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意大利副总理又要“离婚”,执政联姻刚一年就走到了尽头

萨尔维尼说,执政联盟已经崩塌,无止境的争吵没有意义,应尽快把选择权还给选民。面对抱住“五星运动”大腿后自家做大的联盟党,总理孔特回应说,萨尔维尼是想通过大选最大程度地利用联盟党现有的支持率。

2019年8月5日,意大利罗马,萨尔维尼出席参议院关于领海管理法案信任投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就像在婚姻里,当你花在争吵上的时间多过相处和做爱,那最好看着对方的眼睛,做出两个成年人应该作出的决定。”在海滨小镇萨包迪亚的一个政治集会上,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以一个离异者和曾有过多段伴侣经历者的身份这样说。

这一次,他面临的是意大利执政联盟的“分手”。周四(8月8日),也就是他发表“离婚论”的第二天,“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表示,意大利执政联盟之间存在无法调和的矛盾,已经无法正常运作,剩下的唯一一条路就是举行大选。

过去一年多以来,意大利联合执政的极右翼政党“联盟党”和反建制政党“五星运动”在移民及税收等多项政策议题上意见不合,矛盾不断激化,使得这个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陷入政治迷雾中,前路未卜。周三,两党在议会中就修建连接意大利都灵和法国里昂的高铁项目发生分歧,互投反对票,使得矛盾达到顶峰。

萨尔维尼在一份声明中称,他已经知会总理孔特(Giuseppe Conte),这个上台仅有一年的执政联盟已经崩塌。萨尔维尼称,无止境的争吵是没有意义的,应该尽快把选择权交还给选民们。

无党派的孔特并不属于联盟党和五星运动中的任何一个。

意大利《晚邮报》7日曾报道称,萨尔维尼给了孔特四天时间考虑他对于内阁更替的要求。萨尔维尼要求孔特马上罢免五星运动党员、意大利运输部长托尼内利(Danilo Toninelli)。他还在寻求替换无党派的现任意大利财政部长特里亚(Giovanni Tria)。

但萨尔维尼在声明中提出,更多的内阁和部长席位、重组政府或是技术政府都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要的是尽快举行大选。

萨尔维尼表示,正在休假的议会将在下周重聚,开启必要的程序。他指的是要在政府内部发起不信任投票,以及总理辞职。

对于萨尔维尼的表态,意大利总理孔特表示气愤,要求萨尔维尼作出解释。孔特在电视声明中说,萨尔维尼是想通过大选最大程度地利用联盟党现有的支持率,但作为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萨尔维尼无权召集议会,也无权决定掀起政治危机的时间点。

孔特表示,他会在下周召集议会进行不信任投票。

孔特在声明中提出,萨尔维尼制造出来的危机会在共和国的历史中一览无遗,并指责萨尔维尼就是一个依靠口号执政的人。

本届政府由萨尔维尼领导的极右翼政党联盟党以及迪马约(Luigi Di Maio)领导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联合组成。五星运动在议会中的席位多于联盟党,但自2018年6月执政联盟组建以来,联盟党的民调支持率逼近40%,达到能够独立组阁的标准,而五星运动支持率不断走低,跌至约17%。

在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联盟党的得票率达34.3%,是五星运动得票率17.1%的两倍。五星运动还同时被民主党超过,落居第三的位置。

但五星运动党领袖迪马约称,五星运动党不会害怕选举 ,而萨尔维尼欺骗国家的做法迟早会让意大利人都站到他的对立面。

罗马政治风险顾问公司Policy Sonar负责人Francesco Galietti提出,萨尔维尼急于进行大选还有可能是为了防止五星运动和中左翼民主党在下个月发起对选举法的投票,将意大利的选举制度改为百分百的比例代表制。这将会使联盟党处于不利地位。

意大利2017年通过的新选举法创建了一个混合选举制度,参众两院的议员中有三分之一由多数制选举产生,余下三分之二按党派名单由比例代表制选出。

但事情是否真的会按萨尔维尼的计划发展仍是个未知数。8月是意大利的“暑假”,不少人外出度假,议会也进入休假期。在这个时候强行把整个国家推入选举模式,会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冒险行为。二战以后意大利从未在秋天举行过大选。

此外,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是唯一有权力解散议会的人,但他未必愿意在2020年预算计划准备工作完成前走出这一步。意大利政府将于9月将2020年预算计划提交给议会,并与欧盟进行相关谈判工作。

意大利是欧盟内继希腊之后负债比例第二高的国家。意大利2018年公共债务达到了2.3万亿欧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32%,超出欧盟所规定的上限60%一倍多。意大利政府在2019年预算案承诺大幅降低财政赤字,获得欧盟批准。但萨尔维尼计划在明年出台的减税政策,可能使意大利面临欧盟的惩罚。

根据欧盟《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成员国的负债上限为本国GDP的60%,同时年度新增债务不超过GDP的3%。如果赤字超标,相关国家必须采取长期措施控制债务。

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就曾提议对意大利启动财政赤字超标惩罚机制。按照法新社的说法,处罚程序相当复杂,简单说最终可能是超过30亿欧元罚款。

路透社指出,如果马塔雷拉不解散议会,他可以尝试建立不经过选举的技术政府,把大选时间推迟到明年。在意大利近代史上也曾多次出现类似案例。

意大利博科尼大学经济学教授Francesco Giavazzi则对提前大选持积极态度。他认为,大选将于10月15至30日举行,这对意大利来说是件好事,因为这将消除过去几个月累积的不确定性和紧张局势。大选的结果也显而易见,民调已经表明萨尔维尼将获得约40%的支持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