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
“桌面屠夫”:纳粹大屠杀中的远方侩子手

在《我,你,我们,他们》一书中,作者丹·格里顿探究了关于“桌面屠夫”的纳粹历史。

德黑兰的孩子:流散历史的B面应该如何公平讲述?

米哈尔·德克尔追溯了二战中1000位小逃亡者的故事,犹太孩子们从波兰一路跋涉来到伊朗,翻开了大屠杀历史中不寻常的一章,直到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从冲绳到金门:被选定的动荡之地

大江健三郎为什么要在冲绳寻找“日本人是什么,能不能把自己变成不是那样的日本人的日本人”的答案?50年后,孙歌怎样将冲绳、金门与韩国联系了起来?

犹太人的反击:43小组暴力反法西斯对今天有何意义?

二战后的几年间,英国的法西斯分子仍在持续针对犹太人。丹尼尔·索纳本德在新书《抗击法西斯》中讲述了43小组反击的故事。

从二战到3·11大地震:日本人为何对政治疏离又怀疑?

“日本的政治本身就像一场自然灾害,而日本人就是无助的受害者,它就是超出普通人影响力的普遍不幸,人只能无助地接受和容忍。”

回看美苏同盟时刻:对话哈佛历史学家沙希利·浦洛基

哈佛大学历史学家沙希利·浦洛基为我们讲述了1944年美苏联合行动的故事,以及他对“愤怒一代”的看法。

【书间旅行之四】为什么日本人认为自己是太平洋战争的受害者?

东京大学历史学教授加藤阳子试图在一个彼此关联交互的动态世界里审视日本的过去,而不是孤立地看待日本的“内部决策”。

迟来的“孤儿的祈祷”:《我还是想你,妈妈》讲述战争中儿童的故事

和阿列克谢耶维奇以前的作品一样,《我还是想你,妈妈》不只提供了很久以前的战争亲历者的声音,同时引领我们去关注那些年轻脆弱的人。

“至暗时刻”的丘吉尔和欧洲:电影之外更接近真实的历史

“电影更多放大了他作为关键领袖,在关键时刻的犹豫和动摇,但真实的丘吉尔可能不是这样的。我认为他可能是一个更坚定的人,而且我不觉得他做政治牺牲会有道德负担。”

【普里莫·莱维诞辰百年】我的心在剧痛中燃烧,直到我说出集中营的故事

终其一生,莱维拒绝洗去“174517”的文身,这串数字后来也铭刻在他的墓碑上,与大理石一起永不磨灭,长久述说着最彻底的罪恶和最顽强的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