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要防止基建投资增速过低

稳增长必须稳投资,稳投资必须稳基建投资。

文 | 蓝海经济观察 沈奇 安然

1、基建投资增速过低已经成为经济增长拖累

2015年开始,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步入10%以下。其中,基建投资增速下滑尤为明显,2018年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增速骤降,从2017年之前的同比增长15-20%降到2018年的不足4%。

主要原因有几个方面:过高债务率的制约;监管约束,任何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行为都可能受到审计部门和司法部门的终身追责;GDP不再是唯一考核标准,地方政府基建投资的积极性减弱;基建拉动经济的边际效应逐年降低,投资驱动经济增长的代价越来越大。

2019年1-7月基建投资增速2.9%,不含电力增速3.8%,与2018年持平。

由于基建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中一直占有20%以上的份额,因此基建投资增速疲弱直接造成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进而拖累GDP增长率下滑。同时,基建投资增速过低,加剧了相关的水泥、钢铁等相关行业的产能过剩矛盾。

正如前财政部长楼继伟所说,目前基础设施投资遇到的瓶颈,从根本上上讲,并不在于缺钱,甚至不在于缺渠道、缺机构,缺的是结构性改革。

2、从“三驾马车”看中国经济的稳中求进目标

“坚持稳中求进”是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19经济发展部署的工作总基调。

数据说话,2019年上半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450933亿元,同比增速6.3%,达成政府工作报告预设增速目标。

从结构看,最终消费支出贡献率为60.1%,大幅低于2018年为76.2%;净出口贡献率为20.7%,2018年为-8.6%,这个指标显然是强于大多数人的预期,从具体内容来看,按人民币计出口增长6.1%,进口增长1.4%,净出口增长主要源于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备货效应,导致前两季度出口超预期增长;投资对GDP的贡献率,2018年32.4%为历史最低,2019年上半年则进一步降到了19.2%。

当前全球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尽管人民币汇率下调一定程度上对冲了风险,但是净出口对GDP的贡献在相当长时间内不容乐观。

IMF统计,中国的储蓄率47%,住户存款高达68.4万亿,消费的潜力尚有逐步释放的空间,但是消费增长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相对来说近两年增速过低的基建投资更具备可调控性。

大胆说一句:稳增长首先稳投资,稳投资的重中之重是让基建投资恢复到与GDP增速相当的增长水平。

3、保持投资增速在合理区间

当前形势下,可以说保持投资增速在合理区间是保持中国经济在合理区间平稳健康运行的必要条件。

允许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2019年铁路建设债券发行启动、银保监76号文等一系列政策的方向也验证了这一点,决策层显然也希望基建投资增速能够对GDP增长做出更大的贡献。

在重大项目方面,国家发改委7月份定时定主题新闻发布内容显示,2019年上半年,共审批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94个,总投资4715亿元,其中审批71个,核准23个,主要集中在能源、交通、高技术等行业。同时表示,下一步将着力抓好补短板稳投资各项重点工作。

政策指引下全国各地区都在积极推进投资布局。各省市关于2019年重点项目的计划,可以看到,万亿规模总投资的比比皆是,陕西、湖北、四川、贵州的总投资均超过4万亿元,河南、福建等省份的总投资均超过3万亿元。还有中国一线城市,有的重点项目投资高达一两万亿元,如成都(总投资34009亿元,年度投资4805亿元)、南京(500个项目,总投资额达16948.2亿元),有的重点项目投资数千亿元。下图所列是最早公布计划的几个地区的情况统计。

4、结论

稳增长必须稳投资,稳投资必须稳基建投资。

反对把基建投资妖魔化的观点,中国经济体制的长处其实是在基建投资,高铁即是例证。

找到那些真正能够拉动当期基建又能带来长远利益的基建投资项目是要紧,我们的观点:大交通(例如高铁)、大水利(例如三峡)、大环保(例如三北防护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