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香港铜锣湾的900万店铺月租逼走Prada

和普通品牌遭受着零售压力和租金的“双面夹击”不同,Prada身上还有第三座大山——转型的压力。

图片来源:SCMP

记者 | 加琳玮

编辑 |

1

据《南华早报》消息,由于客流量不断减少,Prada计划明年关闭位于香港铜锣湾Plaza 2000的店铺。

该店是Prada在香港开的第6家店,同时也是最大店。共占地三层,面积约为1390平方米。Prada此前与该物业以每月900万港元的价格签署了7年租约,2020年6月到期。

Prada在香港的鼎盛时期共有9家店,目前,包括尚未关闭的Plaza 2000店铺,还剩下6家店。Prada上一次在香港关闭的店铺位于半岛酒店的购物中心,于2016年撤离。

租金太高是Prada不再与Plaza 2000续约的原因之一。房地产服务商戴德梁行的一份报告显示,Plaza 2000所在的罗素街租金十分昂贵,每平方英尺(约合0.09平方米)租金为2800美元(约合人民币1.68万元),价格超过纽约第五大道,是世界上租金最贵的购物街。

除了Prada,化妆品零售商Bonjour也将于今年11月撤去位于罗素街上近300平米的店铺。

Plaza 2000业主旭日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表示,有可能会在Prada撤走后将该店铺租金下调44%至500万港元。此外,预计明年7月新品牌便可搬入,愿意接受租赁面积较小的租户入驻。而Bonjour撤走后空出来的店面,将以每月130万港元的价格租给周大福,比之前Bonjour的租金低19%。

罗素街

在香港萎靡的零售状况下,当地物业的租金显得更为昂贵。

《南华早报》数据显示,今年6月,香港零售额下跌6.7%,这已是连续第5个月的下滑。包括钟表、珠宝在内的奢侈品表现更差,零售额同比暴跌16%至57亿港元。

房地产顾问公司莱坊高级总监兼零售服务主管Helen Mak表示,越来越多的海外品牌向他们咨询香港的零售状况,并希望这一趋势会持续多久。“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审视在香港市场的扩张计划。”

香港商铺租赁代理公司喜来登旺铺(Sheraton Valuers)董事总经理Michael Chik认为,当地的奢侈品零售正面临困境。“大多数客户给我打电话的原因都是为了让房东降低租金。”香港娱乐中心D2 Place已经在8月为大约100个租客降低了20%的租金。

和普通品牌遭受的“双面夹击”不同,Prada身上还有第三座大山——转型的压力。

为了阻止品牌形象继续老化,Prada集团近两年进行了从内到外的改革策略。更新产品、入驻电商、开快闪店、增加数字化营销、强化社交媒体,就连集团CEO的大儿子也加入高管队伍,负责开拓数字传播业务。

一系列挽救措施之下,Prada集团在2018财年总算实现了4年来的首次增长,销售额同期上涨了3%至31.42亿欧元。业绩公布后,Prada集团还宣布了一项新决策,为了维护品牌价值、提升利润率,计划停止季末促销活动。

销售额虽然少许增长,但利润却下滑了10%至3.24亿欧元。花旗银行指出,集团利润水平下降与中国市场的平淡表现有关,内地消费者由于人民币疲软而减少了在港澳地区的消费支出。

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上半年内,Prada集团销售额录得15.7亿欧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上升2%,低于去年同期的3%。而得益于与意大利政府签订的税务协议,Prada集团的净利润在税收优惠政策推动下收入1.55亿欧元,上涨46.6%。

但期内,亚太市场仍然失势,该集团在远东市场和大中华区市场的收入分别录得6%和5%的下滑。

在一众近期披露半年财报的奢侈品牌中,Prada集团在亚太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的表现可以说颇为另类。

从一直平稳发展的LVMH到同样在这一年内激进转型的Burberry,它们都在中国市场获得积极的增长数字;即便是增速放缓的Gucci,亚太市场增长率依然达到23%。

针对这一情况,集团头部品牌Prada的策略是加速电商化进程以及大力改革销售渠道,并针对中国市场推出一系列新举措。例如启用蔡徐坤为品牌代言人、宣布的入驻奢侈品电商寺库,在上海举办男装大秀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5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