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34年“男团”草蜢:明天的我打倒今天的我

“以前我们师父梅艳芳跟我们说过,你们自己要懂得弄头发化妆,万一有一天你们出去表演,你的化妆师、发型师生病了怎么办?那时候你就可以靠自己。”

草蜢内地巡演 图片来源:草蜢微博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长沙,在节目录制的休息室里,蔡一智还穿着一件日常穿的蓝色衬衫,苏志威和蔡一杰已经换上了颜色艳丽的表演服装。当采访开始,蔡一杰叮嘱节目组工作人员不要都围在我身边,“她会紧张”。舞台上有人在彩排,背景音乐是那首家喻户晓的《失恋阵线联盟》,休息室有些嘈杂,为了录音清晰,蔡一杰主动把我录音的手机拿到嘴边。

短暂接触下来,草蜢展现出的状态正是我想象中香港艺人敬业精神的体现——身后没有跟着浩浩荡荡的工作人员,凡事亲力亲为,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

草蜢由蔡一智、蔡一杰、苏志威三人组成,因三人姓氏的部首都是草字头而得名。蔡一智和蔡一杰是兄弟俩,苏志威是住在他们隔壁的邻居,也是童年时期就认识的朋友。少年时代,三人都喜欢唱唱跳跳,平日里开party,他们就是party上的主角。1985年,三个年轻人组成“草蜢仔”参加“第四届新秀歌唱大赛”,凭着《一起冲》晋身决赛,获得了梅艳芳赏识。也是在这一年梅艳芳的演唱会上,草蜢与梅艳芳在舞台上第一次同台表演,合唱了歌曲《二十四小时之吻》。之后,草蜢开始跟随梅艳芳发展歌唱事业,尊称比他们大两岁的梅艳芳为师父,并于1986年正式签约,梅艳芳任经理人。

他们至今还记得,第一次接到梅艳芳公司的电话时,当电话那头有人说来找草蜢去当梅艳芳演唱会嘉宾,三个人都不敢相信,他们还以为是有人打了整蛊电话,直到来到公司后,看到梅艳芳也坐在办公室里头,他们才相信真的是梅艳芳邀请他们演出。

在梅艳芳离世多年之后,草蜢还会对界面文娱提起这位师父的教诲,“以前我们师父梅艳芳跟我们说过,你们自己要懂得弄头发化妆,万一有一天你们出去表演,你的化妆师、发型师生病了怎么办?那时候你就可以靠自己。”

参与《合唱吧!300》录制 图片来源:草蜢微博

很多人眼中,草蜢是一个擅长舞蹈,音乐充满动感的组合。但其实出道三十余载,草蜢在音乐上也做过很多大胆的尝试。1990到1995年间,草蜢曾连续六年夺得香港叱咤乐坛流行榜“组合金奖”,相继推出了《宝贝对不起》《失恋阵线联盟》等脍炙人口的歌曲。1995年开始,草蜢相继推出了三张专辑《与你在一起》《音乐昆虫》《三人主义》,在这三张专辑中,他们倾注了很多自己在音乐创作上的想法,写歌、写词、监制都有参与。

组合总是分分合合,坚持了三十多年的草蜢发展之路上也并非总是坦途。在台湾发展期间,草蜢签约了滚石,之后在台湾撞上了小虎队,事业走到低谷,2000年后三人一度各自发展,直到2005年加盟BMA公司,草蜢回归香港乐坛,并在香港红馆开了三场《我们的演唱会》。而今,同时代的组合大都风流云散。Beyond失去了黄家驹,小虎队已经各奔东西,草蜢还在继续书写他们的传奇。

这次参加《合唱吧!300》,草蜢也带着好奇之心。和他们同场PK的是从《创造营2019》走出来的刚成团两个月的R1SE。草蜢刚刚出道的时候,整个亚洲地区都很少能看到组合形式的歌手,那时候也没有公司帮他们安排计划,小到造型、化妆,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完成,甚至舞台穿的衣服上的亮片都是他们自己缝上的。作为出道34年的“男团”,他们想看看,刚刚出道的由专业公司打造的组合是什么样子。

蔡一杰曾说自己不会结婚,因为要花很多时间去创作音乐,生命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舞台和工作。在接受界面文娱采访时,他们也表示,希望草蜢能创造一个纪录。

“滚石唱到快70岁了,最近还在在古巴开了一场演唱会,而且他们的音乐领域还在扩大,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现在我们在亚洲区应该是最久的组合了,我们希望可以像他们一样坚持到那么久。很难,但是他们可以坚持到,那我们也可以做到。”

2016年参与10公里街马 图片来源:草蜢微博

为了歌迷开心,草蜢很多时候都是开长达三个小时的演唱会。每一次开演唱会,草蜢都会觉得自己就像是运动员,马达一开就不能停了,要一直唱下去,跳下去。

界面文娱对话草蜢

界面文娱:你们三个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有音乐舞蹈这方面天分的?

蔡一杰:从我一出生就已经有这个才能才艺,大概五岁左右就觉得自己有天分。

蔡一智:我妈很喜欢音乐,所以我们从小就听她从收音机播歌给我们听,所以我想这个应该是最大的影响,让我们兄弟姐妹都很喜爱音乐。

苏志威:我相信我自己没有什么天分,所以要努力努力,一直去学习,靠后天的努力。

界面文娱:那个时候对你们来说在音乐领域影响最大的人分别是谁?

蔡一杰:哇好多,那时候西洋的音乐,日本的音乐,还有广东的一些和国语,我们都有很多偶像的,比如说Michael Jackson,麦当娜啊,披头士啊,香港当然有梅艳芳张国荣谭咏麟还有罗文,他们都会对我们有非常强烈的影响。

界面文娱:出道30多年的时间,你们会觉得草蜢有什么比较关键性的变化吗?

蔡一杰:成熟了一点,应该是最关键的。但是我觉得最重要是因为那么多年以来我们表演很多,巡回很多,所以在舞台上的经验累积了,现在比以前成熟了,也觉得对自己的音乐方向开始有点把握。

蔡一智:我觉得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翻译的歌曲比较多,在中期的时候就有很多自己的作品,比如说写歌、写词、监制我们都有参与,又写又唱又跳又编,那些MV也都是自己构想的,所以当时作品中有很多草蜢自己的主意,我们三个人的主意。

界面文娱:我听过你们的那张专辑《三人主义》。

蔡一智:对,没错,那个时候就开始我们三个人的主意了。

界面文娱:那算是一个创作上很大的变化吗?

蔡一杰:有很大的变化,因为以前毕竟是翻唱很多其他的歌曲,后来就把自己的很多情感放进我们创作的歌曲里。

界面文娱:那个时候想表达的情感是什么?

蔡一杰:好多,比如说《为何天生不是女人》这首歌是我写的,那首歌是想表达为什么只有女人才可以流泪,男人流泪就觉得很逊。我觉得这种想法不对。

蔡一智:其实我觉得我们三个人都是摩尔斯密码,我们通过不同类型的音乐帮我们的歌迷们传递讯息,希望通过我们、通过音乐,帮他们演绎和发泄情感。

苏志威:在舞台上我们想传递欢乐跟动力给所有的歌迷朋友,我们常常觉得我们有一个任务就是散播快乐,散播爱,就是一些正能量,那个是很重要。

蔡一杰:因为每逢我们表演完,看到台下的一些观众朋友都很快乐,好像做完运动那样很舒服的感觉,我们就慢慢觉得我们有这个任务,让大家通过我们的音乐来感受到快乐。

参与《合唱吧!300》录制 图片来源:节目组

界面文娱:你们办过很多场演出,在演出过程中最难忘的一幕是什么?

蔡一智:太多了,比如90年代我们第一次做全中国的巡回,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全中国做那么大型的演唱会,那些歌迷都很疯狂,给我们非常大的动力,每一个城市跟演唱会的画面到现在还是在我的脑海中,洗不掉的。真的很心潮澎湃。

界面文娱:当时去了多少个城市?

蔡一杰:好多。北京上海长沙重庆成都武汉南京还有广州等等。

蔡一智:我记得最远的是去哈尔滨表演。

苏志威:因为那时候没有太多我们的消息,而且我们不是常常来到内地,可以看到内地的歌迷,所以一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分外的亲切,而且他们给我们的支持,真的,我一生都忘不了。

界面文娱:你们演出的时候和歌迷引发共鸣最多的是哪首歌?在香港或在内地会有什么不同吗?

蔡一智:很多歌啊,比如说你刚刚听到的《宝贝对不起》《失恋阵线联盟》,还有《忘情森巴舞》《lonely》《永远爱着你》,还有好多。

界面文娱:这次为什么选择了《失恋阵线联盟》和《忘情森巴舞》作为比赛曲目?

蔡一智:其实也是跟我们团长吉杰一起研究,他也反映给我们说,爱我们的歌迷们有投票,我们从TOP5中挑选出了两首歌。其实都很难选的。因为每逢我们开演唱会排歌单的时候都会发生一些吵架的情况,因为太多歌,什么都想唱一点,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所以我们每次都排很久。

苏志威:为了大家都开心,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开三个半小时的演唱会。

蔡一杰:一般我们都是三个钟头到三个半小时的,中间不停的,因为停下来或是讲话的话就浪费时间,我们希望可以表演多一点。

蔡一智:其实每一次我们开演唱会时候,都会觉得自己是一个运动员,马达一开就不能停了,一直唱下去跳下去这样,我们的马达力量,那个电从哪里来,就是歌迷。

节目现场的草蜢和乐迷 图片来源:节目组

界面文娱:这次的节目其实就是和自己的歌迷一起合唱嘛,你们会对这些歌迷有什么了解或者有什么期待吗?

蔡一杰:我们又隔了一段时间没有在长沙表演,也很期待现在他们对我们认识有多深。因为从来都是我们在台上表演,他们在台下看,这一次不一样,是我们一起合唱,这是没有过的,所以我们觉得这个邀请很有趣,我们也很期待跟别的团体有一个交流。

界面文娱:对这次节目里PK的R1SE男团之前会有了解吗?

蔡一杰:虽说是PK,但是对我来说像是一个观摩。我知道他们是刚成立的一个团体,很青春,我们很期待看到他们,因为我们从1985年成军的时候,不仅在香港,在整个亚洲团体都很少,一般我们看到的都是个人的歌手,那个时候我们三个就聚起来,说我们要组合一个团体。为什么外国组合很多而我们亚洲很少呢?我们希望做组合让观众朋友多一个选择。其实组团体是很难的,不同的人走在一起,有着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目标,所以组合是一个很难的艺术,我觉得我们坚持团结的力量,也希望散播这个精神。到现在三十几年后,我看到很多地方都有团体出来,这说明我们当初坚持的精神没错,现在已经开花结果了。我们希望今天可以碰到R1SE这个“果”,所以这是很有趣的一个见面,一种缘分。

界面文娱:你们三个人的关系经过三十多年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

蔡一智:我们做过很多访问,很多记者都问我们这个问题,我们三个人从来没有研究过,我们怎么相处,怎么包容。其实没有很特别的方法,因为我们太熟了,就好像一家人。就很简单,对不对?

蔡一杰:听起来是很简单,但是有很多朋友告诉我们,这很难,但是我们也觉得不难。可能就是因为我们从小到大都认识,都很坦白了,所以就没有什么秘密啊相处不好啊什么的,我们好就赞,不好就骂,这样子就行了。而且我想最重要是上天给我们一个缘分,我们三个都是很简单很坦白的人,有什么分歧就是真理最重要,对的事情就对,不对就不对。

界面文娱:你们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发展目标不一样的时候出现吗?

蔡一智:三个人肯定目标都会有分叉。

蔡一杰:不会一模一样。

蔡一智:对,肯定会有意见,肯定会有分歧的,但是我们有一个信念,就是我们最重视舞台,我们最喜欢的是在舞台上唱歌,最大的前提就是歌迷,音乐放在最前面。

蔡一杰:我们希望创造一个记录。我们有很多尊敬的外国的团体跟乐队,比如滚石,他们现在唱到都快70岁了,最近还去了一个他们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在古巴开了一场演唱会,而且他们的音乐领域还在扩大,这个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现在我们在亚洲区应该是最久的组合了,已经在一起30多年,我们希望可以像他们一样坚持到那么久。很难,但是他们可以坚持到,那我们也可以做到。

蔡一智:我们在中国内地还有很多地方没去过,像云南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去过,但是我们草蜢没有去过,也希望能到西藏开演唱会。我们希望多走走,去到全世界。

界面文娱:你们觉得年龄的变化会对你们对音乐的理解创作有影响吗?

蔡一智:应该是好的影响比较多。我们累积了很多舞台经验,每一次巡回我们都会学习一点东西,只有累积越来越多,做的越来越成熟。这样子。只有好,没有不好的影响。

界面文娱:你们觉得哪一些专辑或者说哪一些歌是最能够定义草蜢的?

蔡一智:应该是下一张吧。因为我们累积那么多年的专辑的经验,那下一张专辑应该是我们做的最好的那张,对不对?我煮完这个菜,然后我也知道今天的味道是这样子,下一次应该做的更好,对不对?我们希望是这样子,永远都向这个方向去做我们的音乐,所以下一次应该会比这一次好,明天的我打倒今天的我。

界面文娱:已有的这些专辑里有自己最喜欢的吗?

蔡一杰:有很多,《限时专送ABC》是我们的第一张国语专辑,《一路顺风》这首歌也奠定了草蜢在国语市场上的一路顺风,还蛮好兆头的。

苏志威:我最喜欢的就是《忘情森巴舞》,因为每次在舞台上我们一跳起舞唱这个歌,台下的歌迷朋友就会跟我们一起跳舞,一起跟我们玩,我都会觉得这个气氛很好,我很喜欢这个。

蔡一智:我喜欢去年我们推出的一张国语专辑《音乐行者》,因为里面有很多我们三个人的作品,还有周杰伦帮我们写的一首歌,周杰伦是我们很欣赏的一个创作歌手,可以跟他一起交流,一起合作,是我觉得很难得的事情。这个专辑里面很多编曲我们都很用心,内容上也很丰富。

界面文娱: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往内地发展的?

蔡一智:差不多在90年代,我们从一唱歌开始,已经在中国内地的很多地方开演唱会了,在南方比较多。

界面文娱:在这个过程中有和一些内地的音乐人合作过吗?

蔡一智:这个就比较少一点,几乎没有。

界面文娱:内地音乐人里会有想要合作的人吗?

蔡一智:很多人我们都想合作的。但是我讲出来能美梦成真吗?哈哈。比如韩红,她的声音很美,我很喜欢听她唱歌。还有张杰和薛之谦。我们和薛之谦碰过面,希望日后可以在歌唱上面交流一下。

界面文娱:草蜢成团三十多年面临过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蔡一智:挑战永远是给自己的,永远是面对自己,因为之前很多东西我们已经做过了。以后我们想做什么?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蔡一杰:我们三个差不多,因为目标都是一致的。

界面文娱:这次的比赛你们提前做了什么样的准备?

蔡一杰:其实我们没有没有太在意在比赛。因为我们除了出道之前参加了一个歌唱比赛之外,基本上我们一直在跟自己比赛而已,我们常常觉得每一个团体,每一个歌手都有自己的性格,实在是没有得比的。这一次参与这个节目,我们真的很开心,就是我们可以在很近的距离看到我们的歌迷。而且我们想看到刚刚出道的组合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好像我们当初一样,有没有我们以前出道的影子,然后看看他们现在进步到哪里。我们刚刚出道的时候,没有公司帮我们安排计划,我们当初都是自己弄造型,自己化妆,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做。

蔡一智:舞台穿的衣服上的亮片都是我们自己缝上的。

蔡一杰:很不一样的。我们想看到现在很专业的公司出来的团体是怎么样的,让我们可以多学习一点。

苏志威:以前我们师傅梅艳芳跟我们说过,你们自己要懂得弄头发化妆,万一有一天你们出去表演,你的化妆师、发型师生病了怎么办?那时候你就可以靠自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