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二季度GDP环比负增长,脱欧阴影下的英国离技术性衰退还有多远?

英国统计署将此归咎于企业为准备原定于3月31日的脱欧截止期限,而在第一季度采取的超前采购和囤积商品行为。

IC Photo

文 | 钱伯彦

英国政坛的脱欧闹剧仍在继续,而深受其害的该国经济也终于扛不住了。

9月30日,英国国家统计署(ONS)确认,尽管居民消费支出在今年二季度录得了0.4%的环比增长,但依然无法阻止二季度GDP环比萎缩0.2%。而经济下行的根源依然是脱欧。

2019年第二季度,英国制造业和建筑业出现明显下滑。图源:ONS

英国统计署将二季度不理想的经济数据归咎于企业为准备原定于3月31日的脱欧截止期限而在第一季度采取的超前采购和囤积商品行为。此举不仅推高了二季度GDP增长数据的基数,更压缩了企业的投资和生产能力,部分生产企业此前已经将夏休期提前到了4月。今年一季度,英国意外录得GDP环比0.5%的较大幅度增长,外界普遍将其认定为因制造商赶在脱欧之前完成订单而导致的一次性提振。

即便不考虑一季度企业临时扩大生产和采购所造成的数据扭曲,正面临脱欧不确定性和全球经济转冷双重不利因素的英国工业界前景也不容乐观。

根据英国工业联合会(CBI)于9月29日公布的调查显示,英国企业界的商业预期已经跌至8年来新低,该调查囊括了包括工业、服务业、建筑业在内的567家英国公司。CBI于9月24日公布的另一份报告也显示,英国各大工厂当月的产量预期更是跌至了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值。

除了CBI的调查数据,英国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同样已经逼近2012年欧债危机大爆发和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最低值。据Local Data Company对全英3000余个商铺的评估显示,2019年上半年高达12%的商铺空置率也同样是十年来最高值。而IHS Markit公布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更是显示,英国的制造业和建筑业早于7月起就位于枯荣线之下。

英国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已经逼近欧债危机时的低点。图源:卫报

“这周以来,全英国的企业决策者们都不得不怀着沉痛的心情关注着政坛发生的事情,无论有多少政治纷争都不应当忘记将英国经济带回正轨的重要性”,CBI首席经济学家赖恩·牛顿(Rain Newton-Smith)就含沙射影地将经济问题归结于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

尽管当下各主要经济体都受到了经济贸易大环境变冷的负面影响,但是英国却是七国集团中表现最差劲的国家。

加拿大、美国和日本在第二季度都分别录得了0.9%、0.5%和0.4%的环比增长率。即使是在增长始终乏力的欧元区,法国取得了该季度0.3%环比增长,甚至是遭遇政府危机的意大利也能保持零增长;而经济结构严重依赖出口贸易的德国则同比萎缩了0.1%。

对于一意孤行、力图在10月31日前脱离欧盟的首相约翰逊而言,当下更需要考虑的问题是该国的经济状况能否在第三季度好转以及英国是否将陷入技术性衰退。

根据经济学定义,GDP环比增长率连续两个季度为负值,即被称为技术性衰退。上次英国出现技术性衰退还需追溯至2008年第二季度。

英国上次陷入技术性衰退发生于2008年。图源:英国国家统计署

作为七国集团中二季度唯二陷入负增长的国家,德国政府目前已经准备好迎接技术性衰退。财长阿尔特迈尔于9月22日放出风声,称将考虑通过大幅度降低企业税负和增加政府投资以刺激经济。

今年年初,德国政府宣布2018年录得580亿欧元财政盈余。此外,根据德国经济研究所Ifo于9月13日预估的贸易状况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德国预计将取得2760亿美元的贸易盈余。这不仅是德国连续第四年夺得世界贸易盈余冠军头衔,更遥遥领先于同为出口大国的日本(预计贸易盈余1880亿美元)。

相比于似乎有着无限弹药的德国人,英国财政大臣贾维德(Sajid Javid)为了应对硬脱欧不得不另行拨出21亿英镑的专项经费以及138亿英镑的一揽子刺激计划,此举无疑将再次推高英国政府的负债率,也使得贾维德两个月前上任时提出的减税计划变得困难重重。

值得一提的是,5月初宣布破产的英国第二大钢企——英国钢铁公司以及于两周前申请破产的全英最大旅行社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而造成的大量失业人员也使得英国政府的困境更加雪上加霜。

经合组织亦于不久前将英国2019年全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1.2%下调至1.0%,而2020年的增长率则从1.0%下调至0.9%。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