑事调查,穆勒多次回绝了议员们的问题,场面一度陷入尴尬。即便如此,穆勒依然通过“是”和“否”的方式对特朗普涉嫌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给出了他的答案。

听证会于早上8点半开始。首先,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Jerrold Nadler)就特朗普是否有罪的基本问题向穆勒进行了求证。纳德勒说:“总统多次强调你的报告没有找到他妨碍司法公正的证据,因此你认定他完全无罪吗,是清白的。但报告内容不是这样对么?”“对,报告不是这样说的。”穆勒回答。

纳德勒接着问穆勒,是否能用普通人理解的语言解释一下报告的结论到底是什么。穆勒小心翼翼地答道:“对于总统所面临的指控(妨碍司法公正)他并非无罪。”

穆勒在众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上宣誓。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政策规定,“对在任总统进行刑事起诉必将损害行政部门履行其宪法所赋予的功能,也不符合三权分立的精神。”因此,穆勒在听证会上多次强调,认定在任总统“有罪”并进行起诉不是一个选择。

不过,当被问到总统离开白宫以后司法部能否因妨碍司法公正罪名被起诉他时,穆勒多次斩钉截铁地回答:“是。”

在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上,最引人注目的要数民主党议员和共和党议员对穆勒质询时采用的截然不同的策略。目前众院司法委员会共有议员41人,其中民主党人占24席,共和党人占17席,听证会采取两个党派议员每人5分钟轮流质询的方式。

尽管不是一气呵成,但民主党人还是用隔人接力的方式将穆勒报告的第二部分,也就是特朗普涉嫌妨碍司法公正进行了重点阅读。这种党内协同一致,完整呈现报告逻辑的质询方式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十分罕见。他们精心挑选了报告里最能体现特朗普犯罪行为的时刻,并用大屏幕幻灯片将报告一字一句地展现在电视机前,仿佛和全民一起做了一场大型的阅读理解。

民主党议员分析妨碍司法公正三要素。

通过阅读报告,民主党人重现了穆勒报告中对特朗普妨碍司法公正罪名分析的三要素,即妨碍司法行为,同司法调查的联系,以及腐败意图。

据穆勒报告记载,特朗普曾命令前白宫律师麦克加恩(Donald McGahn)致电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示意其将穆勒开除,但被麦克加恩拒绝。之后特朗普曾多次间接或直接命令麦克加恩制造虚假记录,否认自己希望开除穆勒,再被麦克加恩拒绝。

特朗普还命令他曾经的竞选经理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给当时的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传话,命令后者限制穆勒调查的范围。当时,莱万多夫斯基只是一名普通的公民,并不担任任何政府或立法职位。而司法部长塞申斯因为在竞选时期与特朗普的利益关系始终选择了回避调查。

民主党人认为,报告中所列举的证据可以证明特朗普确实犯下了妨碍司法公正的罪行。在一名议员问穆勒,为什么特朗普一定要将他开除时,穆勒的脸上闪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有趣的是,对于特朗普妨碍司法公正的罪行,共和党人在听证会上没有进行反驳。他们采取的策略是从根本上质疑穆勒报告的起源及其团队成员的正直和独立性。

共和党人认为,穆勒与前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是多年好友,因此在特朗普将科米解雇后穆勒可能不能保持公正。他们还指出,穆勒团队里的多名调查人员明显“仇视”特朗普,他们多为民主党的支持者,调查工作从一开始就对特朗普不公平。

穆勒和弗罗里达议员Greg Steube对峙。

对此,沉稳、严肃甚至有些木讷的穆勒显得有些激动。他说:“我干这行已经25年了,从来没有一次要问调查人员的党派倾向。雇佣调查人员主要看他们的能力是否能够胜任这项工作。”

事实上,穆勒本人是终身共和党人。他在1968年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同年7月被派往越南南部,获得紫心勋章归国。2001年8月,美国参议院以98比0票通过对他FBI局长的任命,说明当时两党议员对他独立公正性的绝对认可。

小布什执政时,穆勒曾两度向白宫“威胁”辞职:一次是司法部发现政府一项监听计划违法,另一次是拒绝按照总统命令交出联邦调查局收集的一名民主党国会议员罪证。两次交锋都以白宫让步收场。

然而在周三的听证会上,共和党议员对穆勒及其团队的攻击让穆勒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在和来自弗罗里达的共和党议员施托伊贝(Greg Steube)对峙的过程中,穆勒表示:“这是司法部其他部门正在进行的调查。我不会回答你的问题先生。我不接受你的描述。我不会说更多了。”

此次听证会的另一主人公特朗普在推特上掀起了又一阵风暴。他表示:“听证会对穆勒和民主党人来说都是灾难,但是假新闻媒体还是会充分利用这个机会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