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
大佛次郎战败日记中的“神风”与荷风

狂潮退却、硝烟落定后,人们惊觉,在战时喧嚣的国策文学、战争文学背后,艰难抵住黑暗之门的正是永井荷风、志贺直哉等几位不愿投机趋时、不愿被驯服、冷眼旁观时局的倔强个体。

站在国家的对面来爱国:孙歌、王人博谈日本思想家鹤见俊辅

包括鹤见俊辅在内的“思想的科学研究会”的成员们,不仅致力于学术,也积极组织和参与了很多政治运动。

日本战败投降76年后,为何靖国神社问题依然存在?

现实中正在承担主要责任的,并非日本的右翼,而恰恰是对中国充满着友好感情的日本人,因此我们也必须警惕那些“把日本一勺烩并且充满敌意的想象”。

“疯子的艺术”是如何启发超现实主义并遭到纳粹扭曲的?

弗朗茨·卡尔·布勒的经历揭示出了精神疾病对艺术的贡献,以及这种联系如何被利用来策动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文化战争。

第二次世界大战如何助长了美国社会的鲨鱼狂热?

鲨鱼是一种无意识的、幽灵般的恐怖,可以在任何时候袭击,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带来的一个令人不安的人为影响,使美国人进入了《大白鲨》和“鲨鱼周”的时代。

【专访】《她来自马里乌波尔》作者娜塔莎·沃丁:每一部家族史都是国家政治的样本

娜塔莎在《她来自马里乌波尔》里写道,尝试理清家族的关系网让她第一次明白“我并非身处人类历史之外,而是在历史之中”。

日本人为何对政治疏离又怀疑?| 日本3·11大地震十周年

“日本的政治本身就像一场自然灾害,而日本人就是无助的受害者,它就是超出普通人影响力的普遍不幸,人只能无助地接受和容忍。”

经济学家汪毅霖:告别贫困,当代的经济现实与凯恩斯的失算

中国已经成功地摆脱了绝对贫困的经济境况,化解相对贫困的问题将是未来我们面临的考验。

苏联的外宾商店如何深刻影响了历史与普通人的生活?

《外宾商店》是个案,它所揭示的只是苏联“工业化”进程中的一个方面,所讲述的正是黄金作为“工业化”资金以及与之密切相连的苏联“民心、民情、民况”的那个部分。

村上春树谈《弃猫》:“一本不想写却不得不写的书”

我们每个人都被历史包裹着前进,很多时候身不由己,却也在这样的身不由己中,产生出自己的历史与故事,他们和集体叙事相比,并非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