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债务逾期173亿元,生物质发电第一股处于退市边缘

凯迪生态已连续两年亏损,预计今年前三季度亏损13亿-14亿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徐宁

编辑 |

1

时隔两月,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000939.SZ,下称凯迪生态)的逾期债务又多增了11.67亿元。

10月8日,据上海清算所披露,截至9月底,凯迪生态逾期债务173亿元,占其净资产比例的907.24%。

这一逾期债务数字较7月底又增加了7.23%。截至7月底,凯迪生态公布的逾期债务为161.33亿元。

除债务逾期外,凯迪生态有28个账户被冻结,旗下55家子公司有169个账户被冻结,申请冻结的总金额达127.6亿元。

今年4月,因涉嫌信息违规披露,凯迪生态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次月,凯迪生态暂停上市。

2017-2018年,凯迪生态已连续两年亏损,均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若今年继续亏损,公司将面临退市风险。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凯迪生态已亏损9.75亿元。8月30日,凯迪生态称,受停产电厂较多、财务费用较高影响,今年前三季度公司预计亏损13亿-14亿元。

处于退市边缘的凯迪生态,至今已上市20年。它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以生物质发电为主营业务,兼顾风电、水电的清洁能源平台型公司。

四年前,在《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以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的背景下,生物质发电的减排作用日益得到重视。

凯迪生态也进行了自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它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从阳光凯迪、中盈长江等关联方处收购了87家生物质电厂。

在2016年全国生物质发电企业排名中,凯迪生态的发电装机规模位居榜首,一度被称为“生物质发电第一股”。

但大规模的收购导致公司债务激增。财报显示,2014年至2018年,凯迪生态的负债总额从184.79亿元增至307.14亿元。

2017年以来,受国家加大金融风险防控力度、进一步去杠杆等措施的影响,凯迪生态陷入流动性危机。

去年5月,由于本息到期无法兑付,凯迪生态发生了中票违约,生物质电厂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爆发。

同年8月,凯迪生态曾计划通过结合资产处置变现清偿等方式,化解约140亿元的有息债务,并计划后续通过引入战略投资方进行股权重组。但一年过去了,引入战略方重组仍无进展。

今年5月21日,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凯迪生态开展司法重整工作相关事宜的提案》,凯迪生态已启动司法重整工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