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京东下沉与小镇青年的上升梦

京东想要下沉,而它身后的小镇青年们,在等着上升。

摄影:佘晓晨

记者 | 佘晓晨

编辑 |

1

安徽灵璧县的一家京东家电门店内,不时有些30-50岁的顾客前来挑选家电产品,他们是这家店最核心的客户群体。

这是94年店主李铭在家乡灵璧县经营的第四家京东家电,店里雇了三位店员和一位店长。开业几个月以来,每月营业额可达60多万元。尽管两层楼(总计500平米左右)的租金约20多万元——是其第一家乡镇店的四五倍之多,但客流量明显也更多了。

距离这家店几公里远的一个街角处,是灵璧县的京东配送站点。站长胡真也是90后,和李铭一样,都是在大城市摸爬滚打过的“小镇青年”。2018年上半年,胡真升任京东灵璧县的营业部站长。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刚来的时候这个站点每天单量为800单左右,现在翻了一倍多。

灵璧县京东站点,配送员正在整理货物

灵璧县是典型的“下沉市场”。这座位于安徽北部的小城是国家贫困县,没有突出的区位优势和经济产业,但其下辖的19个乡镇各有一家京东家电,城区还有京东便利店。据了解,县城京东站点在双十一当天的单量能达到4500单,过年期间几乎每天3000单左右。

不只是京东,2019年以来,各大电商和零售商的下沉竞争愈发激烈。

线上,拼多多发展势头依然强劲,迫使淘宝和京东不断反击:聚划算于今年首推99划算节,发布下沉市场新战略;京东于近期将“京东拼购”改为“京喜”,瞄准下沉市场主打低价商品,采用“拼团”的购买模式,入驻了微信购物一级入口。

线下竞争也很残酷。2019年国美加速进行渠道下沉,截至8月底,国美零售县域店累计新开约500家,预计全年新开约1000家;苏宁零售云也对下沉市场进行大力覆盖,截至目前,在全国布局近3700家门店,覆盖了1700多个区县。

在这样的态势之下,京东正加速部署下沉市场。目前,京东在低线城市有12000多家京东家电专卖店、2000多家京东专卖店和160余家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

胡真和李铭,既是灵璧县这场“下沉”战中的助跑者,也是受益者。

和大多数灵璧县的年轻人一样,胡真大专毕业后就去外地打工,曾在南京和温州的酒店工作过。由于家里催着结婚,酒店工作也较为辛苦,胡真决定回家乡工作。但家乡的酒店与大城市的酒店存在不小的差距,自己积累的酒店工作经验很难用得上。后来他发现快递员的收入还不错,就去寻求京东的工作机会。据他介绍,灵璧的京东配送员工资每月可达7000元,而当地服务员一类的职业工资是3500元左右。

灵璧县的许多地方都在拆迁,也有不少新小区。县城居民看重稳定的生活,争相安置房产,激发了大量家电购买需求。胡真告诉记者,原来配送站很少配送家电,现在家电占到了订单的20%左右,而且一直在增长。

李铭18岁就外出打工,做过七八个行业的销售,社会经验很丰富。回到家乡是因为“见识了该见识的,想自己做点事情”。他本认为卖家电是夕阳产业,但在接触到京东之后,发现这个行业和火热的互联网相关,加上家里曾开过品牌家电专卖店,也能用上以往做销售的经验,于是在镇上开了第一家京东家电。

据李铭介绍,他主要负责零售及传播,京东则负责提供货品及售后保障。除了卖货所得利润,京东会根据品类和商品的不同,给店主部分的返利,或者给足一个进货价。整个模式很“轻”,店主无需进行大量囤货,采用代客下单的方式完成交易(也可以由店主提供产品链接或二维码,顾客自己下单),之后京东进行配送和安装。

李铭的京东家电旗舰店店面

在李铭的新店里,进门左手边放置了一块触摸屏幕。顾客都可以通过屏幕查看京东线上与线下店的商品价格是否一致,也可以通过屏幕下单店里没有的型号,配送到店内后再进行购买。店内还陈列了不少新式家电,包括净水器、扫地机器人以及一些高档厨具。像2500元-3000元这个价位的洗衣机销量最好,要知道这样的价格不算便宜。

县城虽小,如今也已聚集了美的、海尔、格力以及京东家电这四大阵营。在京东家电进驻之前,苏宁易购已在当地拥有店面,但一直以来存在感不强。或许,当初京东的推广人员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瞄准了灵璧县的市场。

小城的消费者对京东家电的接受度很高,李铭的店已有不少老顾客,他们最看中的是产品全面和价格透明。一位50岁左右的女性顾客告诉记者,她平时不怎么在网上买东西,买家电还是会到实体店看看才放心。后来新居装修,发现这家店的产品比县里的专卖店更全,而且网上和实体店一个价,加上李铭善于销售、服务很好,就经常在店里买东西了。李铭预计,今年3家已经稳定发展的店,总营业额能超过2000万。

物流能力是吸引下沉用户的另一重要因素,这一点正是京东所擅长的。胡真说,亲戚朋友在京东上买东西,一方面是觉得平台品质有保障,一方面也是因为到得快,不用等很久。

2019年8月底,京东物流正式发起“千县万镇24小时达”时效提速计划,该计划重点针对低线城市城区、县城以及周边乡镇,预计2020年实现。

尼尔森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三四线以下城市人口规模高达9.53亿,远超一二线城市的4.27亿人口规模。这也意味着,中国还有大量的下沉市场可以挖掘。另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扣除价格因素,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6.4%,比城镇居民高出2.3%。支付宝数据显示,今年十一黄金周前三天,三线以下城市消费频次增幅均高于50%,县城消费频次增长近90%。

比起早先布局的淘宝和拼多多,以及更早深入线下的苏宁,京东的经验不算丰富。但就今年的动作来看,其在线上和线下发力下沉市场的决心不容小觑。2019年,京东先后入股了五星电器和迪信通。五星电器网点主要集中在二至四线城市,在华东地区有较高市场份额;迪信通过去几年一直在重点拓展三四线城市网店,目前在全国各城市拥有约3000家门店。

和京东一样,李铭的“野心”也很大:他正在关注京东是否有新的业务可以拓展到灵璧,例如京东大药房等,他希望能从京东找到更多发展机会。

(文中胡真、李铭均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