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尊巴,会是中国年轻人的广场舞吗?

就像水一样,尊巴可以无处不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怡

编辑 | 石一瑛

1

每天,约有3.8万个麦当劳、2.8万家星巴克、1万多家Dunkin' Donuts门店在全球各个角落里忙碌。

尊巴(Zumba)创始人阿尔伯托·佩雷兹(Alberto Perez,业内人称Beto)说:“全世界的尊巴课堂,比这三家门店数加起来还多。”

每周,在全世界186个国家、20多万处场地,约有1500多万名参与者跳起尊巴。

全球爆红神曲《Despacito》尊巴教学

听到“尊巴”这个词,很多人会联想到南美——的确,正是南美的哥伦比亚,带来了这项新的运动。

1998年,哥伦比亚的舞蹈教练佩雷兹有一次上课,忘了带自己常用的音乐磁带,只能临场发挥,拼凑了几首萨尔萨、默朗格舞曲,并且配合的音乐调整了舞蹈动作。没想到,效果出奇得好。

于是,佩雷兹灵机一动:为什么不创造一种与任何现有舞种都不同的舞蹈形式,在健身房里教授?

佩雷兹搭配动感的音乐,按照四种基本节奏(salsa, reggaeton, merengue and cumbia),将多种南美舞蹈形式结合在一起,搭配动感的音乐。

这样,在一堂60分钟的课程中,学员会进行强度不同的全身运动,大汗淋漓是常事,但并不会承受太强的心肺压力和劳累感。

从哥伦比亚移居到美国迈阿密后,佩雷兹结识了阿尔伯托·帕尔曼(Alberto Perlman),他是佩雷兹一位学员的儿子。两人都认为,佩雷兹发明的新舞蹈是一个绝佳的商业创意。

二人最先中意的名字Rumba(一种古巴舞蹈类型),已经被人抢注了。于是,他们按照英文字母表的顺序,一个个琢磨、替换,最终选择了排位26的字母,Z。

尊巴(Zumba)这个名字就诞生了。

尊巴创始人Alberto Perez。(图片来源:zumbabeto)

2017年,佩雷兹在接受财经媒体Quartz采访时解释“尊巴”一词:“它没有任何意义。你听到这个词,你就知道它是什么。”

名字起好后,两人开始在车库里卖自己录制的尊巴教学DVD和录像带。

市场反响如他们预料,打电话购买、咨询如何取得授课资质的人络绎不绝,尊巴健身公司(Zumba Fitness LLC)也就应运而生。

从一开始,两个创始人就没有将尊巴定位成一种提升身体机能的健身课程,它最主要的目的是让练习的人感到开心。

这个融合了乐趣、音乐和健康的新健身形式,倡导一种轻松写意的文化氛围——精准地踩在现在人们的每一个嗨点上。

因此,诞生后的一二十年间,迅速扩展到全球市场。

2007年,尊巴首次进入中国,发展有起有落。近年来,随着中国健身人口的迅速增加,尊巴获得了大量健身初级阶段用户的青睐。

让学员开心是尊巴的主要目的。(图片来源:Zumba)

26岁的李洁,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一年半以前,她上了第一次尊巴课,立即感受到了这项运动的特殊之处。

李洁说:“气氛和其他运动很不一样,很多人一起跳,音乐奔放热烈,跳完之后有种身体能量被释放的感觉,卡路里消耗也挺多的,运动效果不错。”

拥有17年健身行业从业经验的赵苗苗,是国内最早一批接触尊巴的教练。在他看来,尊巴是较为轻松的健身,降低了用户参与的门槛。

“尊巴这样一个舞蹈训练课程,简单易学又比较嗨,是大家都喜欢的流汗方式,”赵苗苗说,“虽然不能实现大家躺着减肥的愿望,但却能通过这种不辛苦的训练达到自己的目标。”

教练决定着用户的尊巴体验。(图片来源:Zumba)

教练是尊巴发展中极为重要的环节。

接触尊巴短短一年,冰糖汪就从一名由爱好者转型成了专业尊巴教练。在他看来,参与和教学是两种不同的体验——在尊巴传统的无语言教学环境中,教练对于教学内容的安排、动作、手势、神态以及与学员的互动,决定着课程质量。

冰糖汪说:“尊巴老师要像小太阳一样,就是天然能把整个场子的气氛活跃起来。”

“不同的教练对课程体验的影响非常大,”作为一名参与者,李洁也感受到了教练的作用,“因为尊巴节奏比较快,教练能不能及时提醒、准确地示范,决定着学员能不能完成动作,而且如果教练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好,你的运动效果和体验会更好。”

尊巴带着强烈的南美风情。(图片来源:Zumba)

不同于其他健身连锁品牌接受场馆加盟、对场馆进行授权的方式,尊巴选择直接和教练进行个人合作。

缴纳300多美元的培训费用后,任何人都可以接受为期一天的尊巴Basic 1培训,之后就能成为一名具备授课资格的尊巴教练。

在接下来的六个月内,这个教练可以按照尊巴的音乐和舞蹈动作,在任何地方以任何形式和规模去教授尊巴课程,尊巴公司不会从课程费用中收取任何分成。

而且,由于尊巴的教学是半预制套路,教练可以用尊巴授权的歌曲和舞蹈动作进行自定义组合,因此每个尊巴教练的课程内容不会完全一致,学员们上课的体验与收获也不尽相同。

希望进一步精进教学技艺的教练,可以每月支付约35美元的费用,成为一名ZIN(Zumba Instructor Network)成员。

之后,他们就可以定期获得来自尊巴的音乐歌单、教学视频、线下活动机会和商业经营指导。

再向上发展,ZIN成员可以进阶成为一名Jammer——这一级别的教练,具有开设大师课资格,面向其他教练开设新套路教学课,还能参与新套路的编排和录制。

Jammer之后,还有ZES(Zumba Education Specialist)。ZES们有资格培训参加Basic 1的新人教练,他们就是尊巴专业级的形象大使。

Strong by Zumba是一种高强度间歇训练。(图片来源:Zumba)

不同于SoulCycle和CrossFit那样严格统一的形象管理,尊巴和场馆、课程、学员之间并不过重的绑定关系,形象塑造和品控责任,更多地落在了教练的身上。

这种发展形式有利于尊巴快速地在全球各地开枝散叶。

但尊巴商业运营的成功绝不仅仅依靠课程和教练的感染力。和其他生活方式类品牌一样,尊巴出售的不止是产品,而是一种形象,或者一个理想化的愿景。

在健身领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是一句真谛。

近年来,逐渐发展成为知名品牌的健身公司,无一不打得一手好“社群文化牌”。

每年7月,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市都会涌进大量尊巴爱好者,来参加一年一度的ZINCON(Zumba Instructors Network Convention)。

2017年,组织方在奥兰多市中心承包了四个巨大的场馆,举办了一场为期5天,从早到晚的尊巴盛会,每天都有明星训练师带领着教练、爱好者热情练习,这也是尊巴公司一次巨大的曝光、商业合作和广告推广的综合活动。

除了这种大型盛会外,在尊巴的官方网站上,不少地方的学员都能找到自己所在城市近期开设的各种大大小小的聚会活动——这些活动,比课堂内容更多元,更具社交、娱乐属性。

尊巴的服装普遍鲜艳时尚。(图片来源:Zumba)

置身这些聚会中的人,大多穿着亮黄、骚粉、荧光绿色的运动服装。这是尊巴的另一门生意。

在尊巴官网上,各类男女服装一应俱全,从运动内衣、上衣、裤装到鞋子、配饰,跳尊巴所需要的一切装备这里都能找到。

帕尔曼在接受时尚媒体Racked采访时说:“服装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笔大生意,消费者的需求没有上限。”

和瑜伽服、压缩衣普遍的冷色调服装不同,尊巴自己的服装普遍为亮色。“跳尊巴的人可以穿着亮色、设计感十足的服装,这就像一种自我表达,你不需要隐藏,你可以闪耀,”帕尔曼说道。

2015年,尊巴公司就卖出了400万件尊巴鞋服产品,且最近数年皆是高速增长。

由于尊巴目前还是一家私人公司,因此公司对于收入、教练员人数都三缄其口。

2012年公司CEO帕尔曼曾经对外透露,公司的年收入已经达到9位数(过亿美元)。2012年,尊巴还被商业媒体Inc.com评为年度商业公司,当时公司的估值已经达到5亿美元。

课程、教练、社群活动、服装生意,构成了尊巴公司的主要业务,也在互相联系间将尊巴的名气和影响力推得更高更广。

Perlman如此形容尊巴的发展过程:“我们就像水一样,尊巴可以无处不在,尊巴和这个品牌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地方。”

“其实Zumba就像美国的广场舞,”亲身经历过ZINCON的赵苗苗说,“就我们跳广场舞一样,它(尊巴)是融入生活的。”

在Keepland开设的尊巴大师课。(图片来源:Keepland)

在广场舞盛行的中国,尊巴已有了不小的群众基础。

2007年底,Zumba通过代理商进入中国,开展教练培训和落地活动。由于教练上岗门槛较低、不涉及品牌与场馆的沟通,尊巴也很快以团课的形式在国内的健身房中开展,并在近几年渗透到新出现的团课工作室、新型健身房等场所。

据观察,在Keepland、超级猩猩和Shape等新型健身房中,尊巴在其课程安排中都是长期存在的。其中,Keepland和Shape单店每天基本会安排1-2节尊巴课。

赵苗苗目前是Keepland的团课总监,据他介绍,Keepland的尊巴课满课率很高。

每堂人数上限根据教室大小在14-24人之间不等的尊巴课,通常在新一周课表发布后不久就会被抢完。即使在早上第一节课或者下午上班时间这种相对冷门的时段,尊巴课堂也很难冷清。

由于尊巴是一个入门门槛并不高、用户体验较好的健身舞蹈,如果教练的执教水平和课堂感染力在线,用户粘性会非常高。

当然,目前中国的尊巴教练人数众多,但真正的好教练依然相对稀缺。

赵苗苗说:“教练基数大,可是真正在这个基数里面能教课或者教好课的教练没有那么多,所以无论是互联网健身房或者传统健身房都在争抢好教练。”

在水中上课的Aqua Zumba。(图片来源:Zumba)

目前,尊巴已经衍生出了十余种新的课程类型,例如面向初学者和老年人的Zumba Gold、水中开展的Aqua Zumba,以及类似高强度间歇训练的Strong by Zumba等。

但在中国,主流的尊巴课堂上大家跳得还是常规的类别;作为公司一大收入来源的尊巴服装,中国的消费者能够直接购买的渠道也非常有限;而串联起尊巴生命力的线下社区活动,在中国市场尚未铺开。

某种程度上,尊巴可能会羡慕中国长辈们的广场舞。

毕竟,在中国成千上万块广场上,广场舞已经发展成一种高频率、常规化、大规模的综合性活动,从东三省到珠三角的大爷大妈,可以共享一套歌单,迈着整齐的舞步,一起切磋舞技、聊天八卦、做媒相亲,形成了极为丰富的社群文化。

但尊巴,目前还只是年轻人们在健身房里的“广场舞”……

尊巴的线下活动之一Zumba Cruise。(图片来源:Zumba)

目前,尊巴在中国的官方机构尊巴中国已经设立。据其官方信息显示,今年中国已经有ZIN会员组团去参加了2019年的ZINCON,11月17日,Zin™Academy中国站即将举行,创始人Beto也将现身并亲自授课……

而Keepland所属的运动科技公司Keep,也即将在今年9月21日,与尊巴中国一起,举办可能是目前为止尊巴在国内最大型的线下活动。

这个活动既面向来自各地的尊巴教练,也对尊巴普通爱好者开放。

虽然崇尚自由是尊巴的文化内核,但是这个外来的健身品牌或许需要通过更具引导性的管理和组织,尽早在中国这片健身文化萌动生长的市场上扎下根。

(李洁、冰糖汪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