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张地铁票引发的危机:智利经济“绿洲”中,还有一片失落的沙漠

OECD统计显示,智利最富有10%人群的平均收入,比最贫穷的10%高出19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在地铁票涨价引爆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发酵半个月后,智利总统皮涅拉终于承认,他和政府忽视了民众对社会不平等的愤怒。

“我承认这一点,并请求原谅这种短视,”亿万富翁出身的皮涅拉在10月22日的电视讲话中说。在政府此前把应对抗议的措施专注于遏制暴力、宣布首都等地进入紧急状态后,他宣布了一系列政策计划,以期化解这场危机。

智利总统皮涅拉 来源:视觉中国

智利近年来被誉为拉美繁荣又稳定的“资本主义绿洲”,但这个狭长国家的经济运行中,也不乏被长久忽视的民生“沙漠”。

从数据上看,皮涅拉的确可以为智利的经济成就感到自豪。世界银行资料显示,2018年智利人均GDP已接近1.6万美元,同时经济增速也近4%,远超南美洲平均水平。

然而,人均GDP并不足以准确定义全体智利人的生活。许多民众对低工资和高生活成本不满,也难以忍受糟糕的医疗教育和微薄的养老金。目前智利人月平均工资水平在58万比索(约合人民币5700元)左右。另据智利养老金监管局5月透露,智利退休人员每月养老金平均水平相当于人民币2600元上下。

几周前,智利政府宣布电费上涨10%。到了10月,地铁票价也出台上涨30比索(人民币0.3元)的计划,意味着高峰时期一趟地铁的花费需要至少人民币8元。除了涨价本身,政府官员的傲慢显然也推波助澜。经济部长丰泰内(Juan Andres Fontaine)就公开建议,如果民众不想支付更高的地铁价格,他们可以早点起床,避开通勤高峰期的票价。

从更长期的角度来说,智利中产阶级也感到被皮涅拉政府“遗弃”了。在纽约大学任教的智利政治学家纳维亚(Patricio Navia)对《纽约时报》表示,皮涅拉总统推动了对最富有人群减税的改革,以吸引投资并促进经济增长。“这给人留下的印象是,相对于低收入人群,本届政府更关心富人,”纳维亚说。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德博尔(Monica De Bolle)也认为,拉美国家领导人本可以利用本世纪初的大宗商品繁荣投入更多资金扩大受教育的机会,改善基础设施。“这些国家的许多人都亲身经历过更好的生活。”虽然智利政府比该地区其他国家做的更多,但德博尔补充道,“这还不足以满足人们的渴望。”

智利首都圣地亚哥  来源:视觉中国

智利是实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最早的拉美国家。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何自力在《环球时报》撰文称,智利军政府在1973至1990年执政时期大力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主要内容包括归还收归国有的外资企业、实施出口导向战略、货币自由兑换、完全放开市场等。

丰富的自然资源也为智利经济迅速发展创造了条件。2010年,智利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为这个“富国俱乐部”的第31位成员。

然而智利人收入不平等的程度在OECD国家中“名列前茅”。该组织今年3月的统计显示,智利的收入不平等程度排名第二,仅次于墨西哥。最富有的10%人群平均收入比最贫穷的10%高出19倍,而经合组织国家的这一比例平均为9.3倍。

与此同时,政党在缓解不满的方面也有待提高。根据经合组织“美好生活指数”的计算,智利人在该组织成员国中的公民参与度最低,主流政党的支持率也在下降。

解决问题的显而易见的途径是,让政府花更多的钱改善大多数智利人的生活质量。在10月22日的电视讲话中,皮涅拉总统建议提高所得税的最高税率、提高养老金水平、引入最低月收入机制。政府将降低医疗成本,停止上涨电费。他还承诺降低议员的工资,减少议员人数,并限制其连任。

面对持续的社会骚乱和商业运行的停滞,富人理解政府“开源节流”势在必行,而他们也将成为促进公平、维护社会稳定的一方。

智利金融和工业集团Quiñenco的董事长安德烈·尼科·卢克西奇在Twitter上写道,他已准备好缴纳更高的税款,因为“没有什么魔法(可以缓解危机)了 ”。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