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无论谁接任“不顺从的”博尔顿,外交政策上都要听特朗普拍板

“没有领导人会相信,因为我们中间有人离开,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将发生实质性变化。”

2019年9月10日,美国华盛顿,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财政部长努钦出席简报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解雇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之后,美国油价一度下跌2.2%至57.3美元一桶:投资者认为没有了博尔顿,美国与伊朗交战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

作为战争鹰派代表,博尔顿曾在2015年写下题为《要阻止伊朗的炸弹,轰炸伊朗》的评论文章。

特朗普的举动似乎印证了投资者的预测。知情人士透露,为了能在本月的联合国大会上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特朗普政府正在讨论放松对伊朗的制裁。

除了缓和与伊朗关系之外,分析人士预测,为了在2020年大选前取得外交政策突破,踢开博尔顿的特朗普还将继续推动与朝鲜的对话。

目前,包括美国务卿蓬佩奥在内的多名官员已成为接任博尔顿的热门人选。而无论谁上位,特朗普依然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最后拍板人。

2019年9月11日,伊朗德黑兰,伊朗总统鲁哈尼主持内阁会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与伊朗高峰对话

彭博社9月11日报道,三名知情人士透露,周一,在博尔顿尚未被解职之时,特朗普与蓬佩奥及财长姆努钦已经开始讨论放松对伊朗制裁的问题。

知情人士称,白宫已经开始就特朗普与鲁哈尼在9月23日联合国大会期间会面做准备。

为了让伊朗同意与美国对话,有官员提议放松对伊朗的制裁。姆努钦在周一的讨论中对此建议表示支持,但博尔顿进行了强烈反对。

据悉,当天下午,在伊朗、朝鲜、阿富汗等多项外交政策上与其有分歧的特朗普已经决定解雇博尔顿,最终在周二对外宣布博尔顿下课的消息。

博尔顿离职的消息公布后,蓬佩奥立刻宣布,特朗普可以在“不预设条件”的情况下与鲁哈尼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会面。

在11日被问到是否会放松对伊朗制裁时,特朗普回应:“我们先看看会发生什么。”他同时重申,美国不寻求让伊朗出现“政权更迭”。

至于博尔顿的离职是否会改变伊朗对美国的态度,鲁哈尼周三在不提及博尔顿名字的情况下称,“美国应该知道,要远离战争贩子”。他同强调,只要美国继续向伊朗施压,“伊朗的抵抗政策就不会改变”。

周二,在博尔顿离职消息公布当天,美国宣布对“一系列恐怖分子及其支持者”实施制裁,其中包括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

伊朗外长扎里夫随后在Twitter发文谴责美国继续对伊朗发动“经济恐怖主义”,“对战争的渴望和极限施压,应该随着头号战争贩子的下台而撤销”。

分析人士预测,鲁哈尼最终是否同意与美国对话,将取决于美国放松制裁的力度,以及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态度。

2019年6月30日,板门店,金正恩与特朗普会谈后,在文在寅的陪同下走出韩国一侧“自由之家”。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重启朝鲜核谈判

除了伊朗之外,对于迫切需要在2020年大选前交出外交政策成果单的特朗普而言,继续推行与朝鲜的对话将是另一重点。

周三谈到解雇博尔顿的理由时,特朗普提到了博尔顿冒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要求对方遵循“利比亚模式”交出所有核武器。

“看看卡扎菲的下场,而他用这个来和朝鲜达成协议?我不怪金正恩在之后说的话,他再也不想和博尔顿打交道。这不是强不强硬的问题,这是不聪明。”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亚洲事务主任维克多·车(Victor Cha)在接受《卫报》采访时指出,想要在朝鲜核问题上取得进展,特朗普可以选择接受朝鲜提出的拆除部分核实施,包括宁边核设施,以放松对朝鲜的部分制裁。

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已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朝方愿在9月下旬与美方举行朝美工作磋商。

从去年6月至今年6月,特朗普与金正恩先后在新加坡、河内和板门店举行三次会晤。由于双方在无核化措施上的分歧,河内的第二次“金特会”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据美国媒体报道,正是在河内会谈中,博尔顿要求朝鲜交出所有核武器以换取美国解除所有制裁。

包括维克多·车在内的多名分析人士认为,相比与伊朗谈判,美国重新就核问题与朝鲜展开对话是“一座更容易爬的山”,“至少在表面上”能为特朗普带来“更快的外交政策胜利”。

博尔顿与蓬佩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谁将接任博尔顿?

在谁将接替博尔顿的问题上,特朗普周三透露有“五个我认为非常合适的人选”,最终人选将于下周公布。他并未提及五人的名字。

CNN新闻援引白宫官员的消息称,官员们正在讨论让蓬佩奥兼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职。

如果成真,蓬佩奥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二个兼任国务卿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官员,上一位是基辛格。基辛格在1973年被任命为国务卿一职时,已经是尼克松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然而也有官员指出,如果蓬佩奥身兼两职,其权力将过于强大,这并非特朗普希望看到的情况。

除蓬佩奥之外,包括美国伊朗事务特别代表胡克(Brian Hook)、美国朝鲜问题特别代表比根(Steve Biegun)在内的九人都可能成为博尔顿的继任者。

胡克曾在小布什政府任职,在特朗普的第一任国务卿蒂勒森在位时,胡克担任过国务院的政策规划负责人。与此同时,胡克还与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私交甚笃。

有丰富外交政策经验的比根也曾在小布什政府任职,还曾任国会成员的外交政策顾问。除了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比根还可能接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一职或者副国务卿。

CNN新闻分析指出,与博尔顿相比,胡克和比根最重要的特征是:不大可能挑战特朗普希望在外交问题上,与对手达成协议的想法。除了顺从之外,CNN认为,特朗普还将选择有强大政治手腕的人选,以帮助其兑现从阿富汗撤兵的承诺、推动各项外交谈判。

而不论谁成为博尔顿的继任者,特朗普依然是最后拍板的人。蓬佩奥已经在周二的讲话中明确了这一点。

“我不认为世界上有任何领导人会相信,因为我们中间有人离开,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将发生实质性变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6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