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
作家哈拉尔德:为什么当今许多德国人更看重和平而不是自由

德国作家哈拉尔德·贾纳对二战结束后德国的第一个十年进行了重新挖掘,着眼于大环境背景下更多普通人的生活。

声称揭露了《安妮日记》作者遇难真相的新书被荷兰出版社召回

《被背叛的安妮·弗兰克》一书的荷兰出版商在一份严厉批评该书研究发现的报告公布后,决定将其下架。

珍珠港事件后,在美国的日裔作家是如何生活和创作下去的?

森敏雄是第一位在美国发表虚构作品的日裔作家,但他的处女作《横滨,加州》的发表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一犹太公证人或为出卖《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的罪魁祸首

阿诺德·范登堡以透露他人藏身处为交换条件,保全了家人的性命。

精神危机与纳粹“代餐”:德国人是如何应对二战失败的?

在新书《闹鬼之地》中,莫妮卡·布莱克讲述了信仰治疗是如何在二战失败后的德国蓬勃发展的。

“面容”的抵抗:后奥斯维辛的哲学遗产

列维纳斯关于面容的抵抗最终诉诸的是人们责任心的醒悟。奥斯维辛之后,当纳粹主义的宏大话语同焚尸炉的灰烬一道化为虚无,人们越来越发现,所谓集中营的黑暗地狱,细察之下不过是由一个个普通人的恶之平庸。

大佛次郎战败日记中的“神风”与荷风

狂潮退却、硝烟落定后,人们惊觉,在战时喧嚣的国策文学、战争文学背后,艰难抵住黑暗之门的正是永井荷风、志贺直哉等几位不愿投机趋时、不愿被驯服、冷眼旁观时局的倔强个体。

站在国家的对面来爱国:孙歌、王人博谈日本思想家鹤见俊辅

包括鹤见俊辅在内的“思想的科学研究会”的成员们,不仅致力于学术,也积极组织和参与了很多政治运动。

日本战败投降76年后,为何靖国神社问题依然存在?

现实中正在承担主要责任的,并非日本的右翼,而恰恰是对中国充满着友好感情的日本人,因此我们也必须警惕那些“把日本一勺烩并且充满敌意的想象”。

“疯子的艺术”是如何启发超现实主义并遭到纳粹扭曲的?

弗朗茨·卡尔·布勒的经历揭示出了精神疾病对艺术的贡献,以及这种联系如何被利用来策动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文化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