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
日本人为何对政治疏离又怀疑?| 日本3·11大地震十周年

“日本的政治本身就像一场自然灾害,而日本人就是无助的受害者,它就是超出普通人影响力的普遍不幸,人只能无助地接受和容忍。”

经济学家汪毅霖:告别贫困,当代的经济现实与凯恩斯的失算

中国已经成功地摆脱了绝对贫困的经济境况,化解相对贫困的问题将是未来我们面临的考验。

苏联的外宾商店如何深刻影响了历史与普通人的生活?

《外宾商店》是个案,它所揭示的只是苏联“工业化”进程中的一个方面,所讲述的正是黄金作为“工业化”资金以及与之密切相连的苏联“民心、民情、民况”的那个部分。

村上春树谈《弃猫》:“一本不想写却不得不写的书”

我们每个人都被历史包裹着前进,很多时候身不由己,却也在这样的身不由己中,产生出自己的历史与故事,他们和集体叙事相比,并非微不足道。

以“蝴蝶”打击纳粹:私人的反抗与爱情的勇气

二战期间,一对同性伴侣通过分发纸片,试图刺激和羞辱德国兵,打击其士气,迫使其退出战争。

知识精英如何进入大众:战后日本知识分子的“同时代集体性心情”

知识人应以怎样的姿态面对民众、国家以及“同时代集体性心情”,应与之保持怎样的距离,这个问题不只投向了思想史叙事的“对象”,也抛给了作为历史见证者、书写者的我们。

历史学家如何反抗:从由井正臣《岩波日本史》说起

由井先生的著作《帝国时期(岩波日本史第八卷)》把那些隐藏在哑然无声编年史中的人物、事件重新唤醒,促使已经远离那个时代人们去重新审视和思考的真历史。

曾让第三帝国兴起的那些因素最终使其覆灭:《第三帝国的兴亡》可以告诉我们什么?

“希特勒把所有反对他的声音都一步步消灭了,到最后那些疯狂的、暴力的、粗鲁的行为越来越缺乏制约。在举国上下没有任何约束力量的情况下,第三帝国的灭亡是一个必然结果。”张明扬说。

安倍表示,“战争的惨祸决不能重演”。但他并未提及对亚洲国家的加害责任。

俾斯麦雕像的去与留:“历史有好有坏像人一样,并非所有争议之物都必须消失”

从普鲁士军国主义英雄到东德社会主义伟人,碉堡博物馆的雕塑“坟场”里展放着不再受欢迎的雕像,让访客通过它们一窥德国近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