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肯尼迪、索罗斯、李彦宏、何享健……超级富豪们为何都爱这个传承利器?

家族办公室独有的运作模式以及资产配置优势已经让自身成为家族的传承利器。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牧森

去年年底,一场在迪拜朱美拉海滩四季酒店召开的研讨会引发关注。这个低调神秘的会议上,出席者包括来自全球的贵族、亿万富豪和他们的继承人,据主办方估算,这个超豪华嘉宾团所管理的资产超过2万亿美元。

“隐藏”在与会者身后的,是他们经营多年且极具规模的家族办公室,通过这一模式,其家族财富有效实现了保值、增值和传承。《2018年瑞银/普华永道亿万富豪报告》显示,当前亿万富豪们坐拥近9万亿美元财富,而据知名研究机构康普顿(Campden Wealth)的预估,全球家族办公室总资产规模接近4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证券市场6%的投资额。正因如此,当这些巨额财富的掌控者探讨家族办公室未来的投资主题、发展动力等话题,一个强烈的信号被释放出来——“家族办公室”这种新型资产管理模式,不仅已经成为超级富豪们的家族传承利器,还有可能成为改变国际金融领域格局的一股力量。

揭开家族办公室的神秘面纱

与创造财富不同,家族传承是一项更为复杂的综合工程,需要财富创造者们未雨绸缪、综合规划。国内外众多显赫家族的传承故事告诉我们,一旦面临全球经济和政治环境的“蝴蝶效应”,或遭遇健康、婚变、管理、家族内斗等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事件,缺乏准备的创富者和继承者们往往会遭受巨大损失,甚至遭遇企业破产与家族衰败。

如何让家族传承更具智慧,通过稳妥有效的筹划做到财富与精神的真正传承,实现基业长青?关于这个问题,在欧美国家已成为超级富豪们的传承利器的家族办公室无疑提供了完美的解决方案。

根据美国家族办公室协会(Family Office Association)的定义,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FO)通常由财务顾问、律师、注册会计师、投资经理、证券经纪、保险经纪、银行、信托等领域经验丰富的专业人才组成,是专注于为财富家族提供全方位财富管理和家族服务,以使其资产的长期发展符合家族的预期和期望,并使其资产能够顺利进行跨代传承和保值增值的机构。

也就是说,在提供资产管理、日常财务、企业管理和遗产规划服务的同时,家族办公室也兼具软性的家族教育、慈善等管家式服务。

家族办公室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六世纪的欧洲,但现代意义上的家族办公室则出现于19世纪中叶的美国。一些抓住产业革命机会的大亨将金融、法律和财务专家集合起来,共同研究如何管理和保护自己家族的财富和广泛的商业利益,也由此产生了单一家族办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SFO,只为一个家族服务)和联合家族办公室(Multi Family Office,MFO,为多个家族服务)两种最基本的FO类型。

1838年,摩根家族设立了摩根财团来管理家族资产和投资,其形式和功能已初具SFO雏形。1868年,拥有梅隆银行的托马斯·梅隆创立了世界上首个单一家族办公室,而更为知名的则是约翰.D.洛克菲勒1882年建立的洛克菲勒家族办公室,随着洛克菲勒家族资产在几代人手中不断被稀释,其家族办公室的形态已从SFO演变成MFO。

由于家族办公室在资产配置功能之外同时发挥着家族治理、慈善事业等全方位多角度功能,随着全球高净值、超高净值群体规模的不断扩大,家族办公室凭借其天然优势成为富豪与财富新贵们的传承首选。

两大优势,是FO护航家族传承的“底牌”

近百年来,家族办公室在全球蓬勃发展,那些赫赫有名的商界大佬和名门旺族几乎均无例外地设立了家族办公室:

传承六代的法国穆里耶家族,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背后的阿尔诺家族,在意大利象征着顶级财富与权势的阿涅利家族,德国宝马公司控股股东匡特家族,邓克曼家族,美国肯尼迪家族,古根海姆家族,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对冲基金之王”史蒂文·科恩,“华尔街空神”约翰·保尔森,美国“玻璃大王”皮特卡恩,微软公司联合创办人保罗·艾伦,Google前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戴尔创始人迈克尔·戴尔,三星创始人李健熙……

《经济学人》曾预估指出,目前约有5000-10000个家族办公室坐落于美国、欧洲以及亚洲主要的金融中心,其中欧美占比最高。

那么,家族办公室具体是怎样为家族传承护航呢?

首先是灵活的运作模式。除了刚才提到的单一家族办公室(SFO)以及联合家族办公室(MFO)两种“基本款”,家族办公室近年来还被额外细分出家族控股型(Family Owned)、家族管理型(Family Managed)、职业经理人控股(Professional Owned)和职业经理人管理(Professional Managed)等类型,家族在是否对家族办公室控股以及持股比例、管理权划分等关键环节上拥有充分自主权,加上个性化定制、极高的私密性等特点,从不同维度满足了不同家族的不同传承需求。

其次是资产配置方式。瑞银集团和坎普登财富(Campden Wealth)联合发布的《2018全球家族办公室报告》显示,投资策略上,超过46%的家族办公室以稳健型增长为主要目的;投资方式上,多数家族办公室都进行了全球化、跨资产类比的投资配置,其中私募在家族办公室的投资占比中更是高达20.3%,且连续4年保持着较高比重。

在财富管理行业如雷贯耳的戴尔家族办公室的故事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FO的上述两大特质:1998年,随着家族财富的迅速增长,戴尔创始人迈克尔·戴尔聘请经验丰富的职业经理人对家族资产进行集中管理和优化配置,戴尔公司也由此一家IT公司华丽变身多元化投资集团。通过下设二级市场股票、债券及特殊状况下的证券投资、不动产、私募股权以及联合投资五大投资团队,戴尔家族办公室所管理的资产规模已从最初的4亿美元冲至170亿美元,并有效减少了上市公司业绩波动对家族财富造成的影响。

如今,家族办公室正越来越多地为豪门传承提供有力支持。根据《2018全球家族办公室报告》数据,超过50%的家族办公室表示,他们所管理的资产和所服务家族的财富都在增长,其投资组合的平均回报率一路从2015年的0.3%、2016年的7.0%飙升至2017年的15.5%。其中,由于股市和私募股权的飙升,2017年家族办公室在亚洲市场的报酬率达到16.4%,实力演绎了何谓“正面刚”。

未来已来,家族办公室将成高净值人士传承“刚需”

那么,家族办公室在中国的发展情况如何呢?

贝恩公司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末,中国的高净值人群数量达到197万人;而根据瑞士信贷研究所的报告,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目前中国所拥有的高净值家庭数量仅次于美国,财富总值逼近10万亿美元,预计预计到2022年,高净值人群总量将增至270万人。

这也意味着,将有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士在财富激增的同时开始考虑传承问题,他们的企业经营、投资行为、慈善和公益捐助乃至二代、三代的健康成长和稳健接班,对经济、就业、社会的稳定都将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与此同时,不少高净值、超高净值家庭已经开始悄然尝试在欧美已成为富豪传承法宝的家族办公室模式。尽管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地区,富豪们不愿过多谈及家族治理、代际传承和财富管理等私密性话题,但从媒体报道中我们还是得窥一二。

2017年1月,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回归百度,她在总监会内部讲话中无意提到自己2012年牵头组建家族办公室投资工作,筹备时间长达4年。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家族的传承模式也颇类似家族办公室。何享健尊重独子何剑锋开拓金融领域的意愿,将偌大的美的集团交给职业经理人方洪波,企业去家族化的同时,通过何剑锋创办的盈峰控股完成对美的集团的绝对控股,实现家族财富管理和企业管理分离。

清华五道口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估算,目前中国运行比较规范的单一家族办公室是40至50家。除了上述单一、类单一家族办公室外,国内还有联合家族办公室和机构型家族办公室等类型。由于尚处于起步阶段,中国的家族办公室在理念推广、专业度和管理模式等方面仍有广阔的探索空间。随着高净值群体的日益壮大,中国家族企业治理、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的重要“时间窗口”即将来临,家族办公室将在其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财富管理行业深耕多年的宜信也在积极行动着。今年4月,宜信公司宣布家族办公室业务的全国性总部在三亚设立;两个月后,宜信财富在粤港澳大湾区内首个“家族办公室”开业,为大湾区高净值人群提供一站式全球服务。“‘传承’并不是怎样把财富留给孩子这样简单的问题,它首先是传财,其次是对二代的培养,特别重要的是如何能够在家族办公室的形态之下实现传承。随着交班时刻的密集到来,家族办公室或许将成为中国企业家们的传承‘刚需’。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给出这样的预判。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家族办公室在中国的落地和发展,这个利器将日益发挥出其天然属性与优势:既帮助中国的高净值人群财富传承的,同时兼顾接班人培养、企业永续经营,又能引导高净值人群积极参与公益慈善,有效实现财富与精神的双重传承。

来源:宜信财富

原标题:肯尼迪、索罗斯、李彦宏、何享健……超级富豪们为何都爱这个传承利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