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日韩摩擦现缓和,但福岛核污水去向可能成为一个新冲突点

韩国已在东京奥运会代表团团长会议上质询福岛产食材的安全性,并计划委托国际机构调查赛事场地的安全性,还打算在奥运村为韩国运动员开辟专门的餐厅。

8月1日,东京电力公司开始拆除福岛第一核电站1、2号机组共用排气筒的上半部分,以降低倒塌风险。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与过去一个月剑拔弩张的局面相比,近两周,日韩的紧张关系似乎有所缓和。

尽管日本已宣布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行业关键原材料加强管控,并宣布将韩国移出可享受贸易便利的“白色清单”,但日本已在8月8日与19日两次批准了当地制造商向韩国出口光刻胶,出口对象均为三星电子,分别可满足该企业3个月与6个月的用量。

韩联社19日报道说,部分观点认为,在韩日外长会谈将于21日在北京举行之际,日方此举发出了“(正面的)讯息”,不过,由于氟化氢等材料的出口尚未获批,业界人士“依然留有忧虑”。《朝鲜日报》也在20日援引半导体行业及专家的观点指出,目前仍“很难认为(加强出口管制导致的)不确定性已经消除”。

KBS新闻则分析说,韩日最晚需在24日决定是否延长《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期限,在此背景下,日方再次批准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展现了“柔和态度”,但日方的用意尚难预计,预计在21日举行的韩日外长会谈中可确认日方态度。青瓦台则于20日表示,将视日方态度决定是否续签军情协定

在21日上午举行的中日韩外长会上,三方已确认面向朝鲜无核化合作,日韩外长则将于当天下午围绕原被征劳工诉讼问题以及加强出口管制措施展开磋商。不过,两国的摩擦可能还存在一个新的冲突点:福岛核污水的排放。

共同社19日报道,韩国外交部气候环境科学外交局局长权世重已于当天召见了日本驻韩大使馆公使西永知史,就东京电力公司(下称“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持续增加的含放射性物质氚的处理水,要求确认是否有排放入海计划等相关事实。

受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影响,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了堆芯熔毁事故,冷却用水、地下水、雨水等进入核电站内,不断产生被放射性物质污染的水,2018年每天平均达170吨。

东电一直将经净化后的处理水存储在储存罐内。但日本经济新闻9日报道说,目前,核电站用地内的960个储存罐里已存放了约115万吨处理水,即使东电能按计划控制污染水产生量至每天150吨,储存罐也将在2022年夏季至秋季前后装满。

对此,日本原子能监管委员会及东电均认为排放入海比较妥当。日经新闻指出,运转中的核电站原本就会产生氚,由于放射性影响较小,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都允许排放入海洋。

不过,净化过程并不能完全使污染水的放射性物质降至零,而氚溶于水后也难以完全去除。目前,仍有23个国家和地区限制进口日本产食品,世界贸易组织也于4月终审认定韩国限制进口福岛县等水产品的措施“并无不妥”。因此,福岛县等多地的渔业相关人士均对处理水排放入海表示强烈反对,“绿色和平(Greenpeace)”等国际环保团体也都要求日本保留储存罐存储模式。

权世重强调,韩国重视“核污水处理结果对两国国民健康、安全乃至由海洋相连的所有国家造成的影响”,他要求日方进行更加透明、具体的说明,并提议两国共同摸索方案,避免核污水处理对韩国国民及周边的海洋生态系统造成影响。

20日,韩国也曾在东京奥运会代表团团长会议上质询福岛产食材的安全性。大韩体育会已计划要求委托专门的国际机构,调查福岛等赛事场地的安全性,韩国也打算届时在奥运村为韩国运动员开辟专门的餐厅,以保障运动员的饮食安全。

庆应义塾大学经济政策方面的教授岸博幸(Hiroyuki Kishi,音)则向彭博新闻社表示,鉴于两国在经贸摩擦上的退路有限,韩国在福岛核污水排放上展现出来的态度或许会“火上浇油”。“我担心日本会作出情绪化的反应,”岸博幸说,“因为奥运会对日本来说意义重大。”

不过据韩国外交部透露,日本驻韩大使馆公使西永知史已表示,将向日本汇报韩国的立场,今后也将继续向韩国政府及国际社会诚实地说明核污水处理的相关信息。

福岛核事故曾在2013年给东京申奥造成过困扰,当时东京申奥委员会主席竹田恒和曾致信国际奥委会,承诺福岛核泄漏不会对东京主办2020年奥运会造成任何不利影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