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脱口秀大会2》两年后回归,脱口秀也要迎来新的夏天吗?

国内脱口秀产业还处于一个需要大步向前的阶段。

文|文娱商业观察 阿木

“脱口秀真的没有存在感。”李诞在第二季《脱口秀大会》开场时如是说。

他说:“我这个人虽然过去一年存在感很高,但是对我的公司来说也好,还是说我想做的脱口秀这个事情来说也好,就很尴尬,就没推出什么像样的新人。”

阔别两年后,《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在腾讯视频上线,李诞带着他振兴国产脱口秀的宏伟蓝图回归,于谦和吴昕也作为国内说话最少的语言工作者惊喜加盟,三个人共同组成“领笑团”。

从《吐槽大会》开始,致力于打造中国喜剧类脱口秀产业链的笑果文化,从注册资金189万元到B轮融资后估值达30多亿元,开发脱口秀竞技、打造脱口秀明星、建立脱口秀生态链,这一次焕新回归的《脱口秀大会》,真的会带领这个行业走进新的夏天吗?

脱口秀玩起竞技,这个圈子也要造星

2017年,腾讯视频联合笑果文化趁着《吐槽大会》的热度,迅速开办了《脱口秀大会》,拉开了一场脱口秀演员竞技的帷幕。

两年后,这档节目开发全新的比赛模式毅然回归。李诞说,过去一年,他其实一直都有在全国各地各种场所演出,但是却没什么人知道,想要打造脱口秀新星,唯一成功推出的池子,却也因为不注意个人言论,人设几经崩塌。

于是这一次,他们决定用一个新的方式来树立产业权威,那便是建立“中国脱口秀演员排行榜”。

第二季的《脱口秀大会》将会最先开启八场积分赛,每场会有七位脱口秀演员轮番竞演,争夺自己在2019年度脱口秀排行榜上的位置,每期登场的演员都是经过残酷的开放麦选拔而来,现场竞演阶段,观众投票、领笑员爆灯、选出当期“爆梗王”,最终决定榜单次序,并且给了一个海外演出的机会。

不得不说,这一举措十分机智,因为排行榜一般都是由官方权威机构发布,而当笑果文化掌握了年度脱口秀演员排行榜的话语权,不仅是向公众推出自家的演员,同时也是向行业树立规范。

此前在第一季时,笑果文化就暴露出了这样的野心,但是,这一条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当时,在节目中,最终选出了庞博作为当时的“脱口秀大王”,俊俏的外表加上一个原本为程序员的冷幽默风格,使得他被认定为最应该会走红的脱口秀演员。可是两年时间过去,他的微博粉丝仅仅只有56.5万,只以客串的身份参加了李诞也在的《奇葩说5》和《亲爱的结婚吧》。

而回到这一季的节目中来说,脱口秀女演员思文,因为上一季提出“夫妻应该做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加上她自身特有的独立标签,使得她成为了观众的焦点。更让人注意的是,她的丈夫是《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的首席编剧,这种夫妻档的喜剧组合,或许将会成为带领脱口秀出圈的不二人选。

脱口秀想成矩阵,这个行业有些起伏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脱口秀被引进入中国以来,最早一批风潮是来源自崔永元的《实话实说》,这一种谈话形式的节目很快席卷开来,但是,正是这一种谈话的形式,逐渐消解了脱口秀的气质,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脱口秀节目。

之后的几年里,观众被各式各样的娱乐游戏类节目所吸引,这种传统的谈话类节目日渐消退,一度只能停留在深夜档中。

随后近十年里,国内荧屏上陆续出现了像《壹周立波秀》《今晚80后脱口秀》《金星秀》《恶毒梁欢秀》等的脱口秀节目,他们也是被行业里认定为最具有欧美脱口秀气质的国产脱口秀节目。

不过可惜的是,后来上述的这几档节目都由于各自不同的原因接连停播,有的是因为尺度,有的是因为收视率,有的是因为个人问题。

而在这其中,曾制作《今晚80后脱口秀》的团队整体“出走”,创立了笑果文化,在团队的百般努力下,终于打造了国内又一个“爆款”脱口秀节目《吐槽大会》,而这档节目的出现,对于不少从事脱口秀工作的人来说,似乎是看到了一个生机。

但是,这种生机并没有兴旺发达,笑果文化在这次高潮之后,制作了一系列的节目,诸如《脱口秀大会》《周六夜现场》《冒险家族》《超级故事会》等,都没有带着脱口秀产业成功出圈。

从做节目的角度来说,成立五年的笑果文化打造了3档“10亿”网综,这其实算是成功的,而且节目中不少诙谐风趣、幽默滑稽的段落以及一些极具有个性化的观点,都吸引了众多当代年轻人的关注。

可惜的是做节目的成功,并不代表脱口秀产业的成功。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观众还只是把这个当做一个喜剧综艺节目来看,并没有实质性地去转化为喜爱脱口秀行业。如何去开发脱口秀的更多可能性,这也成为了笑果文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脱口秀走向线下,这个前景还需挖掘

从笑果文化成立之初开始,就设立了一个名为“噗哧脱口秀”的品牌,到2015年时,那年《吐槽大会》还没有火起来,笑果文化就在上海第一次做线下脱口秀开放麦,随后的四年里,噗哧脱口秀在上海、北京、深圳等多个大城市举办过演出。

这几年里,笑果文化陆续在北上广深、杭州、苏州、南京、成都、重庆等多地都已经建立起了噗哧俱乐部,形成统一的线下品牌,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形式,以此来引导观众形成脱口秀活动的线下消费习惯。

这种俱乐部里的脱口秀表演舞台,其实像极了乐队演出的Livehouse,半个圈做舞台,一把椅做道具,底下的观众围坐四周。

不仅场地空间上十分相似,就连演出定价也差不多,一般一场噗哧脱口秀预售价在80元一张,现场票在100-120元之间,和许多音乐Livehouse演出相差无几,但是音乐舞台上,稍有名气一些,都会有更高的定价。

外加之全国各地都会有大量的音乐节,却鲜少有脱口秀节、喜剧节的活动,所以仅仅是依赖线下演出,其实并不能够带来丰厚的盈利,但是,目前没有并不代表以后都不会有,未经大规模开发的脱口秀市场,或许还是一片蓝海。

除此以外,为了丰富脱口秀领域人才队伍,笑果文化一直还有更长远的培养方案,推出公益培训课程噗哧学院,并且与多所高校合作建立脱口秀爱好者社团,提供一定的资金帮助和演出资源,再举办一些夏令营、冬令营等活动,收割更多且更为全面的喜剧人才。

虽然从眼下来看,国内脱口秀产业还处于一个需要大步向前的阶段,但是眺望未来,优质的脱口秀团队前途似锦,一片光明,毕竟人们总是想要得到快乐的。

正如马东在这一期《脱口秀大会》上说的,“我其实是从一个喧嚣的乐队的夏天,来到了这个脱口秀的夏天,引用一句歌词,我到这才发现,这真是个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有些思念,希望我们所有的脱口秀演员也可以燥起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