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稿】寻找一名失联的消防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稿】寻找一名失联的消防员

他们就这样在我面前,弯腰喘息,我最终并没有开口询问。

图片来源:网络

“有其他路能通到地下一层吗?”我接过两罐可乐,尝试着从小卖店的服务员口中问出通往“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第二场新闻发布会”现场的小路。

二十块钱没白花,我下到花园里的铁梯,来到地下车库,门口有几个出来抽烟的电视台记者,我假装是跟他们一起的,跟着混进了会场侧门,跟我的同事们会合。

8月13日下午4点半,发布会准时召开。滨海新区区长张勇在介绍伤亡情况,“截至目前,已经有12名消防官兵死亡。”此时,距离第一批消防员进入事故现场已经过去18个小时。

发布会前7个小时,我接到了初中同学小张的电话,我们曾一起在甘肃省平凉四中就读,高中毕业后他进入军校。得知我在现场,他在电话里委托我帮忙找他在军校的同学李勇。李勇从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天津消防总队。李勇所在的支队,是8月12日晚第一批进入现场的救援队伍之一。

根据官方公布的消息,那个时候,证实已有一名消防官兵牺牲。

李勇生死未知。

大爆炸之后,我在8月13日的清晨从北京赶到了天津滨海新区,接到小张电话时,我正在前往爆炸核心区的路上。

在位于天津港跃进路的爆炸中心,四处物流仓储基地的火情已得到初步控制,但在距离爆炸发生区域200米的范围内依然可以看到明火,爆炸中心区域仍有储藏危化品的容器燃烧。

在爆炸区域外围,还没有施行严格的人员管控,一些住在附近的业主和附近居民还在现场徘徊,外围的现场人声嘈杂。除了姓名和所在分队,我没有任何头绪,心想只能在前往爆炸核心区的途中设法打听。

当时媒体消息已经公布说,由于燃烧物质中有多种危化品,救援将采用掩埋的方式。在天津港7号门以西宽阔的马路上,无数辆消防车正在待命,工程车辆和武警战士手持铁锹正在路边等候指示。

在已经几乎是一片废墟的天津港7号门内,手持铁锹的武警战士正在清理路面上爆炸产生的碎片,给工程和消防车辆开路。再往前,在爆炸的核心区,消防员们还在忙碌地进进出出,几辆损坏的消防车横在路边。

我最后到达的地方距离爆炸中心只有不到100米,空气里弥漫着非常浓烈的刺激气味,即便带着口罩,只要呼吸几分钟,就能感受到胸口疼痛。消防员们不可能长时间在火场停留,他们采取轮换分批进入的方式展开救援。

呆了一会,我开始感到胸口两侧疼痛难忍,便跟着一队刚撤出来的消防队员往回走。由于火后高温,这些刚从火场出来消防员都摘下防毒面具大口大口喘气。他们坐在路边,神色疲惫,脸上蒙着尘土,刺目阳光和超过30度的室外温度浸湿了防护服,可以明显看到一些战士的手和脖子上布满擦伤。

当时网上有传言,最初参与救火的消防战士由于没有了解情况,在发生爆炸后全部牺牲。我想,马路边这些刚从爆炸中心出来的消防员也要承担人员搜救的工作,他们应该最清楚火场内部情况。

他们就这样在我面前,弯腰喘息,我最终并没有开口询问。当时的最新消息是,开发区支队、保税区支队共有36名官兵失联,33名受伤的官兵在医院救治。

各种信息,各种数字,各种调查,各种追问充斥网络。但站在爆炸现场,亲眼目睹眼前的景象,看到这些消防员正拼尽自己时,最重要的想法只剩让灾难能够尽快结束,让人能够尽快找到。

我决定按照采访计划去集中收纳病患最多的泰达医院,这里是最初收治伤员的医院之一,也许这里能打听到李勇的消息。然而,那时候医院门口已经被志愿者和工作人员拉起了救援绿色通道,从大门到医院急症室的路被重重围住,禁止任何无关人士入内。

我最终成功搭讪到一位护士,短暂交谈得知,泰达医院早晨接到不少武警消防伤员,在爆炸发生当晚,附近有不少伤员也被送往滨海新区政府附近的港口医院。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她看到不少武警和消防战士被推进手术室,很快又被推了出来(牺牲的意思)。

我感觉很绝望,李勇也没有什么消息,期间小张给我发了几条信息询问我都没回。正当我盘算着要不要去港口医院继续打听时,小张来电话了,他说李勇已经被找到了,受了轻伤,已经被撤下来,请不要担心。“希望更多的失联战士能够被找到。”他说。

挂了电话,我有一瞬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13日晚间,有媒体从公安部消防指挥中心获悉,在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中牺牲的消防官兵6人身份已确认,年纪最大的30岁,最小的18岁,还有18名官兵失联,66名受伤官兵正在医院救治。

8月14日上午7点,爆炸现场抢救出一名生还者,这名失联消防员叫周倜。

一共有1000多名消防官兵、近200部消防车辆参加了天津滨海爆炸事件救援。

希望他们都和李勇一样,活着。

(文中李勇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