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经济十二时辰:出清在午时

总的来说,中国经济依然有很多好牌可以打,我们虽然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依然可以去争取最好的结果。

2019年7月28日,山东枣庄,枣菏高速公路井亭段施工现场,工人夜间加班加点紧赶工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2

最近《长安十二时辰》火了。剧情很有意思,48集的长剧就讲了一天的事,所以很多人戏称是“大唐反恐24小时”。长安城在上元节遭遇“恐袭”威胁,为了保长安,靖安司大胆启用死囚张小敬,展开了一系列扣人心弦的“反恐行动”。而最难的是,这一切都要在不破坏“上元祥瑞”的前提下进行。

这很像眼下的中国经济。2014年提出打破刚兑是个前奏,从2016年中政治局会议第一次提出“抑制资产泡沫”开始,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金融大出清。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在不破坏中国经济系统性稳定的前提下,悄无声息的把过去十年金融自由化埋下的“雷”一个个拆掉。这次我们面临的挑战不亚于上世纪90年代末那次调整,因为既要出清国内的金融泡沫和过剩产能,还要顶住外部贸易战的冲击,这比二十年前的外部环境恶劣的多。

如果用十二时辰来描述这场出清,也许现在我们正处于午时,就是上午11点到下午1点这个时间,这是一天的中间点,也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刻。从P2P到财富公司,从信托频繁逾期再到债券打破刚兑,再从部分券商踩雷到安邦被接管,直到今年包商银行被接管,挤泡沫正在一步步走向高潮。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这场出清的前几个时辰。

2014年既是新一轮宽松的起点,也是这场出清的前奏,算是十二时辰的“子时”。因为在这一年,刚性兑付时代正式终结。有两个代表性事件:一是中诚信托30亿“诚至金开1号”未能按期兑付,拉开了信托违约的序幕;二是债券市场“违约元年” ,首次出现实质性违约,主要是中小企业私募债发行人违约。

2015年算是“丑时”,股市成为第一个闹事的“狼卫”。上半年大家可能还沉浸在股票市场暴涨的狂欢中,6月份就出现了股灾,中国的股民记忆力只有7秒,股灾发生也不过4年的时间,但可能已经有人忘记了,但我至今记忆犹新,因为当时我在券商工作,感受到了一线的杀伤力。接着,P2P出现第一波“爆雷”跑路潮,出现e租宝、泛亚、金赛银基金等大事件。债券违约也开始进入常态化阶段,天威集团成为首家发生违约的国有企业。

2016年算是“寅时”,债券违约的盖子揭开了。供给侧改革元年,房地产开始严厉调控,上半年整个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特别是铁矿石。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上游行业景气度下降,在去杠杆和年底资金紧张的叠加影响下,国债期货一度跌停,过剩产能行业违约事件集中爆发,甚至出现了连环违约,债灾出现。由于债灾主要发生在金融机构、银行间市场,所以很多券商曝出了“萝卜章”事件,国海证券的“萝卜章”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2017年算是“卯时”,“史上最严”的金融监管警钟敲响。强化监管后,有很多产品陆续出现爆雷,如招商银行10亿理财产品逾期兑付,银行理财首次违约,中江信托政信项目未能如期兑付,典型的“庞氏骗局”钱宝网爆雷。经过前些年的无序狂奔,爆雷必然会出现,强化监管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我们看到银行、信托这些风控相对严格的公司都开始出现问题,更不用说原本就脆弱的P2P公司。整个金融形势都在2017年出现了逆转,金融周期从2017年开始正式进入下行周期,开始收缩。

2018年算是“辰时”,爆雷明显增加,我们开始见证资产价格下挫的威力。2017年末十九大召开后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位列三大攻坚战之首,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这是因为很多金融机构在严监管之下出现各种问题,安邦被接管标志着金融去产能拉开序幕。在中美贸易战的冲击下,上证指数从3500点左右一路跌到2400多点,股票质押爆雷,十分惨烈,对于资产价格的杀伤力应该是比2007年的6124和2015年的5178还要大。当然债市也不太平,违约潮再度来袭,AAA债券上海华信首次违约,高评级也未能幸免;与此同时,裸泳的P2P开始一个个倒下,出现的停业和问题平台数量就超过1200多家,尤其是6-8月维权事件频发,甚至让人闻到了一丝金融危机的味道。

2018年底到2019年一季度算是“辰时”,金融风险一度阶段性缓释。经济开始短暂企稳,但这只是暂时的,下行压力仍然很大,我们看到一些“金牌机构”,以前觉得绝对不可能出问题的机构开始出问题了,如光大资本52亿海外投资项目破产,血本无归;“中国版黑石”中信资本34亿私募产品深陷兑付危机,央企都不那么靠谱了。

2019年二季度以来我们已经进入“午时”,风险开始扩散到部分小银行,“接管”银行这种非常手段开始出现。5月,一度停火的中美贸易摩擦再度升级,经济再度承压,风险加速释放,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央行、银保监会接管1年,成为历史上首个被监管机构接管的商业银行,也是继安邦被接管后的又一金融机构。上交所唯一上市信托公司安信信托被上交所问询,超过100亿未能按期兑付,诺亚财富34亿踩雷承兴国际事件,金融出清开始蔓延到一些头部级别的金融机构。

不过,庆幸的是,这场金融大出清已经过半,我们还没有失守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所以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在这里一起讨论。总的来说,中国经济依然有很多好牌可以打,我们虽然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依然可以去争取最好的结果。

(本文根据管清友博士在2019吴晓波频道年中经济论坛现场演讲及近期内部分享内容整理而成。)

来源:如是金融研究院

原标题:中国经济十二时辰:出清在午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