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梁咏琪:我不想跟女儿说为了家庭放弃梦想,这不是正确的人生态度

“狗狗对人类的爱和忠诚,真的是任何一个朋友都无法比的。”

出席《小Q》发布会的梁咏琪

梁咏琪和狗狗之间的缘分,从很小很小就开始了,“我生命中有很多伤心失望的时期,基本都是狗狗陪伴我度过的。”

我们眼中的梁咏琪,是唱着《短发》、《花火》和《灰姑娘》的甜美歌星,也是出演《花火》、《向左走.向右走》的港式玉女。大家不太清楚的是,梁咏琪还是一名非常称职且喜爱小狗的主人,从懂事到现在,总共用过8只小狗。

《小Q》剧照

对她来说,狗狗的存在意味着陪伴。在小学时,梁咏琪父母离异,家中的氛围非常不好,还好家里有一只小狗,能够为她带来一些乐趣。到了她念初中时,家里经常会空无一人,拥有许多负面念头无法发泄的梁咏琪,都会选择与狗狗相伴,跟它讲述许多没有办法跟身边朋友讲述的复杂心情。

当时陪伴她的,就是家中的第一只狗。从那以后,梁咏琪家中几乎没有“断过狗”,陆陆续续直到现在,有过8只之多,“如果连刚刚出生的小狗都算上,曾经有两个月,(我)家里同时有13只狗狗,其中10只都是小baby。如果是算成年狗的话,我同时养过的最高纪录是4只。”她眼中的狗狗,会带来人类朋友无法比拟的“爱与忠诚”。

9月20日上映的《小Q》,正是这样一部讲述狗狗与人类之间的爱与忠诚的电影。这部影片改编自小说《再见了,可鲁》,此前2004年日本改编过一版电影《导盲犬小Q》,讲述了小Q如何成为导盲犬,并与第一任主人逐渐建立感情,直到最后分开的故事。

《小Q》剧照

在中国版的《小Q》中,对故事进行了不小的改动,任达华饰演的李宝庭是一名中年失明的糕点师,而梁咏琪饰演的是他的妹妹李宝儿,在哥哥不接纳小Q时,她给予小Q家庭般的温暖。

这不是梁咏琪跟小Q之间建立的第一份缘分。早在《导盲犬小Q》当年上映时,片方就专门找到梁咏琪,让她给影片的旁白,也就是片中长大后的女儿做配音,“没想到十几年后,翻拍华语版《小Q》时,我能扮演其中一个角色。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我基本上看了剧本就一口答应。”

对梁咏琪来说,主演《小Q》,比起自己如何去发挥,更在意的是片中能够传达出正面意义,能够推进大家去“爱护小动物,尊重导盲犬和视障人士。”

界面文娱对话梁咏琪:

界面文娱:你与《小Q》的缘分很早就开始了,日版《导盲犬小Q》上映时就是让你来配的音,是用怎样的心情接拍这部《小Q》的?

梁咏琪:感觉特别有缘分,十几年前的时候日本版的《小Q》在香港找旁白的配音,我也是唯一一个搞配音的演员。故事真的很感动,它试讲关于导盲犬的一生。我还记得,小Q离世之前,我讲最后一句对白的时候,也是整部电影最后一句对白,“再见了,小Q”,我就一直讲不出来,哽咽了,特别的感动。没想到十几年后,翻拍华语版《小Q》时,我能扮演其中一个角色。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我基本上看了剧本就一口答应,而且我本身很喜欢狗。我没有想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真的都不重要,反而觉得我能参与这么一个有正面意义的一部戏,推动大家去爱护动物、尊重导盲犬和视障人士,整个案子我觉得特别有意义。

《导盲犬小Q》引进香港时梁咏琪参与配音

界面文娱:你会觉得这两个版本的《小Q》有什么明显的不同?

梁咏琪:我觉得最大不同就是整个社会背景不一样了。可能因为导盲犬在日本本身发展到比较成熟一点,所以较少的篇幅在讲怎么看待动物或者狗狗的社会议题,但在华语版本中有比较多这方面的跟社会的联系,观众看了也会听投入的。它拍出了一些社会现象,可能一些爱狗人士,也觉得社会还没完全接受宠物、导盲犬进社区。

界面文娱:能感受到,你非常喜欢小狗吧?

梁咏琪:我非常喜欢狗,从小到大我基本上都跟狗一起生活。从我懂事以来,一共养过8只狗,现在养的是第8只,还活着,前面几只基本都年纪老了,离开了。如果连刚出生的小狗都算上,我曾经有两个月,家里有13只狗狗,但有10只都是小baby,如果是成年狗的话,我同时养的最高纪录就是4只。因为我和家人都是非常爱狗,全心全意地照顾他们,愿意去跟狗狗们共同生活。它们真的给我们带来很多快乐片段,教会我们很多东西,对人类的爱和忠诚真的是任何一个朋友都无法比的。我记得我的生命当中,有很多,可能感到伤心、失望的时期,基本都是狗狗陪伴我的。

《小Q》中,梁咏琪饰演的妹妹李宝儿给了小Q很多的爱

界面文娱:令你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什么?

梁咏琪:比如,我小时候父母离异那段时间,家里气氛特别不好,但是家里那时候有一只狗,那也是我家养的第一只狗。那时候在念国中,有一阵子放学回家就觉得怎么都没有人,只有一只狗。那时候真的有时就抱着它,感觉好像它能分担我的一些负面情绪。那时候年纪还小,也不知道怎么跟朋友间分享家里的事情,有一只狗狗的时候感觉不一样,好像有了一个倾诉的对象。

界面文娱:有这么和狗狗相处的经验,你应该能很快地和片中饰演小Q的几只小狗建立很好的关系吧?

梁咏琪:因为片中是从导盲犬从出生到被选中,在寄养家庭里(生活)到1岁多,然后开始训练,合格后成为专业导盲犬才服役。我们拍摄中有狗狗的部分大概3、4个月,当然我们等不及它长大(笑),用了很多不同年龄的狗狗,比较主要的是一只叫布丁的女的狗狗,是在成年时间跟华哥(任达华)对戏比较多的。拍摄前,就去到训练它们的训练营探望它们,还有去学习一些基本的和导盲犬交流的方法。这方面罗仲谦比较聊的,他真的要受一些比较专业的训练。到现场的时候,他也会教我们一点点,比如一些禁忌,因为像布丁还是在训练中的导盲犬,还没有开始服役,有些规矩我们不能搞乱。

在片中,随着时间过去,小Q的表现也逐渐呈现老态

界面文娱:拍动物非常不容易,狗狗可能是最听人话的动物了,但在拍摄中还是会有很多不得不去帮助它们或者相互磨合的趣事吧?

梁咏琪:其中有一只老狗叫老爷,拍的时候就挺年迈的,看着它这么老了还要出来拍戏,当时觉得挺心酸,但它的戏份很舒服,基本上都是来躺着。但有一场印象深刻,那个镜头它必须站定位,我们讲几句对白,它再往前走。但狗狗有时候不听话,累了就坐下。其中一个演员,那边看不到他的手,我和华哥就说能不能让它坐在你手上。那个演员就一直在后面撑着它的屁股手一直在抖,它的前半段身体看起来就好像真的站起来。有时候我们演员就是要这样去配合。

也有拍特别小的狗,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个视线,一个一秒的镜头,就好像它听到有人来了,这样看,定住听。这个镜头拍了好久,因为它就是看了也不知道往哪儿看,或者看到这边有人就走掉了。摄影组真的太辛苦了,但有些镜头我们能完成的时候,就特别开心。我有一个镜头,应该是布丁,它目送我带着华哥离开香港去治病。丢一个球给它,它接了球就看到我们的车开出去了,它那个愣住的表情,我觉得这就是影后的代表作,演得那么好。我们跟导演都觉得太会演了,当然我们知道背后我们付出了很多,有实物,有口哨,有玩具什么的(笑),但毕竟它做到了,我们都很开心。

《再见灰姑娘》单曲封面

界面文娱:除了《小Q》之外,最近还在综艺节目上看到你,还出了一首与刚出道时的《灰姑娘》有呼应的《再见灰姑娘》,在成为母亲后,这些集中的工作会带来负担吗?

梁咏琪:其实没有什么负担,就是规划一下就好了。我一直从出道到现在,都是“双栖”,我觉得很幸运一直有这样的机会,开演唱会拍电影都有不错的机缘,我也很热爱工作。感觉影迷、歌迷也希望我可以偶尔给他们一些作品,不用太多,偶尔(笑)。(界面文娱:确实在之前等了很久了)那等一下是必须的,毕竟人就只有一个。能够发表作品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不管是影视还是歌唱。

我也就参加了两个综艺节目当嘉宾。现在要兼顾家庭,拍戏、出专辑,前两年开了巡演纪念出道20周年。我想做的事还挺多,而且最重要是得到大家的支持,我就做的特别有力量。当然家庭是最重要的,我热爱工作,也热爱家庭,这是我的生活态度。我也不想跟女儿说,我为了家庭放弃了梦想、放弃了最想做的事,这不是一个正确的人生态度。最重要是要拿捏平衡。我在家里是100分的母亲,我工作时尽力做到最好,这是我想给下一代传达的。

界面文娱:现在的不少工作中,你也接触到不少年纪很轻就出道的艺人,你作为年纪很小就出道的“前辈”,感觉他们在现在的环境中,如何去做才会更好?

梁咏琪:现在演艺圈的模式可能跟我出道时候差太远了,整个架构、机会都不同,现在出道的年轻艺人有他拼命的地方,但现在也没有以前华语歌曲最鼎盛年代的(氛围)。我是听广东歌长大的,广东歌曾经在全亚洲风靡过一阵子,现在就少了很多的感觉。大家听歌的习惯也不同,这是没有关系的,(让)现在年轻艺人比较累一点,媒介(传播的方式和渠道)很多,要兼顾不同媒介时,有时候会忽略本身,就是歌唱、演艺工作的本质,有时候时间也会不够用,挺辛苦的。

界面文娱:而且你爱的音乐市场变化也很大,开演唱会之外,现在还会创作新歌吗?

梁咏琪:这个电影我也填了一首词。我觉得有机会的话为什么不?《小Q》有一首宣传曲《谢谢你走在我前面》,他们说还没有人填国语,我就说我来吧。我应该是最合适的人,刚拍完还有非常浓烈的感觉在脑袋里面,就一拍即合,拿了罗冠廷老师的曲写了国语版歌词,我也挺满意的,在片尾回顾导盲犬的一生。歌名有一种微妙的意思,狗狗走在前面帮你看,做你的眼睛,一步步带你走出自己的黑暗。这算是为视障人士写出了一点点心声吧。其实我自己创作的作品也不是很多,真的有机缘的时候,我也希望能把握好机会。

梁咏琪参加校园活动推广与导盲犬同行。图片来源:梁咏琪微博

界面文娱:除了在歌曲方面的表达欲,在电影和讲故事方面你也会想去表达吗?

梁咏琪:我现在就已经开始了一个案子,是我身边一个朋友的故事,题材也蛮有话题性的,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我跟电影公司提出来这个想法,也约了我的朋友和编剧,跟公司老板、监制开会,大家正在开始整理出一个剧本来。现在也不能透露太多,就像你说的,我们身边的故事其实有很多可以发挥成一部很有意思的电影,但未必每一个(故事)都有最终拍成电影的命,有时候胎死腹中也没有办法,但做电影工作,就是要很努力、不停地发掘新的故事。

有时候能参与电影工作,我觉得当然作品的品质还是很重要,但对社会的责任也很重要。像如果《小Q》能带动大家更爱动物、更加关注导盲犬培训工作,毕竟培养一只导盲犬需要20万左右但使用者不需要付钱,背后其实有很多人付出心血,真的希望导盲犬能(在社会上)更加普遍,希望我们这部电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