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加泰罗尼亚地区的风吹草动,将如何左右西班牙大选?

能否对加独派进行强力弹压并巩固西班牙统一,已经变成凌驾于西班牙各大政党政治光谱之上的一条绝对政治红线。

10月18日,巴塞罗那,从市中心广场开始,巴塞罗那发生大规模抗议和骚乱。来源:IC Photo

特约记者 | 钱伯彦

自从西班牙最高法院于10月14日正式裁定加泰罗尼亚独立派领袖有罪以来,巴塞罗那与马德里之间又开始了新一轮街头抗议和强硬弹压的政治角力。而在加区独立梦幻灭后,双方真正关心的是三周后举行的新一轮西班牙大选。

一周以来,已有超过52万人在这个自治区首府上街示威游行,警方同示威者对抗持续升级。19日,托拉呼吁与西班牙中央政府举行和谈,称“本周的暴力事件并没有反映出加泰罗尼亚运动的和平性质”,并“敦促西班牙政府坐在谈判桌旁”。

对此,西班牙看守政府首相桑切斯拒绝与托拉举行“无条件对话”,表示中央政府重申不会允许加泰罗尼亚独立,因为加泰罗尼亚独立是非法的,不代表大多数加泰罗尼亚民众的意愿。他说,政府一直对在法律框架下的对话保持开放态度,但托拉必须首先强烈谴责发生在加区的暴力行为。

在最高法院审判加区独派领袖后,一些西班牙媒体人将其称为“该国40年民主历史上意义最为深远的诉讼”。审判中,九名加泰罗尼亚独立派人士被判9至1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剥夺在此期间的一切政治权利,其中就包括获刑13年的前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容克拉斯(Oriol Junqueras)。

2017年10月1日,加区政府在时任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和容克拉斯的带领下,无视中央政府的反对和最高法院的违宪判决一意孤行地举行了独立公投,并于该年10月27日单方面宣布加泰罗尼亚共和国独立建国。

讽刺的是,“加泰罗尼亚国”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国家的承认,加区之后更是被马德里政府依据宪法155条剥夺了自治权力。

在当年的这场公投中,尽管加区政府宣称支持独立的票数超过90%,但此次公投的实际投票率仅为43%。之后的多份民调更是显示,支持维护西班牙统一的人数一直略压独立派一头。

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统派渐渐压倒独派。图源:epdata

不同于独立失败之后第一时间逃亡比利时的普伊格蒙特,以容克拉斯为首的一批加独领导人都选择继续留在西班牙,并受到了马德里检察机构叛国罪、煽动暴乱罪以及滥用公款等一系列指控。

不过至少在本周一的宣判书中,最高法院并未以性质最为恶劣的叛国罪对九名被告进行宣判。

根据西班牙现行法律,叛国罪的前提是被告拥有依托武装力量的反政府行为。在2017年加区政府组织的示威游行以及其后的独立公投中,加独领导人不仅从未携带过任何武器,甚至还多次表达了和平独立的意愿。而这也正是2018年普伊格蒙特在德国落网之后,德方拒绝以叛国罪名义将其引渡至西班牙的主要依据。

从叛国罪降级至煽动暴乱和滥用公款,虽然在加独人士眼中,这些只是换汤不换药的法律游戏,但是在马德里中央政府看来,煽动暴乱罪25年的最高刑期和最终宣判的13年相比已经属于网开一面。

不过,加泰罗尼亚人对马德里人的“宽大处理”显然并不领情。这一点在现任加区政府主席托拉(Quim Torra)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

早在上周一晚间,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就致电托拉要求其公开发表讲话,对已经出现零星暴力行为的游行活动进行谴责。但托拉却在之后的三天内一直选择沉默。

10月18日,来自加泰罗尼亚各大城市的五路人马共52万人集结于巴塞罗那。图源:西班牙国家报

直至周三夜间,托拉才在当地电视台上表示:“烧毁汽车等汪达尔主义的破坏行动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容辩白的,必须马上停止。”但他随即又补充道:“对于不公正且无意义的审判,抗议是正常的、良好的。”次日,托拉更是亲自参加示威游行,并宣称将再次推动新一轮的独立公投。

托拉火上浇油的表态很大程度上却不是出于其执着的独立梦想,更大程度上仅仅是为了即将于11月10日举行的新一轮西班牙大选造势。

托拉能够在2017年的加泰罗尼亚地区选举之后出任加区政府主席,本身就是一个略带运气成分的、各方妥协的结果。

托拉所在的“一起为了加泰罗尼亚党”(Junts per Catalunya,简称JuntsxCat)一方面只是加区议会的第二大党。

JuntsxCat之所以能够执政,首先要归功于打着“加泰罗尼亚是我的家园、西班牙是我的祖国、欧洲是我们的未来”这一鲜明口号的统派政党、也是加区第一大党的公民党(Cs)无法单独组阁。其次,另外两大同样持独立倾向的老牌政党加泰罗尼亚共和左翼(ERC)和人民团结候选人(CUP)之间的联盟破裂也是JuntsxCat得以“捡漏”上台的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成立仅仅两年的政党,JuntsxCat本身由前加区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一手建立。由于普伊格蒙特本人早已流亡比利时,作为继任者的托拉不仅没有勇气向马德里中央政府放软态度,也急需要在党内和选举中树立自己的个人威望,以摆脱活在前任阴影下的尬尴处境。

尽管加区本届议会并不会受到11月10日西班牙全国选举的影响,但无疑这是次真刀实枪的民意测验。在今年4月28日的西班牙大选中,JuntsxCat已经被2017年时的手下败将加泰罗尼亚共和左翼牢牢地压在身下。当时JuntsxCat仅得到了49.7万张选票,而后者则拿下了102万选票。

而在首都马德里,桑切斯领导的中央政府也同样选择强硬到底。马德里方面早在第一时间就表态支持最高法院判决,并强调没有任何人可以凌驾于西班牙法律之上。

尽管马德里政府手上的确还有一张可以主动示好的王牌可打:特赦被判刑的加独领袖。但是桑切斯明确表态拒绝赦免,还奉劝加区政府尽早认清现实。

就和心里有着小算盘的托拉和JuntsxCat一样,桑切斯和他领导的工人社会党(PSOE)一样惦记着三周后的新一轮大选,并将如何处理被判刑的加独领袖们看作可以借题发挥的最佳选战活动。

由于政治碎片化趋势愈发明显、政党合作经验匮乏等因素,连续组阁失败的西班牙此前已经在2015年12月、2016年6月和今年4月经历了密集的三次大选。

尽管目前工人社会党根据民调仍将是新一轮大选的赢家,但是在如今距离大选不到三个星期的关键时刻,桑切斯对加独派的任何让步都会被人民党、公民党、呼声运动这三大右翼政党大肆攻击,并最终导致工人社会党的领先优势缩水。

在此前的三个月内,工人社会党就是因为在大选中无法取得压倒性优势才使得组阁谈判接连流产。而桑切斯之所以敢于触发新一轮大选的根本原因,也正是他相信工人社会党能够将领先地位进一步扩大。

不过,桑切斯的算盘正遭到人民党、公民党、呼声运动三大右翼党派的强力挑战。

这其中,公民党不仅本身就依靠反对加独起家,更是加泰罗尼亚地方议会的第一大党,预计将成为加独运动任何风吹草动的最大受益者。而被媒体冠以极右翼头衔的呼声运动的要求西班牙政府直接收回加区、巴斯克等各大自治区自治权的主张,无疑也将获得更多的民意支持。

与三大右翼党派大相径庭的则是极左翼政党“我们能党”,特立独行的该党一如既往地选择支持加泰公投。

就如同在英国不脱欧、硬脱欧、软脱欧已经超越了保守党和工党的界线一样,能否对加独派进行强力弹压并巩固西班牙统一,已经变成了凌驾于西班牙各大政党政治光谱之上的一条绝对政治红线。

“我们能党”敢于触碰政治红线的一个可预料结果是,同为左翼政党却分属这条红线两侧的工人社会党和“我们能党”之间的共识将会越来越少。两党始终无法达成一致也正是西班牙组阁无法成功的主要原因,这也为三周后的西班牙大选蒙上了一层几乎确定的巨大阴影。

始于巴塞罗那,或将终于马德里。多重政治危机笼罩下的西班牙前路何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