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维持性侵儿童有罪判罚,澳大利亚州法院驳回红衣大主教上诉

这桩案件的司法裁决极具里程碑意义——即便是位高权重的神职人员,如若犯罪也难逃法律追责。

2月26日,澳大利亚墨尔本,红衣主教佩尔面临儿童性侵指控。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环球时报 杨征 郝树华

上诉无效,继续服刑!

当地时间21日,因性侵儿童锒铛入狱的墨尔本红衣大主教乔治·佩尔试图为自己“翻案”,而此次上诉却遭到维多利亚州高等法院的驳回。如今,这个身败名裂的梵蒂冈神职人员只存在理论上的“脱罪”机会,而且很有可能受到国家法律与教廷戒律的双重惩罚。在国际舆论看来,这桩案件的司法裁决极具里程碑意义——即便是位高权重的神职人员,如若犯罪也难逃法律追责。

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AAP)22日称,在21日的庭审当天,法庭外聚集着不少抗议者。大主教佩尔穿着一身黑色装束出现在法庭,多数时间低垂着头、一脸漠然。

此前,他已经在监狱中度过了170多个日夜,其中包括他的78岁生日。当主审法官落槌、判定他“将继续服满余下刑期”时,法院外的人群爆发出欢呼声。有抗议者表示:“他还是更合适绿色的服装(囚服颜色)。”佩尔暴行的一名受害者、代号“J.J.”的男子在采访中表示“如释重负”。

因早年性侵、猥亵两名唱诗班男孩,佩尔于今年3月被澳法庭判处有期徒刑6年,且服刑满3年零8个月后方可办理保释——这意味着佩尔出狱时将年过八旬。

对于所受指控,佩尔一直坚称无罪;接到一审判决结果后,他很快便开始着手上诉。在律师团队的协助下,上诉方罗列出性侵案的“13处疑点”,从作案的时间、环境以及“可操作性”等多个方面提出质疑、试图通过诡辩实现翻案。

然而,在21日的庭审当中,主审法官将这些所谓“疑点”逐一驳回。其中,双方就性侵“可操作性”的辩论尤为精彩:根据佩尔一方的说辞,案发时大主教身着“沉重的”主教圣袍,而这身行头无法从正面“开口”,意即他不具备“作案可行性”。

而检方回击,大主教的圣袍并非给重罪犯人或精神病患者所用的“拘束衣”,这身服饰具备一定的“可调适性”。其实早在庭审前,检察官曾特意邀请3名主审法官亲自体验了一下“圣袍加身”的感受。主审法官弗格森表示,“这类服饰没有那么沉重或不便”,并断定佩尔具备作案条件。 

上诉失败后,佩尔的一名发言人对判决结果表示“失望”,声称其法律团队将全面研究判决书、并继续向高一级司法机关上诉。该发言人还表示,3名主审法官最终是以2比1的投票结果驳回的上诉,说明法庭对此案仍有分歧;她再次强调“大主教是无辜的”。不过在很多媒体看来,佩尔此次败北基本意味着翻案无望。从理论上说,他仍可在28日内向堪培拉的最高法院上诉,但这样的诉求不太可能被最高法院受理,除非案情出现极具争议的新疑点。 

21日的最新判决受到了澳大利亚政界及宗教界的高度关注。澳总理莫里森对性侵受害者表达同情,强调司法机关作出的判决结果必须得到尊重。总理还表示,国家可能会收回授予佩尔的澳大利亚荣誉勋章。

澳大利亚天主教主教协会主席科勒里奇表示,天主教神职人员笃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接受当日的判决。梵蒂冈教廷22日也发表声明,称教会方面将等待佩尔“穷尽一切法律手段”之后,再决定是否按教会法对其采取措施。

虽然佩尔已经服刑数月,但他目前的身份仍然是梵蒂冈枢机主教,只不过已不再担任梵蒂冈的官方职务,同时不得开坛布道、更不得接近未成年人。如教廷同样判定其有罪,那么他将有可能被剥去圣袍、褫夺神职。 

此外,另一名受害者的父亲表示将继续对佩尔提起民事诉讼、寻求经济赔偿——他的儿子当年与“J.J.”是唱诗班的好友,但因童年阴影,他早在14岁就染上了吸毒恶习,后于2014年死于吸毒过量。 

AAP称,在国际舆论以及不少儿童权益组织看来,澳大利亚对佩尔性侵案的处理堪称是一道“分水岭”,为同类案件的受害者带来了伸张正义的希望。据了解,佩尔案发前在梵蒂冈位居“财务总管”要职,其实际地位算得上罗马天主教廷的“三把手”,也是迄今为止梵蒂冈位阶最高的、因性侵儿童而被定罪的刑事罪犯。 

媒体称,少数神职人员对儿童的伤害行为,数十年来一直是梵蒂冈教廷难以抹去的污点。而教廷对这类丑闻的秘而不宣以及自成一派的处置体系,长期引发世俗社会的强烈不满。不过,自方济各出任教宗以来,大刀阔斧地推出了系列改革举措,比如在教廷成立反性侵委员会、并对神职人员的涉性丑闻进行公开道歉,等等。 

来源:环球时报

原标题:有罪!澳大利亚红衣大主教性侵案收尾

最新更新时间:08/23 15:2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