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商业化期刊在妨碍学术发展?顶尖科学家陷入激辩

“过去几十年里,我们把评估的权威交给了商业化的学术期刊,所谓的专业编辑在用学术期刊的影响因子评价学者的工作,这成了一个普遍状况,而学术领导人依赖这种虚假的标准来评价学者的工作质量。”

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兰迪·谢克曼

记者 | 林子人

编辑 | 朱洁树

1

“身为学者,我们依赖于学术界同行对我们的评价来获得工作、资金和晋升机会。但在过去几十年里,我们把评估的权威交给了商业化的学术期刊,所谓的专业编辑在用学术期刊的影响因子评价学者的工作,这成了一个普遍状况,而学术领导人依赖这种虚假的标准来评价学者的工作质量。”

今日,在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莫比乌斯论坛”上,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兰迪·谢克曼尖锐批判了过度依赖商业化期刊的学术评价体系。

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莫比乌斯论坛”的创意源自数学和哲学概念∞(无穷大)。论坛上,70位顶尖科学家将以每人三分钟、一张PPT的形式对未来做出自己的预测。作为论坛首位发言人,谢克曼的关注点不在未来,而在当下。在他看来,当下畸形的学术机制正在为科学的未来发展埋下隐患,即使他的发言可能令他冒着被期刊编辑们“封杀”的危险。

谢克曼在现场用一份某中国科研机构的文件为例解释了这一学术机制:该文件显示,在《细胞》《自然》《科学》等国际知名期刊上发表论文的学者可以获得20万元的现金奖励,在《PNAS》及相当的期刊上发表论文的学者可以获得5万元的现金奖励。他认为,很多学者的收入中的很大一部分就来源于此,然而这样一种扭曲的现象是不利于学术标准的,“他们为了销售期刊,让学术能力不足以和学者比较的编辑去评判文章的价值。我希望中国和全球各地的学者仔细思考学术人员在评价学术文章的过程中起到的作用,而不是利用扭曲的学术影响因子。”

在提问互动环节,一位现场观众向谢克曼提问:如果我们要反对上述学术评价体系,我们应该建立一种怎样的全新标准?谢克曼的回答是,学者应该抵制只看重论文引用量的商业化期刊,转向完全由学术圈内同行审议的优质学术期刊。

谢克曼提出的这一问题引起了现场科学家的共鸣,多位现场科学家表示,同样的情况不止在生命科学领域,在化学领域和物理学领域也普遍存在。科学家们对当下年轻学者面临的这一巨大障碍表示担忧:从研究生院学生到博士后,年轻学者为了提高在日益激烈的学术市场上的就业竞争力,不得不考虑出“短平快”的学术成果,挑选影响因子最高的期刊发表论文。这在无形中伤害了学术独立性,不利于科技创新领域的突破。

但也有不认同的声音出现。因首次发现脉冲双星证实了引力波存在而获得199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国物理学家约瑟夫·泰勒(Joseph Taylor Jr.)直接在发言中抛弃了原本准备的内容,向谢克曼提出质疑。他认为,在物理学领域,最被业内人士看重、影响力最大的期刊是同行审议的学术期刊,他表示谢克曼所说的情况——商业化期刊占据学术评价主导地位——是言过其实。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