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滤镜滤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美颜相机深谙当代“白幼瘦”的女性审美,帮助女孩们的照片无限靠近这一标准。

和朋友聚会吃完饭,饭后自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你刚要拿起手机准备拍照,桌上的女同学们已经拿出口红和粉盒精细地补妆。等待过后,你以为可以拍了,刚要打开前置摄像头,一定会有人问:“你有美颜相机吗?”你的嘴角勾起自信一笑:“放心,我用的是华为。”

俗话说,颜值就是正义。制造美丽的美颜相机早已不能用“火”来形容了,而是居家旅行、工作社交的必备良品。宅在家里太无聊?美颜相机的上千种特效帮你打发时间。和朋友自拍不想在最前面?美颜相机帮你一键解决大脸烦恼。男友拍照自带直男审美?不要怕,美颜相机拯救你的大长腿!

歪研社某社员手机里的美颜app与修图软件们

精明的国产手机商们早就观察到这一趋势,在手机自带的相机里加入了美颜功能,让许多人在打开前置摄像头的瞬间,都被自己的“美貌”震惊了一下。美颜相机的鼻祖美图秀秀,更是推出了自己的手机产品——美图手机。这款以美颜功能著称的手机,在一众国产机的性能大战中屹立不倒,并在2018年为美图公司贡献了37.4亿元的收入。所以,即使你不用美颜相机,但早已被朋友圈中的合照,甚至自己手机中的美颜功能攻陷了。(除非你是扛得住iPhone前置的神仙)

美颜相机为何如此受欢迎?这代表对美貌的疯魔着迷,还是爱得深沉?

在中国,美颜相机最早来源于美图秀秀。那时还是2008年,一个朴实无华的年代,PS还不像今天这样人尽皆知,前置摄像头甚至尚未普及。大家每次拍照都都毫不避讳,不分站位、不管脸大脸小地绽放灿烂的笑容。美图秀秀电脑版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为想美化照片却搞不懂PS的人们提供了最贴心的便利。

后来,美图秀秀团队谨遵他们“让世界更美好”的使命,相继开发出美图秀秀移动版(2011年)、美颜相机app(2013年)、美图手机(2013年起至今)、美妆相机app(2015年)等多个美颜产品。更是在2018年打出了“美和社交”的新战略,将他们的美颜产品深入到日常生活里。

美图产品家族 图片来源:meitu美图官网

除了美图公司的系列产品,Faceu激萌、B612咔叽(由B612和Snow相机合并而成)、Face app也是市场上占大头的美颜相机。这些软件特点就操作简单易上手,选择好现成的滤镜、特效、妆容,用户只需点击一下快门即可轻松完成。对美丽严格一些的人,可以具体调整自己不满意的身体部位,这考验的并非用户是否了解这个软件,而是不要把旁边门框p歪的细心。

美颜相机深谙当代“白幼瘦”的女性审美,帮助女孩们的照片无限靠近这一标准。皮肤黑就美白磨皮,眼睛小就用大眼功能,身胖腿短的话也不用担心,拉长功能帮你瘦腿瘦脸。一整套操作下来,“白幼瘦”不再是梦,而是“真真实实”地照片中的你。如果再P得狠一点,保证亲妈看了都直呼好看。男性也一样,美颜相机让他们五官变得更立体、眼睛更有神。普通前置和美颜前置中完全是两个人。

把这些近乎完美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很快就可以收获很多赞。面对不断增加的赞,发图者本身的自信指数也在上涨,觉得大家认可了自己的照片,也认可了自己。看到照片的人也跟着相信,发图者本身就长成这样,毕竟自己拍照也用美颜相机,拍出来的确“好看又真实”。

某社员曾在朋友圈发自拍(美颜过的),收获了74个点赞,34条评论

通过修图来改变容貌的行为,代表了修图者对更好外貌的渴求。心理学中将这种行为称作“体像扭曲”,即一种自我判断的失常,修图者在文化和心理的双重作用下会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

对于社交网络上的修图行为,英国学者伊莎贝尔·科伊-迪布里认为是“数字化扭曲”(Digitized Dysmorphia)。打开美颜相机,被社会规训出来的“完美外貌”通过拍照这一行为,内化于人的潜意识中,误以为照片就是自己,这种满足感是巨大的。放下手机回归现实,看着镜子,我们很容易进入自我怀疑,厌弃自己,因为镜子里不是“真实的自己”。

失常的照片为何令人无法自拔?

文化影响大众对美的认知。在西方文化强势输出的今天,随处可见的广告、海报、电影等都成为了灌输西方审美的途径。那些脸部轮廓立体、皮肤白皙、双眼大而深邃的欧美模特及明星,潜移默化成了判断美的通用标杆。同时,高光、修容等化妆手法,强化了人们修饰容貌的立体需求。欧美审美的优越感和自信感一度让国人对自己较为扁平的外貌无所适从,迫切想改变这一审美劣势,从而衍生出”欧式大双”、“蛇精脸”等畸形审美。

集蛇精脸与欧式大双于一身的刘梓晨

等人们逐渐恢复理智后,果断抛弃了那些夸张、尖锐的过度且统一的修饰,开始在适当的范围内寻找令人舒适的修图方法。那些美图产品也日渐精进,试图摆脱千篇一律的滤镜,采用前沿的AI技术对五官自动微调,达到完美自然的效果,完全不需要用户动手操作。逐渐隐形的美颜科技,模糊了虚假和现实的边界。

这一切都源自于人们对于完美的渴求,容貌成为了这种渴求最直观的反应。在社会上长期被置于观赏位置的女性,就算不想让别人说自己是花瓶,但也总会不自觉地拿花瓶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每次我与我的女性朋友们聚会时,总会有关于减肥的话题,在我看来已经很漂亮的她们仍然会为脸上的婴儿肥而烦恼,即便她们自身的成就足以闪光到让人忽视掉这些外表的“缺陷”。“不吃了,我该减肥了。”永远是餐桌上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女性在焦虑,与“标准的美丽”的偏离是她们身体焦虑的来源。可是谁定义了缺陷?又是谁定义了完美?大众文化、美图技术、身边的人,都是问题的答案。身体总是以实体或影像的形式暴露在现实世界和社交网络中,成为众人观看和比较的对象。你在网络上一次次上传自己的照片,收获点赞和评论,也是一次次主动将自己置身于众人的评价中。只要你身处于社交网络中,就无法脱离这种境地。

清醒的人也许会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正在被形形色色的完美主义和刻板标准所裹挟,但参与其中的人其实获利巨大:朋友圈评论里的彩虹屁早已成为当代社交恭维,来维护社交关系;几张出挑的照片也能帮助你成为他人目光的焦点,满足你的自尊心和虚荣心。更重要的是,朋友圈里的你,就代表着你在别人心中的形象,自然是要好好经营才能前途无忧啊。

可是,如何才能停止现实和虚拟的模糊?似乎只有当真实的自己和照片一样时才能做到,然而这有可能吗?如果你的答案是否定的,那就打开美颜相机吧,至少这样做自己能安心一些。

扫描二维码,关注「歪研社」公众号获取更多有趣内容

 

来源:界面歪研社

原标题:滤镜滤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