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有一名日本军官,二战结束后仍在菲律宾孤岛负隅顽抗30年

少尉小野田宽郎因未接到长官投降指令,在菲律宾的一座孤岛上坚持作战30年。这是人性忠诚的赞歌还是历史吊诡的讽刺?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

图中为小野田宽郎。来源:网络

如果说日本军人素有忠贞不二的武士精神,那么小野田宽郎(Hiroo Onoda)无疑是一个典范。小野是日本皇军的一名少尉。自1944年底他被派遣到菲律宾卢邦岛(Lubang Island)以来,他因一直未接到长官的投降指令,坚持在深山里负隅顽抗。在他的前长官于1974年飞往卢邦岛亲自向他传达任务解除令时,他已经在那里抵抗了30年了。

小野1922年3月19日出生在和歌山县海南市。他的家庭有悠久的武士传统,父亲是日本皇军的一名军士,于1944年在中国的一次军事行动中被杀。小野17岁时曾前往中国在武汉的一家日本贸易公司工作,18岁时应征入伍。

小野在日本陆军中野学校接受训练,成为一名情报官。1944年12月26日,他被派遣至菲律宾的一座名为卢邦的孤岛上,他的任务是尽自己所能阻止敌方的攻击,包括摧毁飞机跑道和海港码头。与此同时,他还接受命令不准投降或自裁。

当小野登陆卢邦岛时,已经有一小支日军队伍驻扎在那里了。登陆不久之后,队伍中的人员相继死亡或投降,只剩下小野和另外3名士兵。小野被提拔为少尉,指挥另外3人占领山区。

当战争于1945年8月结束时,小野和他的同伴没有接收到指令。他们第一次看到宣布日本投降的传单是在1945年10月,传单上写着:“战争于8月15日结束了。立即下山!”但他们误读了传单的本意,认为这是盟军的宣传策略。1945年底,他们又拾获空投下来的传单,上面印着第14方面军指挥官山下奉文的投降令。经仔细研读后,他们依旧认为这是一则假消息。其后他们还收到过来自家人的信件和录音,但他们始终不相信战争已经结束,仍然坚持对抗。

这支小队伍通过在岛上拾荒、偷取当地居民的食物维生。期间,武装搜索队与小野们发生过数起正面冲突。小野队伍中的一名成员于1949年投降,另外两名分别在1954年和1972年在冲突中被杀。

1974年2月20日,一名日本大学生背包客铃木纪夫(Norio Suzuki)在卢邦岛的深山里与小野不期而遇。他费尽力气让小野相信战争的确已经结束了。半信半疑中,小野答应,如果他旧日的指挥官向他下达命令,他会向菲律宾当局投降。

铃木携带着与小野的合影回到日本并告知日本官方。日本政府找到了小野的指挥官少校谷口义美(Yoshimi Taniguchi),当时他已经是一名书商了。1974年3月9日,谷口飞往卢邦岛实践了他30年前的承诺:“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回来找你的。”他亲自向小野传达了以下命令:

“根据皇军命令,第14方面军停止所有战斗行动。根据军方总部第A-2003号命令,解除总部特别中队人员军事任务。特别中队指挥下的所有人员与部门须立即停止军事行动,接受所在位置最近的高级指挥官的调度。如果无法找到指挥官,请立即与美军或菲军联系并接受他们的指挥。”

3月10日,小野向菲律宾当局投降。他同时交出了一支保存完好的99式有坂步枪、500发弹药、数只手榴弹以及一把军刀——那是小野的母亲在1944年时赠予他的,让他在被俘获时用来自裁。

小野回国后被日本国民视为英雄。许多人劝他接受公职。但他无法融入现代日本社会,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移居巴西。之后他又回到日本,献身青少年公益事业。在1996年,他曾回过卢邦岛,为岛上的一个学校建设项目捐赠了1万美元。2014年1月16日,小野因肺炎并发的心脏问题在东京圣路加国际医院病逝,享年94岁。

小野田宽郎在2010年时拍摄的照片。图片来源:网络

小野生前出版了自传《永不投降:我30年来的战斗》(No Surrender: My Thirty-Year War)。这本书在亚马逊上得到了4.3分的好评(满分5分)。其中一名网友评论道:“对人道主义者来说,这本书传达了积极的讯息,这是一个关于人类如何因为信仰和职责而克服种种艰辛的无以伦比的故事。但从一个不那么积极的、心理健康的角度来看,这本书告诉我们人类是如何因为拒绝相信某事而从主观上摒弃所有和自己的思想相悖的消息。”

所以,这个故事究竟是人性忠诚的赞歌还是历史吊诡的讽刺?恐怕只有小野自己才能回答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军情瞭望,军史回顾,军备盘点。不无限吹嘘我军,不盲目崇拜外军。长按二维码,关注【硝烟】微信公众号:xymilitary ,和我们一起做裤衩不红不白的铁杆军事迷。(如果长按不行,就请军迷扫下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3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