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周教育要闻】北大补录“低分”考生引争议,小学奥数竞赛卷土重来

北京大学招生委员会宣布补录此前被退档的两位考生,知名小学奥数竞赛“华杯赛”、“希望杯”借研学之名行竞赛之实。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周,“北大退档河南两考生”事件继续引发讨论。北京大学招生委员会最终宣布补录两名考生,但此举未能完全平息争议。少数北大学生在校内匿名平台将两位补录考生称为“捡漏”,在网络上引发激烈争论。

在升学方面,小升初的竞争激烈程度并不亚于高考。被教育部严令禁止的小学奥数竞赛,在今年暑假卷土重来,改头换面为“夏令营”。夏令营的核心仍然是竞赛和颁奖,但收费却从几十元上涨至数千元。小学奥数竞赛热度不减的根本原因,是多家学校对奥数成绩依然高度认可。

以下是本周的教育要闻:

北大补录“低分”考生再引争议,为何名校不应只招高分学生?

在连续三次以“高考成绩过低,入校后难以完成学业”为理由,将河南两位符合国家专项计划的考生退档后,北京大学招生委员会最终宣布退档理由不成立,将对高考分数分别为542分和536分的两名考生进行补录。

但先退档再进行补录的过程,也导致了一定争议。在补录的决定被公布后,引发了北大校内匿名平台“树洞”的讨论。

尽管大多数北大学生对补录表示认可,但也有人对两名分数与北大招生分数线差距较大的学生能够通过专项招生计划入学感到不解。在“树洞”的部分匿名发言中,甚至将两位补录进入北大的考生称为“捡漏”。

然而随着高考竞争的日趋激烈,贫困地区学生往往难以胜过拥有更好条件的学生,他们在高考中的劣势正在日趋明显。“寒门能否出贵子”,成为了经常被讨论的热点话题。

详情点击>>

【独家】杯赛变研学,小学奥数竞赛卷土重来

被教育部严令禁止的小学奥数竞赛,在今年暑假改头换面为“夏令营”。夏令营的核心仍然是竞赛和颁奖,但收费却从几十元上涨至数千元。在一些报名渠道,收费标准甚至突破万元。

7月,数千名家长带着孩子奔赴太原、长春、深圳、黄山,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参加一个名为“华罗庚金杯研学行夏令营”的考试。8月初,另一个数学夏令营“希望杯精英研学夏令营”开考,超过2000名孩子聚在会场参赛,获胜者们捧着证书、戴上奖章,露出开心的笑容。

两个夏令营分别由知名小学奥数竞赛“华杯赛”、“希望杯”组委会举办。根据培训机构的报名通知,另一个知名的小学奥数竞赛“迎春杯”也将在8月底举办“古代数学探秘研学营”。尽管三家主办方均宣称夏令营是文化知识、名胜游览等活动,但报名宣传、现场照片、证书等均显示,夏令营中加入了考试、颁奖环节。

“迎春杯”“希望杯”“华罗庚金杯”“走美杯”被合称为四大奥赛,是小学领域知名度最高的全国性奥数比赛。因始终被作为学校择优录取时的重要参考,而受到北、上、广等地家长的追捧。在2018年教育部对义务教育阶段竞赛进行整治和规范后,四大杯赛本应于去年全部停办。

详情点击>>

朴新教育亏损收窄,未来仍将继续收购培训机构

不再依靠大规模收购实现快速增长的朴新教育,在尝试挖掘已收购培训机构的更多潜力,并以此摆脱亏损。

据朴新教育(NYSE:NEW)刚刚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朴新教育实现营收6.3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1%;经调整归属于母公司净亏损6070万元,亏损额同比下降14.4%。该季度毛利润为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6%,整体毛利率达到47.4%,同比增长1.7%。

这是朴新教育上市以来第二次实现亏损收窄。从2014年成立到2018年赴美上市,朴新教育在四年内并购了48个教育培训品牌,让其一跃成为仅次于新东方、好未来的中国第三大教育公司。但也正由于一系列大规模的收购,朴新教育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详情点击>>

因出现重大舆情问题,英孚教育被中国民办教育协会暂停行使会员权利

8月13日,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发布公告称,根据近期新华社等媒体的报道,英孚教育所属教学点出现重大舆情,暂停北京英孚语言培训有限公司(下称“英孚教育”)行使会员权利,并视其整改情况做出后续决定。

英孚教育(Education First)创立于瑞典,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英语培训机构。自1993年以来,英孚教育已经进入全国70多个城市,建立超过250家校区。除了成人英语培训,它还在近年来大力发展青少儿英语。根据Frost & Sullivan报告,英孚青少儿英语已经成为中国前三大少儿英语品牌。

公告显示,英孚教育在2018年12月成为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员。根据官网,中国民办教育协会是国家教育部、民政部正式批准成立的非营利社会组织,主要负责宣传民办教育、开展相关研究,为政府部门对民办教育的决策提供咨询服务,并开展行业规范、行业自律和行业维权活动。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在公告中宣布,根据近期新华社等媒体的报道,英孚教育所属教学点出现重大舆情。

详情点击>>

50岁,她想去报补习班

曾淑琴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五十多岁时为上学犯愁。试听过一所老年大学的声乐课后,对课程和环境感到满意。但三十站公交车的路程令她有些为难,仅单程就需要两个小时。

但曾淑琴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社区主办的老年大学一个月前就已报满,住处附近再无面向中老年群体的培训班。对于退休后想要学习声乐的曾阿姨来说,这所离家颇远的老年教育机构几乎已经是唯一的选择。

相较于青少年培训机构的“遍地开花”,不升学也不考试的老年人一直是被教育市场忽视的群体。“教育不是刚性需求”、“付费意愿弱”的标签,使得很少有企业愿意涉足老年教育。

但在为数不多的先行者看来,在老龄人口占比逐年增多的现在,为老年人提供教育服务有着数亿规模的市场潜力,是一门面向未来的生意。

详情点击>>

跨界做教育成热门,这些头部玩家图什么?

实力雄厚的“外来者”正成为教育圈里不可忽视的力量。科技公司、地产企业和服装品牌涌入,带来新鲜血液。

8月9日,华为发布“华为教育中心”,中心将覆盖K12全年龄段、全品类的教育内容,计划将于年底落地。这并非华为初次涉足教育。除与清华附中合作开设清澜山学校外,华为已围绕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和终端服务等优势,向教育延伸产业链。它为学校们搭建校园网络,提供信息化教学管理方案,同时推出“人才培养云”产品,为职业技能培训服务。

事实上,跨界做教育已成为各行头部企业的热门操作。科技企业对教育产业的参与度最高,从数量上看,未踏入教育领域的科技公司已成少数派。凭借技术与流量优势,在线教育成为首个落脚点。

详情点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