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
曾让第三帝国兴起的那些因素最终使其覆灭:《第三帝国的兴亡》可以告诉我们什么?

“希特勒把所有反对他的声音都一步步消灭了,到最后那些疯狂的、暴力的、粗鲁的行为越来越缺乏制约。在举国上下没有任何约束力量的情况下,第三帝国的灭亡是一个必然结果。”张明扬说。

安倍表示,“战争的惨祸决不能重演”。但他并未提及对亚洲国家的加害责任。

俾斯麦雕像的去与留:“历史有好有坏像人一样,并非所有争议之物都必须消失”

从普鲁士军国主义英雄到东德社会主义伟人,碉堡博物馆的雕塑“坟场”里展放着不再受欢迎的雕像,让访客通过它们一窥德国近代史。

“政治不正确”的伊恩·布鲁玛:当历史悲情成为“受难奥运”

布鲁玛认为,当死亡与媚俗成为新的伪宗教,民族主义正借用集中营前的凭吊还魂。

【箭厂】看完片,我比李佳琦还了解口红

我们日常涂抹它,但我们未必了解它。口红,曾经男女都为之疯狂的单品。为何如今成为女性名片?捣毁口红就是女性主义象征吗?身体政治系列第1集不给你正确答案,只提醒你对日常也保持敏锐与好奇。

帝国之殇:希特勒的奋斗与德意志的衰亡

“军国主义”的悖论在于,它既需要通过战争来让自己强大,又同时无法抽身而出摆脱战争,所以到了后期希特勒哪怕再想让整个国家从战乱中脱离,都已发现早已后退无路了。

“如果这场疫情大流行没有把欧洲团结在一起,它将证明我们并不值得纪念5月8日这一天。”

帝国行将覆灭时 | 战胜德国法西斯75周年

在四分之三个世纪前,德意志第三帝国和日本帝国是如何迎来末日的?

【专访】剑桥历史教授理查德·J.埃文斯:搞清楚纳粹如何以及为何上台,在今天与在过去一样重要

我们对纳粹德国的认知被二战与大屠杀投下了巨大的阴影,或许我们从不曾真正系统性地了解纳粹德国。

“桌面屠夫”:纳粹大屠杀中的远方侩子手

在《我,你,我们,他们》一书中,作者丹·格里顿探究了关于“桌面屠夫”的纳粹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