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杨采妮:我怎么会跟玉女这个称号有关系?

“我一直在成长,我遇到的事情不一样了,当下来演的心态也不一样了。”

图源:杨采妮个人微博

香港的女艺人好像真的不会老。

当界面文娱和杨采妮见面时,她穿着金橙色的亮片长裙,直刘海,披着黑色长发,还是25年前那个端庄美女的样子。然而一聊起天来,她会跟记者做调皮的表情,会在讲到双胞胎时手舞足蹈。谈到出道时的“玉女”称号,她表示到现在还是很疑惑,自己怎么会跟这个称号扯上关系。

“我在学校是玩运动的,玩羽毛球跟标枪,一直是被学校的校队叫去比赛的那种人。当时我不爱打扮,也都是穿运动衣服。而且《东邪西毒》和《梁祝》也不是走美女的路线,为什么一出道的时候被叫玉女?”

杨采妮,《东邪西毒》

杨采妮15岁前往美国读书,三年后返港从事演艺事业,初登大银幕的作品便是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后来,她又接连出演了《梁祝》《堕落天使》《花月佳期》《自梳》等作品,和当时最红最大牌的导演、演员合作。成长于香港娱乐圈黄金时代的杨采妮,一边演戏一边出唱片,《不会哭于你面前》《爱情来的时候》《祝福一句》等曲目在港台两地红极一时。

与初代“玉女”周慧敏相比,杨采妮不那么温柔,甚至有些“男相”。徐克曾在采访中表示,找她演祝英台是因为她浓烈的眉眼。除了英气的长相,杨采妮也有祝英台一样的倔强和干脆。

杨采妮,《梁祝》

1997年,正处于事业高峰期的杨采妮为爱激流勇退,开始创业。她和当时的男友在吉隆坡开了一家造型工作室,负责替艺人打点仪容装扮。然而正是那一年,她遇上了金融风暴和“9·11”。坚持6年后的杨采妮官司缠身,公司倒闭,与男友的爱情也画上句号。

2003年,杨采妮重新复出,并接拍了电影《新警察故事》、《七剑》、《再说一次我爱你》、《父子》、《浮城》与内地观众最为熟悉的《寒战》。2009年,她邀请徐克任监制,自编自导了影片《圣诞玫瑰》。在饱受外界关注的绯闻、美貌和年龄之外,杨采妮试图向观众展现自己大胆洒脱,而又稳重坚定的性格。

杨采妮,《寒战》

这次在电影《小Q》里,杨采妮饰演的是导盲犬所在的寄养家庭的女主人。她本身喜欢狗,因此出演《小Q》的机会格外打动她。“我自己都有两只狗,所以我更加要为无私奉献的导盲犬尽自己的一份力。”由于导盲犬幼年时期好奇心强,寄养家庭必须教会它社会化,并让它变得更加冷静、严谨。影片的另一主演任达华透露道,自己在准备电影的时候,也负责寄养了一只导盲犬。他希望这只导盲犬在退役后能够回到自己身边。

杨采妮曾表示:“有时回头看,觉得老天爷好像也是在不同时候给我不同的启发和训练,蛮好的。”从顺风顺水的成名,到经商失败、重回演艺圈,杨采妮的人生被分成鲜明的三个部分。现在的她有意识地减少自己的工作量,希望未来把更多精力放在孩子的成长和慈善事业上,平衡和取舍自己想要和感兴趣的东西。

但她也表示,自己不会离开电影:“电影的工作是我自己热爱的,所以我不会放弃,遇到适合的工作我一定会出来。”

图源:视觉中国

界面文娱对话杨采妮

界面文娱:您和梁咏琪是感情特别好的姐妹淘,这次出演《小Q》是不是也受到了梁咏琪的影响呢?

杨采妮:当然她在我是很开心,因为我跟她其实没有正式合作过一部电影。很可惜的是,这部电影我们虽然一起拍,但在一起的场次只有一场,而且那场的时候大家的心情蛮沉重的。所以我还是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跟她再拍一部电影。

界面文娱:如果再拍一部演什么呢?演姐妹吗,还是想要颠覆一下,两个人演一对仇人?

杨采妮:演一对仇人?好啊,这样子就真的是挑战演技了。因为真实生活里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太好了。

界面文娱:你拍那场戏的时候是怎样的感受?会感觉特别默契吗?还是会因为太熟悉而笑场?

杨采妮:那场不会笑场。那场我一进去的时候,心情已经是很难受。因为那场是说小Q年纪大了,要进医院做一个检查,在医院的那个房间里躺着一个老年小Q。所以那场戏我根本跟GiGi没有怎么讲话。在进去拍摄之前坐在旁边等的时候,我们两个都很沉默。

因为我是养寄养家庭,所以小Q的童年是在我家,中间它去陪视障人士李宝庭(任达华饰)就离开了我们。但它后来年纪大的时候,又回来我们身边。原来很多寄养家庭都是很伟大的,他们都是这样子照顾他们培训过的导盲犬。

界面文娱:刚刚讲到寄养家庭,你觉得寄养家庭对于小Q是怎样的情感?

杨采妮:对我来讲,我觉得真的好像养母,小Q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来到我家,所以接它回来的时候,它还是一只很可爱的小baby、很活泼的小狗。但寄养家庭的责任就是照顾它们的童年,确定这只狗有机会成为一只导盲犬。这期间其实也是有很多东西要注意的,你不能够让它们玩到心太野,要去确认它是一只很善良的、不会咬人的狗。当然有时候可能也不是真的咬人,只是它们玩得太兴奋了,会很淘气地咬你一下这样子。

但导盲犬不会这样,而且我要带它去做训练,去看它有没有这个天分,之后也要带它去考试。它通过那个考试,就等于小Q要离开我们家了。以前我对寄养家庭真的认识不多,我还以为是由导盲犬的训练员训练,之后就直接就分配给视障人士。我现在才知道,原来还有一个中途的养母。到后面可能因为不同的原因,比如视障人士不需要那只狗狗,或者狗狗年纪大了、退役了,也是第一个会问寄养家庭要不要再收养他们。据我所知,大部分的寄养家庭是非常欢迎它们再回到家里的。电影里面就表现了这个部分,也希望让观众能更了解寄养家庭。

界面文娱:您主要负责照顾小Q的幼年。有人说小狗在一岁半之前是魔鬼,长大了之后是天使。那您和小狗一起拍戏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趣事?

杨采妮:对我来讲,我觉得它们一辈子都是天使。为什么我这样说?它们小时候真的很可爱,而且我觉得动物跟小朋友很相似,它们真的是很单纯,很小的事就已经让它们很开心。好像你陪伴他们,他们就已经很愉快了。

小孩子跟动物还有另外一个共通点,我觉得他们的心都很纯真。狗知道谁是真的对它好,谁对它不好。它们知道你是很疼爱它的,就会回报你,忠心于你。电影里面或者真实状况的导盲犬就更厉害了,它们跟一般的狗不一样,还会出来帮人。一旦分配给视障人士,当下它们就会知道这个人是以后它们需要照顾跟协助的,我觉得它们实在太聪明了。

界面文娱:我看到您的社交平台头像是搂着两只狗,您之前在采访中也说过养过四只狗。

杨采妮:其实应该不止,从小到大我养过好几只狗。很多是路边捡回来的流浪狗,或者宠物店卖不出去我们收养的狗,还养过一只被虐待的狗。以前我跟妈妈一起住在家里,还没有结婚的时候,我们养过的狗都养到它们最后去世。现在我跟我先生结婚了之后养了两只狗,就是一只腊肠跟一只柯基。我很爱它们,它们就好像我的小孩一样。

界面文娱:你可以跟我分享一下生活中与腊肠和柯基的趣事吗?

杨采妮:它们来到我家之前,其实我是考虑很久很久要不要养狗狗的。不是因为我怕狗狗去世的时候会有伤痛,而是因为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大的责任。我知道自己是很爱狗狗的,那如果我可以在它们短暂的生命里给它一个家,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只是那个责任就是,你决定要养它的话你就是要养它一辈子。有时候你把狗狗接回来,你会看到它们看着你的眼神,真的觉得当下你就是它妈妈了。它已经离开它自己本身的父母,只能依靠你。

所以我觉得任何一个人养狗之前,真的要考虑清楚,不可以因为它们真的很可爱就接回来养。我养它们两个的时候,中途还怀孕了,当时很多人跟我说你就别养了,因为狗狗可能不干净或者怎样的。我当时就很清楚,我是不会不要它们的。如果是担心卫生的问题、小孩子健康的问题,我们就再努力一点把家里面打扫得更干净。

杨采妮和家里的宠物(图源:杨采妮微博)

而且因为我是双胞胎,一对早产的baby,所以出生的时候大家的确会担心免疫力的问题。所以我一开始就跟狗狗讲说妈妈还是很爱你,但是因为现在家里面多了两个弟弟,所以妈妈需要多一点时间照顾他们。他们还小,我必须要把你们隔开。所以在婴儿房门口我是有一个隔开的栏,把它们暂时分开。我还跟狗狗说你们暂时不能进去,不过他们会长大,长大之后可以一起玩。

我觉得狗狗是真的会听懂,因为它们每天就守在那个门口,变成弟弟们的保镖。只要弟弟起床或者哭,狗狗就会在家里面一直找我们,叫我们过去看小孩。现在小孩子两岁了,也很感恩他们很健康,狗狗已经可以跟他们一起玩了。我觉得它们是小孩很好的伴。

界面文娱:我看到你的微博头像是小时候的照片,为什么选这样的一张照片?

杨采妮:那个反而没有特别想过,因为我记得有一阵子好像都放小孩子的头像,所以我也换了一张小孩子的头像。我换了之后就没有去改了,因为我觉得也蛮好玩的,小孩子的样子。我小的时候其实也是蛮淘气的。

界面文娱:我们再谈一下您之前拍的几部电影,您入行拍了这么多电影,出道就跟王家卫拍了《东邪西毒》,当时和哥哥张国荣合作是什么样的感受?

杨采妮:张国荣我们叫他哥哥(粤语)这样子。对于当时我一个新人来讲,我是觉得我是非常幸运的。因为《东邪西毒》里面有张国荣,还有梁朝伟、梁家辉、张曼玉等等,一群在大家心目中非常认可的实力派演员,而且当时他们也非常红。王家卫导演我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他也是一个很厉害的导演。

所以刚入行的时候,我遇到他们其实什么都不懂,反而是一个很轻松的态度。但是我当时非常感谢哥哥,我非常感谢他。因为我刚到那里时,很多时候都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干嘛也会不好意思,但是他完全把我这些东西都打破了。因为每一天他都会来带我去吃饭,把我带在身边。当时他叫我阿女,就是女儿女儿这样子的。

我记得哥哥喜欢打麻将,我是负责坐在他旁边收钱的那个人。他知道我喜欢打羽毛球,我陪他打完麻将他就陪我去空地打羽毛球,所以我是很感谢他。但是我永远很难忘的是,一个那么厉害的演员怎么样对新人,那个真的是很值得我们去学习的。我记得那天我的对白很长,他之前就跟我讲要把这段对白好好地记住,这个是演员最基本的一个事情,其他东西去到现场再说,我说我一定会记好的。

那天很早,我记得是5点多我在化妆间化妆,一坐下来就看到他穿着睡衣和拖鞋走下来找我。那天没有他的戏,我问他怎么那么早。他说对啊,因为你今天的戏很重,我要下来陪你对戏。那个早上他就坐在我旁边,叫我念那个对白给他听,他也会给我意见包括怎么咬字。后来我去到现场拍这场戏其实是很顺利的,我到了今天还是很难忘,真的很感谢他。

界面文娱:大家都说王家卫导演很神秘,不用剧本或者手写剧本,您当时对他的印象是怎么样的?

杨采妮(左二),《堕落天使》

杨采妮:当时我一个小女孩看到他是觉得他很酷的,因为他常常戴着太阳眼镜,然后又很高。我觉得跟他拍戏好玩的一点是因为我跟他合作了两部电影,拍《东邪西毒》的时候我演一个孤女,比较会哭。后来我问他为什么叫我演这样子的角色,他跟我说因为当时的我好像一颗太阳,每天都很开心。他就在想那么开心的人来演这样子的角色,反差很大但是也挺好玩。后来过了几年我们又合作了《堕落天使》,那里面的角色反而就是很放出来,有点疯疯癫癫。我又去问他为什么这次你叫我演这样子的角色。他就说因为我现在遇到的你好像很忧郁,有好多心思,所以就想让我来演这样子放出来的角色。

所以我觉得导演他真的是很懂得观察,也很知道怎么样去用这个演员。因为有时候我们演员遇到一个好导演,你得到的不只是这个角色,或者这个角色将来的成功,你个人还会体会内心在经历那个角色时的转变。我相信导演也会体现得到,因为他好像是真的看到你的一些东西,而设计了一个角色给你。

界面文娱:除了孤女之外,您和徐克导演还合作过《梁祝》?当时是女扮男装,对徐克导演是怎样的印象?

杨采妮和吴奇隆,《梁祝》

杨采妮:他就好像我爸这样,张国荣觉得我是他女儿,我就觉得徐克好像我爸。为什么?因为我拍《梁祝》的时候很调皮,好像小孩子在现场。其实我跟吴奇隆真的是很顽皮的,当时很多工作人员蛮怕徐克,都觉得你们两个不要一直去骚扰他,不要去搞他。但我们完全进入那个状况之后,就会在现场跟他互动,买了什么吃的就跑去找他,递给他吃。

其实在他的眼中,他就觉得我们两个好像小孩,很好玩,收工之后还常常叫我们一起吃饭。可能在工作的时候,徐克是一个非常严谨、要求很高的导演,这个是绝对的,他对电影是非常有热情,也很清楚来到现场就是要把这件事情做出来。但大家收工了之后,他其实是非常好沟通的,非常善良然后又很喜欢热闹。他很喜欢约大家一起吃饭,聊什么都可以,他对什么事情都有兴趣。那个戏之后,我跟他在工作跟私底下都一直有联络。后来我们也拍了好多电影,包括《花月佳期》、《七剑》他也来当我的监制,所以在公在私他是我一个很感恩的长辈。

界面文娱:孤女和《梁祝》里的角色都不是特别美,但是您出道的时候是一个玉女形象,饰演这种不美的角色对你来说挑战大吗?

《七剑》

杨采妮:我觉得演不美的角色蛮方便的,因为不用怎么化妆,去到那边你就背完剧本然后了解状况就可以入戏了。而且这有一个好处,一进去行业的第一个角色就是你刚才讲的孤女,造型很素的,在一个沙漠。当时每个人的造型好像都有一点脏兮兮的,没有人在意你外表的造型,只是专注于电影里应该有的东西。所以那个电影有教会我很多,其实造型上面或者这些状况上面的东西,就留给其他专业的人士去把控,你的责任就是演员,把你演员的部分做好,不要有太多的杂念。

界面文娱:会有包袱吗?

杨采妮:不要有包袱,也不会有杂念。所以我有时候对于角色漂亮不漂亮,一定不是我第一个想的事情。一定是看那个电影想不想参与,你可不可以回报到这个电影。有时候如果你拿到一个剧本,你觉得真的不适合自己,可能给不到导演他想要的东西,我也会去跟导演很坦白地聊。聊开了之后导演也解释给你听,你觉得你自己真的可以的时候再去参与。因为我做过幕后,我觉得一部电影可以拍成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每个人都要对这件事情有一个很重视的态度和责任。所以既然可以走在一起,每个人真的是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别的东西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花月佳期》

界面文娱:你现在听到玉女这个称呼会是怎么样的感受?因为我见您以前上学的时候是投标枪的。

杨采妮:对。其实我当时被大家叫玉女的时候我是蛮惊讶的,我怎么会跟玉女这个称号有关系?因为我在学校是玩运动的,玩羽毛球跟标枪,一直是被学校的校队叫去比赛的那种人。当时我不爱打扮,也都是穿运动衣服。而且好像你刚才说的那些电影也不是走美女的路线,为什么一出道的时候被叫玉女?我觉得可能因为我有长头发,当时有长头发就是一个玉女了。但我觉得我讲话也不是那种很温柔的,我是那种喜欢大笑我就真的开怀大笑的人。所以我没有很抗拒这个称号,但是我真的觉得不好意思被人家叫我玉女。

界面文娱:你现在希望大家怎么称呼你?

杨采妮:我觉得都无所谓,一直以来都无所谓,因为其实真的没有想那么多。我觉得我们当演员的好处是,不管是什么年纪、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去参与这个工作,因为你的人生会遇到不同的事情,你也会慢慢成长,到时候可能还会有更多新鲜感,更多不同的想法。这些你可以放进去,不管是表演上面还是幕后创作上面,所以我觉得能够做这个行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界面文娱:我看您执导过《圣诞玫瑰》,也做专栏作家,什么样的故事会比较吸引你,以后还会不会再做导演?

《圣诞玫瑰》邀请了张震出演

杨采妮:我觉得虽然好像试过不同类型的电影,我还是会对于每次接新角色、听到有新剧本怀着一个兴奋的心情。哪怕是演同一种类型的角色,我相信今天我来演祝英台,跟当年我演祝英台一定会用不同的方法。因为就像我刚才跟你分享的一样,我一直在成长,我遇到的事情不一样了,当下来演的心态也不一样了。

所以对我来讲,我一直都会有新鲜感,也不想去限定说我好想演某个。我什么都可以去尝试。你刚才说导演的部分,我也是不会限制做导演的。因为我觉得电影幕后真的有好多岗位可以去尝试,我对每一个岗位都很有兴趣。但是我绝对会继续写剧本,因为我觉得每一部电影的诞生都从文字、剧本开始的。这几年我经历了结婚、生小孩,其实都是对人生有很大冲击的事情,都会有一些体验,想看看自己下笔的时候写出来的东西会怎么样,但这个就要慢慢地把它做好。

界面文娱:最后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您未来的计划?

杨采妮:因为现在孩子还小,他们才两岁初。这两年可以看到我接的工作比较少,因为这个阶段我生了小孩很想先陪伴他们。而且因为他们是双胞胎,双胞胎需要双倍的时间去跟他们交流,所以我真的需要花多一点的时间跟他们相处。但电影的工作是我自己热爱的,所以我不会放弃,遇到适合的工作我一定会出来。我现在也很希望多做一点慈善方面的工作。以前我做过很多探访,这一两年因为生了小孩就比较少去做慈善探访了。如果有机会,我还是希望可以继续做。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比你直接去到那个人身边,牵着他的手跟他交流力量大了。电影跟慈善的部分是我接下来的计划。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