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陶虹:这一波观众都不认识我,我觉得真的太好了

“因为真正的好演员还是应该要有一些神秘感。”

图片来源:《小欢喜》官方海报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因为成功出演一个控制欲极强的母亲,陶虹又回到了公众的视线之中。《小欢喜》中,她是金牌物理老师,但在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之后,她将所有的情感都投注到女儿身上。她把女儿的房间做成隔音室,从窗户随时监控女儿,她不能接受女儿考第二,甚至无法忍受女儿跟其他人走得过于亲密。

这个戏剧冲突很强的人物被陶虹演绎的扎实而深刻。两年前在《演员的诞生》里,陶虹和彭昱畅搭档的《末代皇后》也曾让观众见识过她的演技,那时就有人为她不出来演戏感到惋惜。章子怡更是对她说,“陶虹师姐,我觉得你们家不该只有一个导演”。

在外界看来,陶虹从来不欠缺实力,却没有太大的野心。2000年,陶虹与徐峥因《春光灿烂猪八戒》而结缘,三年后,两人结婚,又过了五年,女儿出生。那之后,陶虹大概有十年没怎么拍戏,在和曹可凡的一次对谈里,她更是直言,自己的理想就是做家庭妇女。她从不认为自己是在为家庭“牺牲”,只不过当生活成为重心,拍戏自然就成为穿插其中的事情。

陶虹的弯弯笑眼和言谈中不时的哈哈大笑共同造就了她爽朗的气质。她本人和总是蹙眉纠结的宋倩有极大的差别。在界面文娱的采访中,她笑着承认,这一波观众都不认识自己,她觉得这是一件挺好的事儿,“因为真正的好演员还是应该要有一些神秘感”。 她两次讲到,无论是做演员还是做导演,她都没有那种要证明自己的欲望,因为自己的认可比别人的认可更重要。她用“随性”来描述自己,相信“人在此时此刻的感觉比计划来得更准确”。

陶虹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

在争名逐利的演艺圈,陶虹因此显得特别。但陶虹的不争不是实力不济的无奈退让。还在中戏读书时,陶虹和同学段奕宏排演的话剧片段拿到了建校以来唯一一个满分,她的处女作是姜文导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助她拿下“华表奖”“金鸡奖” 和大马士革国际电影节影后的《黑眼睛》是她拍的第二部电影。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演于北蓓时,她完全不知道怎么演戏,但愣是让所有人都以为她生活中就是那个样子。这些让同行艳羡的成绩离不开她的天分和努力,当然也需要一点从天而降的运气。

严格来说,陶虹从未放弃过表演这门事业,从影视剧淡出后,她仍旧活跃在话剧舞台上,在那个舞台上你会看到更多面的陶虹。比如,她演了十年《四世同堂》里的胖菊子,她从丰子恺的人物画里找到了演这个角色的灵感。那是一个彻底的反面人物,她需要穿着艳丽的旗袍,扭着水桶腰,在舞台上撒泼。她也尝试做过亲子音乐剧《虎妈猫爸》和动画电影《风语咒》的出品人,用这些作品探索育儿的困惑。

在塑造了形形色色的人物之后,应该没人会怀疑陶虹在做演员这件事上的天分。而在陶虹看来,天分这东西人人都有,难的是要找到自己的天分,“真正有一个放松的而不是僵化的人生”。

认识自我对于陶虹而言是个持续一生的课题,需要不断挑战自己,改变自己。“你是有能力去改变它的,有的时候这是别人都帮不了你的。”二十多岁时,陶虹接受过一个采访,后来有一天她又看到那个采访,她看见当时的自己说,“最终,人都会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

界面文娱对话陶虹

观众如果对我有人设了,我还咋演戏?

界面文娱:听说你一开始也没有特别想演宋倩这个角色,最后是什么说服你参与《小欢喜》的拍摄?

陶虹:你想想看,《小欢喜》是9月份开机,要拍到年前,对于我们来说,到了年底有一堆事儿,孩子也要放寒假了,特别是像双语学校比公立学校放的早,还会放圣诞假什么的,我老说,妈妈这个时候基本上都是被孩子累死的,要带着孩子去参加各种亲子活动,所以那个时候我就没有想过要接剧。这个戏其实从年初就开始找我,等到再联系我的时候,我很惊讶,他们还没拍吗?我第一反应不认为他们在等我,结果他们说一直在等你,这样我就有点感动。

当然,其实对我来说也需要考虑怎么样真把这个角色演得立体、丰满、真实,所以没有看到完整剧本对我来讲是一个顾虑,但是最终在黄磊老师和汪俊导演的魅力下,我决定信任他们一回,还是参与了,但我仍旧不是很赞赏这种行为。(笑)

界面文娱:没有完整的剧本对你是一种压力吗?

陶虹:只能说我没有黄磊老师聪明、反应快,他可以做到,对我来讲,我就会觉得我得踏踏实实的,我承认我自己在这方面反应没有那么快的。

界面文娱:拍的时候剧本还没写完,那在宋倩的故事、人物关系、细节上有哪些是自己的设计?

陶虹:大部分影视剧都会有二次创作,要是只是照着原剧本一念词儿,那很容易。成熟的演员对一个角色有了一个理解以后,从这个人物的生发到最后能够完成这个角色,必须把这圈画圆了,所以总归是会有一些可能跟原剧本里有出入的地方。 

具体到这部戏里面,二度创作确实有很多,因为这剧本刚开始就没有写完,所以很多东西是在过程中改编的,比如说在一开始建立人物关系的时候,童文洁和宋倩就不是闺蜜,但是因为我们俩在一块见面就属于叽叽喳喳说话很愉快的那种,汪俊导演和黄磊老师说,你俩要不就直接变成闺蜜得了,所以就在后面剧本里直接把她们俩写成闺蜜了,也正是因为有了闺蜜的这层关系,到最后有几场戏表达他们俩人物关系的还挺精彩的。

界面文娱:塑料姐妹花。 

陶虹:真的,现在好多人给我跟童文洁组CP,觉得好玩,叫我们“送财童子”。

宋倩与童文洁谈心

界面文娱:你当时看完剧本的时候,是怎么理解这个角色的?

陶虹: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角色有趣,因为我是一个职业演员,我不太会说我本人在观众心目中是那样完美的形象,不应该演坏人,我没有这种包袱,而且事实证明这一波观众都不认识我,我觉得真的太好了,因为我没穿帮。不是说过去你不知道我,而是因为我很多年不演戏了,他们不太熟悉这个演员,我觉得这也是个挺好的事儿,因为真正的好演员还是应该有一些神秘感的,如果你总是在别人面前,人们会潜意识地给你设定一个他心目中的样子,你在演的时候就要多翻一座山了。 

界面文娱:你原来有过那种被角色束缚的经历吗?

陶虹:如果我觉得这角色特束缚,我就不接,真的。

界面文娱:你在日常生活中应该也不是宋倩那样的妈妈,那你是怎么样去分析和进入这个角色的?

陶虹:宋倩这么优秀的妈妈,我真做不来。一个像春风中学这样的金牌物理老师,这不是一般人想匹敌就能匹敌得了的。我生活中什么样子就不告诉大家了。

界面文娱:你是怎么进入这个角色的?

陶虹:我特怕别人问我这个问题,你现在就问我当初是怎么想的,我其实有点忘了。 反正我就这么演了,我把她都全想清楚了以后,我就用表演这种我相对来讲比较拿手的方式呈现给大家。我是那种真的是记性不够好的人。

界面文娱:我看沙溢老师说跟你的对手戏没想到一上来就演成喜剧了,你们之间的那个氛围是怎么去定调的?

陶虹:不说这事的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后来他们一说我自己反思了一下,我在想是不是很多人都认为我本人是一个特苦大仇深的,严肃、悲情的一个人,其实现实生活中陶虹跟任何角色都无关。沙溢老师带着他对我的人物设定来看我的时候,就会觉得反差比较大,所以你想观众如果对我有人设了,我还咋演戏?

界面文娱:你怎么去理解宋倩和乔卫东之间的感情?如果现实中你是宋倩,会选择和乔卫东复婚吗?

陶虹:我跟你讲,感情这件事都是旁观者清,当事者迷。宋倩和乔卫东要是能搞清楚自己怎么回事,他俩也不会把日子过得这么乱七八糟。人在其中的时候,就很难站到客观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情,而且大部分人都是这个样子,稀里糊涂的。因为带有各种各样的情感因素,在你表达一句话的背后,有一堆其他的意思,对方要是get不到你这句话背后的那些情感需求,就变成了不理解,大部分情感矛盾都是这么产生的。

宋倩打英子

界面文娱:李庚希演你女儿,她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演员,你跟她对戏的感受是怎样的?

陶虹:小演员如果足够松弛、足够有表现能力,老演员经常演不过他们,像我们这样的老演员碰到有天分的小演员其实是很危险的。我尤其觉得李庚希演的非常精彩,我刚开始看到她的时候,发现她是一个年轻的老演员,所以我还有点担心,通常这种小孩容易拿成功的那一套来快速应付一些东西。但是我发现李庚希有一点特别好,她永远张开触角在接对手的戏,所以当我跟她说,到时候如果我们垫上去的话会怎么样?如果垫不上去的话,我们需要怎么样?她刚开始的时候还听,到最后她就说,您演吧,没事儿,我都能接。这个东西是最棒的,我愿意敞开了来感受,因为没有什么东西是你设计能设计出来的,感受永远是最直接的。她把这话一说,我当时就放松了,我就对她特别有信心。 

界面文娱:观众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宋倩打英子的戏,当时是怎么演的?

陶虹:生活都是即兴的,但是表演的话你得在一场戏中完成既定任务,比如这场戏的结果就是要闹到极致,最后我失控地打了英子一嘴巴,她失控地说了一些从来没有说过的过分的话。这个在争吵中经常会发生,人在生气、愤怒的时候,智商都是零,啥乱七八糟混话都能说得出来,什么解气说什么。因为这个妈妈在这一刻受伤受的太严重了,她看到自己的女儿跟别人去其乐融融了,自己像一个局外人,那种极端的绝望感导致她的行为过激,推倒了乐高,十几岁的孩子受到那个刺激以后,其实是极度恐慌的,再加上她妈妈一而再拿话逼她,孩子就口无遮拦了,这些因果关系最后造成了能伸手垫得起来的一个状态。我们老说“有台阶有肩膀”,你掂起来我才能打下这个巴掌。

界面文娱:这个场景拍了一遍就过了?

陶虹:幸亏拍了一遍过。我以前拍戏的时候有过经验,如果我怕伤害对方,轻轻打她一下,这条能拍十条,所以这巴掌必须打得坚决,得稳准狠,一条就能过,这是对她最好的保护。你要是犹豫,你条条都不过。而且其实我在打她之前,我对着她那小嫩脸比划半天了,我已经想了半天,打哪个位置的后果,反手打还是正手打的后果,因为正手打很容易被指甲划脸,所以我选择了反手,反手打是用手背,打的时候是磕出去的,而且手指头打头的时候会有咚的声音效果,也蛮刺激的。 

界面文娱:你会因为演宋倩这个角色而进入一种比较焦虑的状态吗? 

陶虹:不会,我是那种演的时候嘶声力竭的,过后我在旁边跟人讲笑话。

界面文娱:一直都是这样?

陶虹:一直都是这样的。

界面文娱:那挺好的。你自己拍摄过程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陶虹:我觉得找我演宋倩那个角色,有一个特别好的地方就是,她的戏一直在冲突中,没有那种特别平的地方,本身的功能性和阶梯感非常强,无论从人物性格、剧情还是人物关系都比较极致,所以这个角色是演员很喜欢的那种角色。

界面文娱:像黄磊和海清那条线可能属于相对来说比较平的?

陶虹:平吗?也不平,他们在戏里的事也不少。那天有一场戏,黄磊对海清说了一句特肺腑的话,说你怎么高兴也哭,难过也哭,你这眼光太浅了!这真的是女演员的福利,一动感情眼泪就能流下来。我就不是说哭就能哭,像我这样的女演员是很羡慕他们的。

我没有欲望证明我自己

界面文娱:在现实生活中,你觉得你和三个妈妈里的哪一个更像?

陶虹:我跟谁也不像。

宋倩、乔英子母女

界面文娱:那你在教育孩子过程中,会觉得有趣的灵魂和高分数哪个更重要一点?

陶虹:这个并不矛盾,我觉得都是个人选择。我二十多岁时做过一个采访,有一天也不知道谁发给我了,我看见当时自己就说,最终,人都会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很多人会说,我没想成为我今天这个样子,其实在你的内心里这个东西没有被你挥走,它一直在你的生命中跟你如影随形,你才能活成这个样。 你是有能力去改变它的,但是你就是没有改变它,所以你才活成现在这个样子。有的时候这个是别人都帮不了你的。

界面文娱:你现在想要活成一个什么样子的状态?

陶虹:我其实没有像别人以为的那么有秩序感,对生命那么有条有理,我反倒是一个非常随性的人。我觉得有些时候,人的当下比过去和未来都重要,人在此时此刻的感觉是比你计划来的都更准确。

界面文娱:你对现在的状态是……

陶虹:讲一个简单的道理,比如说我今天计划去哪儿买个东西,去哪办个事儿,我想好了时间,结果一出门堵车,我看一下,原来是前方发生了交通事故,我就转身回家了,我觉得那件事不是非要完成它。我还有一次坐飞机,下大雪,大家都因为飞机晚点了就急着改签什么的,我当时第一反应是带着孩子跑旁边酒店住,这是我的直觉,没有必要弄到后半夜换一张票,这些事情消耗你的能量,不如你来制衡它,该睡觉睡觉,第二天一切都好。

界面文娱:也是因为你当时不着急吧。

陶虹:不是你急就能够改变一些事情,我们很多人从小都被灌输了一种你不能犯错的理念。因为我们小的时候这个错没有犯,长大就会犯那种犯不起的错了。小的时候如果我们有机会在小错上尝试,什么叫失败?什么叫改变错误?我们就有能力接受“我犯错了”这件事,最重要的是我们知道如何改正错误,长大以后你犯错的机会就会小,而且也不会犯多严重的错。但好多家长都没明白,小的时候会过度保护,长大以后你没有能力保护,或者孩子也不再允许你保护的时候,你只能眼睁睁看着孩子犯错。

界面文娱:这是你摸索出来的教育理念?

陶虹:这是我个人的一些感受。

界面文娱:这个剧里我还有一个印象很深的地方是,宋倩和乔英子大吵一架之后想要做一些改变,比如说她答应给英子买豆浆油条,但是她最后还是受不了脏摊的卫生情况。人的思维和习惯改变起来很难,你觉得《小欢喜》在提出一些问题之后,能给观众提供什么样的一种答案呢? 

陶虹:答案永远是你自己找的,我觉得呈现本身就是影视作品的意义和目的。之所以要演戏,其实就是一个呈现,就好像照镜子一样,你不照镜子的时候,你自己蒙头在这个人生中摸爬滚打,有一天忽然把这镜子摆在你面前说,我是这样子的,我从来都不知道我是这个样子的,那个时候你就会有很多反思。这就是一个机会,一个重新改变你行为模式和个人相处关系的机会。 

陶虹(右一)出演话剧《四世同堂》中的胖菊子

界面文娱:你觉得现在演戏和20来岁那时候演戏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陶虹:说一下我演话剧的情况,到今年为止《四世同堂》我演了十年了,胖菊子这角色我也演了十年了。刚开始我要去寻找这个角色到底该怎么演,因为我是一个瘦子,我要演一个胖子,我不知道胖子是什么感受,我试图感受那种身体的重量感给这个人行为举止带来的影响。因为舞台更需要形体展现,我后来终于找到了一种方式,就是我看到丰子恺漫画里很多人物都具备丰满女性的性感和美感,我觉得很有趣,那个时代的人画的漫画其实跟《四世同堂》里面的时代是贴合的,我就把一个漫画式的人物演在舞台上,它就成立了。

但是当你演了N多场以后,你对台词已经非常熟悉,倒背如流,我从来都不排练,我都知道那词什么不会错,但是那个时候这个角色就可能会进入了一个僵化阶段,你要怎么样能够让这个角色还是生动的、灵动的,我就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尝试。这个戏里面我有一个B角,我不演的时候她就在一边看,有一天她跑来对我说,姐姐我看了你十几场,觉得没有一场是一样的,因为我是在不停尝试,我是在不停地感受这个角色,今天可能是这样,明天可能是那样,但是这个人物会有自己的一个限制,在这个范围内,她拥有自由,但也不能够完全卡死了限制人物,真正的运动性也是不可以的。再比如说,我这戏有半年没演了,那词应该是有点生的,那个时候我会看一眼剧本,但是我不会把它背一遍,因为我要保持我在舞台上的高度敏感,每一个举止,动一下手指头,抬一下胳膊,回头瞟一眼,我都要有敏感度,都要衡量,对还是不对?这时候的感受是什么?其实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工作,但是你看到的就是浑然一体的,你是看不到我们做这些工作的痕迹的,这就对了。

界面文娱:你现在还有想要去挑战的角色或者说类型吗?

陶虹:很难说,也可能就摆在我面前了,我有欲望去演了,但是我没有什么真正特别想要让别人看到我是一个好演员的欲望,我要证明一下我是一个什么人,我可能没有这个心,我觉得我也从来没有特别想证明什么,因为当我自信我是一个好演员的时候,我自己的认可比别人的认可更重要。

界面文娱:你是从什么时候有这个自信的?

陶虹:你从只在同学之间表演,到可以给全校表演,到可以给全国人表演的时候,这是一个自己慢慢地揣测自己不足的过程,当我发现原来我不停地训练自己,不停地学习,不停地去吸收这些东西,我攒了那么多经验,在后来的使用过程中,它确实是在发挥效用的时候,你就会对自己的这份工作有信心。

界面文娱:你觉得你能取得这些成绩有多少是取决于天分,有多少是来自于后天的努力?

陶虹:其实每个人都是有天分的,只不过这个天分不一定在同一个地方,所以真是要找到自己的天分,真正有一个放松的而不是僵化的人生,这对一个人来说更有意义。不要总是去纠结于我在这件事儿是不是比这个人高,人跟人比永远是气死人的,要找到自己真正对的那一面就好了。 

界面文娱:这还就挺需要机缘的。

陶虹:其实不需要机缘,它需要你对自我的认知,你愿不愿意挑战自己,愿不愿意对自己做功课,这件事就永远是一个做不完的功课。

界面文娱:当年如果不是姜文导演找你去演《阳光灿烂的日子》,你在主观上会有想当演员的想法吗?

陶虹:没有,因为我的世界里没有这件事,它得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职业。那天我们去外地录制央视《再走长征路》文艺慰问演出时,我碰到他们中央台的很多主持人,他们说你的声音特别像我们中央台的一个主持人的声音,在说这事的时候我还说,我在高考完了直到体检的时候我才知道世上有一个学校叫广院,现在的中传,我说那个时候要是知道有这个学院,我一定也会去考一考。这个事情在我的世界里都没有出现过,我怎么可能会去尝试对吧?

陶虹担任《风语咒》出品人

界面文娱:你在微博上的简介现在写的是“不止是演员”。

陶虹:你不是第一个问我的人,这是公司同事对我的一个评价,我觉得是一个客观评价,也挺好。

界面文娱:这两年除了拍戏,你还去做《风语咒》的出品人,还有做导演的打算,开拓这些事业比起做演员更让你觉得兴奋吗? 

陶虹:这个世界那么大,可做的事其实很多,有的时候就是我们自己把自己给局限了,趁着我还有精力、有记性、有活力,我能够有机会去探索更多更广阔的世界,真的是福气。

界面文娱:最近中年女演员的话题很火,我看你之前在采访中也说过,主要的问题是因为没有专门的文学作品去表现他们,但是最近两年现实主义题材剧集在市场上也成为一个风向标,你觉得这会是一个新的机遇吗?

陶虹:其实你仔细想一想,演员这职业本身就是被挑选的职业,没法回避这件事,你在每个戏里面都是被挑选、比较才成为最后的选择。比如说这个戏的制片就会说,我们一开始选的是你,这也是她选的我,所以这件事本身它就是一个职业限制。

再者我之前说的关于关注度的问题,这个世界更关注于什么?这个世界如果不关注这些人群,我都不关注他们,我能了解这些内容?我都不了解,我怎么会想到我对这群人有兴趣?没有感慨,没有特别想表达什么东西,就不会有文学作品了,后面就是一系列的没有。你说陶虹如果不出来正好演《小欢喜》里面这么一个有争议的角色,谁会有人跑来说,陶虹你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我来挖掘一下你,就没有这个想法,因为我没有让人看到。

界面文娱:姚晨她现在就是自己做监制,给自己设计角色,你如果做导演的话,会给自己或者说给其他这个年龄段的女演员设计一些适合他们的角色吗?

陶虹:我觉得姚晨其实是做了一件挺棒的事儿,她首先有能力,有能量,愿意开拓自己的人生,看似好像是被逼着做这件事,但是实际上这个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了的,所以我觉得她是值得被称赞的,具体我能做什么事儿,到时也得看具体的情况,我不能够去拿如果说事。

界面文娱:你现在想拍的是什么样子的戏?

陶虹:我没想拍戏。其实是因为原来公司有很多的剧本需要去丰满,所以我就参与了一些工作,当然这些工作如果机缘合适,我可能会把它实现,但是如果没有的话,我也不是说非要完成它。对我来讲,我没有一个欲望要证明我自己什么,我除非是真的觉得特别急于想表达一种什么东西,那个时候我觉得可能就是恰当的时机,还有一个你知道吗?做导演是一个很累的工作。

界面文娱:对,你可能已经体会到了。拍《小欢喜》的时候你本来是想陪孩子,但现在因为拍戏没有陪孩子,你会觉得有点遗憾吗?

陶虹:有一次我参加活动,有一个化妆师,她那天来的时候,忽然发现她有一整盒化妆品忘带了,她当时完全就崩溃了,觉得在专业性这件事情上好像失败了,因为她不能给我化妆,我就不能去走红毯参加颁奖礼,她就觉得特别内疚。当时我就对她说了一句话,我说你别想多了,人身上错过的事情多了。其实当你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你就不会那么受不了一点点的失败,一点点的挫折。你想,人生一点不出错,一点不错过是没有什么可能的。

界面文娱:现在你更多把重心放在家庭生活上,想知道你不拍戏的时候典型的一天是怎么样度过的?

陶虹:你不要被骗了,我哪能每天都在家里呆着,我其实干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儿,我不干影视不代表我就在家里呆着。(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