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正式联姻前,FCA还有哪些绯闻“对象”?

菲亚特克莱斯勒曾被冠以“求爱狂魔”的名称。自2014年伊始,其便与大众汽车、福特汽车、标致雪铁龙、通用汽车等世界一流车企或集团接触,甚至还传出与部分中国“眉来眼去”。

没有一点点防备,没有一丝顾虑,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就突然“闪婚”式的诞生了。这并不是国内当代摩登都市商业剧中的离奇剧情,而是活生生地出现在我们纷繁复杂的现实商业战场中。

欧洲时间10月31日早上七点三刻,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和标致雪铁龙集团(Groupe PSA)发布联合声明,宣布双方将以50:50股权比例创建一个全新的汽车集团。至于人们都在关心的新集团命名方面,究竟是“FCAPSA”还是“FCPSA”双方并没有透露,或许这将是一个有趣名字。

值得注意的是,FCA和PSA合并之后将一举成为全球年销量870万辆的新巨头,比去年销量838万辆的通用汽车还多出32万辆,稳健的位列全球车企销量排名第四位,仅次于大众、丰田以及雷诺-日产-三菱。而新集团按照双方2018年业绩,将实现年营收额约1,700亿欧元,营业利润超过110亿欧元(不计马瑞利和佛吉亚等零部件营收)。

这也是FCA与PSA在之前两次短暂失败交往过程后,终究逃不过“命运之轮”。

不得不说,与此前雷诺日产三菱三方多年的“爱情长跑”不同,同样具有欧洲“血统”的FCA和PSA的合并出奇的顺利,从10月30日被曝出合并事项到10月31日双方发布“喜帖”,仅仅过去了24小时。

正如前一天媒体曝光的信息披露,新集团总部将设在荷兰,董事会由6名PSA推荐人选和5名FCA推荐人员组成的11人团队,其中,PSA首席执行官唐唯实(Carlos Tavares)担任新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第一任期五年;而FCA董事长、阿涅利家族掌门人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n)则将出任董事长。

未来,双方计划将发挥各自的市场优势(FCA长于北美拉美,而PSA则是在欧洲更胜一筹),一举成为优势地区利润率最高的车企。在品牌和产品档次上,构成最完整的矩阵,覆盖豪华-高档-主流品牌乘用车,到轿车、SUV、卡车和轻型商用车等等。

终于,FCA这个被称为“求爱狂魔”的汽车公司在今天找到了自己的“对象”。当然,FCA携手PSA进入“婚姻”殿堂也并不是爱神丘比特所射出的“金头神箭”,更像是双方在各种利益权衡下的现实之选。

“求爱”通用遭拒

实际上FCA自2014年成立以来,一直在寻求行业内的合并机会,最著名的便是2015年公司已故CEO马尔乔内曾向通用汽车抛出橄榄枝,但是被通用果断拒绝。随后“知耻而后勇”的FCA又向福特汽车、大众汽车等国际汽车巨头频抛媚眼,得到的反应也异常冷淡,而这仅仅是FCA被传出“绯闻”的冰山一角。

2013年7月18日,面对180亿美元的负债危机,被称为灭国“汽车之城”的底特律正式申请破产保护。要知道,在半个世纪前,底特律还是美国产业工人的向往目标,“美国梦”的最佳实现地;但半个世纪后,一切逐渐归零,底特律事实上正沦为美国最悲惨的城市。究其原因与美国汽车产业三巨头(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不景气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

2015年3月,时任FCA CEO的马尔乔内刚刚完成了菲亚特和克莱斯勒的合并工作。精于计算的马尔乔内有敏锐的嗅到了合作的商机,于是便向通用汽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发送过一封电子邮件,详细阐释了跨国车企需要怎样合并以节约成本,并提议两家车企整合,宣称菲亚特牵手通用之后双方可削减数十亿美元开支、缔造全新车企巨头,但遭到后者拒绝。

福特强调“一个福特”

于是FCA又将目光放在另一家美国汽车巨头——福特汽车的身上。“大嘴”马尔乔内更是在公司股东会上表示:“福特、通用、大众等汽车公司是潜在仅存的几家汽车制造商,能够造就大的汽车工业合并。”

不过由于当时的福特汽车处在快速恢复期,当年4余15日,福特汽车在一份发给《底特律新闻》的邮件中强调:“正如我们所强调的那样,除了持续加速‘一个福特战略’、交付优秀产品和驱动业务创新之外,福特汽车没有任何其他计划或兴趣。”

这无疑是对FCA关闭“联姻”的大门。有趣的是,马尔乔内似乎并不难过,他还向彭博社承认,他“有兴趣做的现在还不能做”,但是同重要竞争对手达成交易的“大门永远不会关闭”。

其实,对于当时处于市场恢复期的通用和福特而言,与同体量的FCA合并在外界看来的确利于公司发展,但是合并意味着资源共享、部分话语权丧失的现实。比如上世界末,雷诺-日产成立汽车行业历史上最大的联盟,双方的确获得了相当大规模的效益收益,但是也暴露出内部沟通复杂、开拓新市场缓慢的弊端。同时摆在通用和福特面前的还有美国严苛的反垄断法,拿福特一季度销量数据与FCA同期在美国的销量相加,市场占比几乎占到美国新车销售占比的三分之一。

大众“一山不容二虎”

很快,FCA又将目光放在了正在蒙受“美国排放门”的大众汽车。

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境保护署指控大众所售部分柴油车安装了专门应对尾气排放检测的软件,从而使汽车能够在车检时以“高环保标准”过关,而在平时行驶时,这些汽车却大量排放污染物,最大可达美国法定标准的40倍。

违规排放涉及的车款包括2008年之后销售的捷达(国内速腾)、甲壳虫、高尔夫、奥迪A3,以及2014至2015款帕萨特。根据美国《清洁空气法》,每辆违规排放的汽车可能会被处以最高3.75万美元的罚款,总额可高达180亿美元。

的确,2015年的大众汽车正在经历多事之秋,“排放门”丑闻让这家全球数一数二的汽车集团面临最大危机,这时FCA抛出的“联姻”橄榄枝十分具有诱惑力。

通过双方联合,不仅可以平摊当年的财报压力,而且平台化战略可以平摊双方未来产品研发成本,产品进行互补。然而事实却是一山不容二虎,更别提两者“联姻”了,毕竟2014年7月,媒体曾爆出大众收购菲亚特的传闻,且大众汽车一直对菲亚特旗下的阿尔法·罗密欧感兴趣。

吉利长城都传过绯闻

随后,FCA有分别曝出与马自达、铃木两家日本车企有合并意愿,原因是马自达和菲亚特联合开发下一代跑车,具有一定技术合作的基础;而菲亚特和铃木一致在柴油机等领域合作。随后消息均未持续发酵。

就在2017年9月底,有韩国媒体报道称现代汽车集团有意收购FCA,于是乎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根据2016年全球汽车销量排行榜显示,2016年现代汽车集团以786.8万辆零售销量排在全球第5名,FCA则以472.0万辆销量排在第8名,双方累计可达1,258.8万辆,明显超过了全球销量冠军大众汽车的1,031.2万辆。而现代汽车在北美市场和中国市场良好的市场表现,以及其在轿车领域的产业布局也是FCA所关注的。

但是,现代汽车当即就否认了这一传闻,现代汽车和FCA之间的纠葛化为世间尘泥。

不仅如此,FCA还与一众中国汽车传出过“绯闻”,FCA这位“求爱狂魔”怎么能放弃蓬勃发展且体量巨大的中国企业呢?

2017年5月份,有知情人士透露,李书福在意大利图灵同阿涅利家族掌门人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n)进行私人会晤。而FCA正是阿涅利家族控制的Exor控股集团麾下企业。当时双方企业发言人均表示,此次会晤属于正常商业洽谈,其他方面不予置评。

之后另据透露,吉利汽车曾拟2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96.8亿元)收购Exor所持FCA股权,以及通过公开招标收购其他股东的71%股权。最终双方没有达成合作共识,有分析人士指出或许与吉利汽车出价过低、FCA坚持拆分打包售卖有关。

同样在2017年,《美国汽车新闻》披露称,中国一家知名汽车制造商欲以稍高于市值的价格收购FCA。但是消息人士表示,因报价未达到FCA的期望值而惨遭拒绝。

没错,这家车企就是长城汽车。长城作为一家以皮卡起家且在SUV市场上获得巨大成功的民营车企,最想获得便是成熟的技术和一个响当当的SUV品牌。而稍早前据传FCA CEO马尔乔内在一次与记者、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中,被问及是否有可能卖掉JEEP与RAM时,他说出了“yes!”

同样长城收购FCA的消息被双方共同否认,不过在长城汽车发布的澄清公告是这样表示的。“本公司对FCA进行了关注及研究,但相关研究截至目前无实质进展,后续是否开展上述项目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对公司业绩并无影响。同时,本公司并未与FCA公司董事会建立联系,也未与FCA公司人员进行谈判或签署任何书面文件。”措辞和表述具有深意。

很容易看出,其实中国车企与FCA合作无论在体量和实力上都存在较大差距,即使是吉利汽车收购沃尔沃仅用了18亿美元,这也费了很大的功夫,而FCA总市值早就超过300亿欧元。

至此,FCA已经被传出与超过八家汽车企业传出“绯闻”,短短3年间如此疯狂的“求偶”也在世界汽车历史上刻下痕迹。但是坚强的FCA并不愿放弃,他与雷诺还有一段爱恨情仇。

今年5月27日,FCA向法国雷诺提出一项“革命性的合并”提议,希望与法国汽车制造商雷诺达成对半持股的交易。双方将通过一家荷兰控股公司进行联盟,双方将各持有50%的股份,同时为了公司治理结构的平衡,独立董事将占多数。

 

通过统计得知,如果FCA和雷诺合并后将成为全球第三大整车制造商,销量将达到870万辆,并在全球重要汽车消费市场拥有巨大的市场份额。如果加上日产、三菱,4家车企的合计年销量超过1500万辆,远超现居首位的大众汽车(1083万辆),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

在提议中FCA还称,合并后的公司在包括电气化和自动驾驶技术等技术改造方面具有强大的地位,预计双方联盟将产生超过50亿欧元(约合56亿美元)的“协同效应”。

然而,FCA与雷诺之间的“眉来眼去”是在没有日产和三菱参与下进行的。自2018年雷诺日产联盟董事长戈恩被抓后,雷诺和日产的关系趋于紧张,甚至一度威胁到雷诺日产这一具有20年“感情”未来,并且由于日产一直认为其与雷诺之间的交叉持股不平衡(雷诺持有日产43.4%股份并拥有完全投票权,而日产仅持有雷诺15%股份且无投票权),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一直试图削弱雷诺的控制权。

同时也有报道称,法国政府持有雷诺15%的持股和投票权,在两家汽车制造商之间造成了难以逾越的障碍,政界人士希望得到保证,不会有任何工厂因为合并而关闭。

最终,持续数月之久的全球最大汽车联盟,在6月初FCA宣布撤回对法国雷诺价值350亿美元的合并提议而告终。

FCA对于同等量级水平车企联盟的渴望远超于其他任何一家企业,在其成立的五年时间里通过“撩拨”全球各大车企获取的关注也可谓“网红”。而随着与PSA合并的达成,由此诞生的全球第四大车企已经到来,但是世界汽车产业格局经历着巨变,双方下一步如何走、怎样走都将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存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