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时尚界开了无数个会,就是为了让更多人把“垃圾”穿上身

或许中国的企业也能像国外的时尚业者一样,在未来签署一个中国版的《时尚业环境保护协议书》,以整个行业作为一个有机体,在整体上达成可持续时尚的阶段性目标。

图片来源:GUCCI

记者| 黄姗

编辑| 周卓然

在十月份的上海时装周期间,鄂尔多斯董事长兼总经理王臻身着一件深蓝色开衫和一条印花裙出席“K GENERATION颁奖典礼及论坛”。这场活动的创办者是GUCCI母公司、法国奢侈品集团开云(KERING)。

别小看这条印花裙,它可内含玄机。这条裙子是ERDOS2020春夏系列新品,所用面料由大海里捞出的塑料罐所做的原材料制成。

塑料制品是全球海洋生态环境的最大威胁之一,许多倡导可持续发展和环境保护的企业都在思考如何对海洋当中的塑料进行回收和再利用。但事实上,目前为止,人类在这一行动上的收效甚微,全球范围内仅有9%塑料被回收。

美国数字杂志《Musings》创始人兼总编辑苏珊·洛克菲勒(Susan Rockefeller)正坐在王臻的对面,二人正就“为何要为了可持续发展而创新?”这一主题进行对话。而《Musings》是一个鼓励时尚行业用创新来推动可持续发展的平台。

“您的裙子非常漂亮,”苏珊·洛克菲勒告诉王臻。

鄂尔多斯董事长王臻和《Musings》创办人苏珊·洛克菲勒讨论可持续创新议题

王臻和苏珊·洛克菲勒也是“K GENERATION AWARD”的全球专家陪审团成员,而其他陪审团成员还包括开云集团大中华区总裁蔡金青、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院长Burak Cakmak、作家和时尚媒体人洪晃、万科董事会名誉主席王石等人。

 “K GENERATION AWARD”是一个关于时尚和服装产业可持续创新的奖项,由开云集团于2018年在中国发起,它旨在发掘大中华地区具有创新和变革技术,并具备商业前景的初创企业,从而鼓励和促进大中华区的时尚奢侈品和服装企业变得更加可持续。

这些陪审团成员齐聚这场活动,便是为首届“K GENERATION AWARD”的三家获奖企业颁奖。经历了近10个月的选拔和评估,“乐象永续科技”、“合源环境”和“飞榴科技”三家中国初创企业从大量的申请人中脱颖而出,分别获得了一、二、三等奖。

首届“K GENERATION AWARD”三家获奖初创企业合影

而这三家公司有一个共性,都是致力于为供应链端提供创新科技解决方案,这正是首届“K GENERATION AWARD”的评选侧重点。

基于此,整个论坛就围绕供应链、可持续发展、创新和时尚展开。显然,这场论坛的重点并不是如何才能更有效的回收海洋塑料垃圾,而是在于,时尚和奢侈品产业如何用更加创新的手段,例如取材自海洋的塑料垃圾,让这个行业可持续地发展。

众所周知,可持续发展对于时尚行业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时尚业是仅次于石油工业的全球第二大污染行业,而时尚业造成的污染主要来自前端的供应链环节。全球范围内,奢侈品企业在可持续发展上已经做了多年的尝试和努力,但进展并不理想。

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近日的最新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在2019 年上半年出产的时尚商品中,只有不到1% 被贴上了“可持续”标签。尽管,“生态可持续”服装市场的规模以每年五倍的几何速度在增长,但跟总体市场比份额仍然很小。

不过,通过与64个欧美时尚行业采购总监的访问,麦肯锡发现,可持续采购已经成为时尚品牌眼下的战略重点。大多数时尚品牌都在为可持续采购的争夺战做准备,他们将通过可持续原材料购买、技术创新、政策规范、制造工艺和传播等多方面,在未来五年迅速而大规模地开展可持续采购。

尽管可持续采购的推进将非常艰难,但大部分受访采购总监表示,时尚行业仍将为此做出激进的变革,因为消费者对可持续时尚的需求正在迅速增长,而高昂的成本也要求改革采购流程以提高采购效率。

而中国过去长期以来是欧美奢侈品牌的原材料供应大国,但现在,中国市场的角色正在发生转变。中国正在变成全世界时尚奢侈品行业最重要的销售市场。

“如果中国市场上能够解决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挑战,这不仅仅是今天年轻消费者需要的,也是中国的国家战略。”开云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Francois-Henri Pinault在一场与中国媒体的闭门会议上表示。

开云集团对可持续发展颇为重视。除了在2016年开发了“我的环境损益表”(My EP&L) 移动端应用开源程序,和在2017年推出的“2025战略”,开云在这方面最新的举措是在今年8月的巴黎气候峰会上,牵头32家欧美时尚领先公司联合签署了《时尚业环境保护协议书》。

这项协议书的想法诞生于Pinault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四月的一通电话,“政府既然走得慢,我们就看看企业界能否走得快一点。”Pinault透露。

显然,开云也在着力对中国时尚行业和企业的倡导工作。“一旦中国从两端解决了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问题,全世界可持续发展问题都能够得以解决。”Pinault告诉界面时尚,“存在一个非常大可能性,是我们在中国引领下走向可持续发展的历史性目标。”而这也是开云集团在中国设立“K GENERATION”可持续创新奖的初衷。

在政策上,中国确实在可持续发展上制订和提出了行业标准。为落实《中国制造2025》,工信部就提出了《工业节能与绿色标准化行动计划》,而工信部节能司则一直致力于打造“绿色设计,绿色制造”平台的企业认证。

而作为第一批被该平台认证的企业之一,鄂尔多斯拥有“羊绒工程研究院”,掌握大量行业和市场数据,也一直在协助工信部制定毛纺羊绒行业的绿色制造标准。而鄂尔多斯同时也是国际羊绒检测标准的制定者。

今年开始,鄂尔多斯也开始在消费端着力推广可持续时尚的概念。

集团旗下的ERDOS品牌近日推出了首个“善SHAN系列”。这个系列包含了再生羊绒、耗牛绒、无染色羊绒和全成型针织衫。其中,再生羊绒是ERDOS将加工厂内剩下的脚料收集起来制成的,而“全成型”则指的是由一根纱线制成的羊绒衣,不用缝合。

“善SHAN系列”再生羊绒
“善SHAN系列”全成型针织衫

王臻告诉界面时尚,该可持续时尚系列“一定是非常透明可控,而且百分之百在我自己的拥有的公司内来完成的。”

这就有别于王臻身上穿的那条印花裙。虽然采用了环保面料,但它并未纳入“善SHAN系列”当中,因为它的环保材料是通过外部采购而成,并不符合鄂尔多斯严格意义上的供应链的完全透明和可控。

像开云集团、鄂尔多斯集团这样有能力的国内外时尚业的领军品牌而言,他们既有丰富的财力和物力来扶持创新企业,也有丰富的经验和成熟的商业模式为依据来参与指定行业标准。

用于搭建上海2020春夏时装周新天地·太平湖展馆的结构性材料未来将被反复使用。图片来源:上海时装周

但对于广大的中国中小企业而言,谈可持续时尚目前对他们而言可能太过“奢侈”。参与说服开云集团与上海时装周合作推出“K GENERATION”奖项和论坛的吕晓磊深刻理解这份现实。

上海时装周副秘书长吕晓磊告诉界面时尚,“整个中国的这个行业,连环保基础部分都不达标。所以如果像我们这种平台,只管着(像鄂尔多斯这样的企业),就会变成是整天喊口号。”

所以,上海时装周所扮演的角色应当是普及和推广可持续的概念,需要在未来“落实到行动上去。不仅在产品上,关于整个产业链上的可持续,你要想明白。”

为了让更多的品牌设计师了解整个配套产业,特别是有哪些创新可持续面料,以及如何使用它们,上海2020春夏时装周推出了一个首届“有料SPACE”板块。

WU品牌用八种化纤材料布料制作了同一款风衣的不同版本。图片来源:布料图书馆

今年该板块的主题为“REGENERATION再生”新材料趋势馆,设在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内,由材料设计研发机构“布料图书馆TextileLibrary”负责策展。

“布料图书馆”创始人Marry Ma告诉界面时尚,通常供应链跟设计师是隔得很远的。但通过这次这个展览,一些设计师直观的看到一些科技创新、环保面料如何可以在实际当中运用,从而实现设计师的创意。“第一届办展达到这个效果我就很满足了。”

CHOCO CONCERT品牌与布料图书馆合作,用特殊布料制成的潮鞋,在透气度、轻便度上有很大的改进。图片来源:布料图书馆

而除了关注原料端、供应端的可持续发展创新,王臻指出,商业模式的创新享有更高价值。随着快时尚羊绒近年来在国内市场上大热,外蒙古的低价羊绒的需求激增。”但产量激增了以后,你说那草原得是啥样?”

总体来看,尽管目前中国时尚业在可持续时尚方面依然有诸多的难点来克服,但不可否认,大家都有一个基本的共识是:“可持续时尚”的理念必须得以传播。

“显而易见的,绝大多数受访者预计时尚行业到2025 年将过渡到更具可持续性的模式。不过,大多数服装品牌如果要实现这一大胆的目标,必须大幅改变目前的做法。”但麦肯锡在报告中强调,“时尚行业缺乏关于可持续采购的共同语言,更不用说一套共同的标准了。”

开云集团在在欧美市场上用大玩家组织中小玩家制定共同目标的做法或许为中国时尚业提供了践行“可持续时尚”的一个可能范本。但处在终端的外资奢侈品牌若要真正倡导中国时尚和服装产业内的企业来践行可持续时尚,未必能达到一呼百应的效果。

而这几年,像鄂尔多斯这样的部分国产传统服装品牌也开始逐渐掌握与年青一代消费者沟通的语言和技巧,开始大声倡导可持续发展准则。

或许中国的企业也能像国外的时尚业者一样,在未来签署一个中国版的《时尚业环境保护协议书》,以整个行业作为一个有机体,在整体上达成可持续时尚的阶段性目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