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决战中途岛》导演罗兰·艾默里奇:我只想如实表现这些人在史书中被记载的样子

“战争片和科幻、奇幻电影不同,逼真的视效至关重要。”

在《决战中途岛》拍摄现场的罗兰·艾默里奇

在观众心中,导演罗兰·艾默里奇的名字,可能并不及他的作品知名。讲述外星人入侵的《独立日》,表现地球末日的《后天》、《2012》,以及将日本怪兽用好莱坞风格展现的《哥斯拉》,都是他执导的作品。

《后天》

11月8日,罗兰·艾默里奇执导的最新电影《决战中途岛》在内地和北美同步上映。这部影片讲述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与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对抗,从珍珠港事件开始,到中途岛战役美军取得胜利结束。

不过在这部影片中当中,可能不太一定能看到全片充斥着的战争大场面,在影片开始的前一个小时,除了偷袭珍珠港事件之外,更多是在对整个历史事件进行回顾。战争中人与人如何相处,突然卷入战争的美国海军如何迅速找到自身的定位,海军情报部门如何对这样的偷袭进行应对,都是影片需要探讨的话题。从这些覆盖面来说,《决战中途岛》无疑不是一部单纯的“爽片”,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历史的厚重感。当然,这也让一些习惯艾默里奇风格的观众,可能会得到一些不太符合预期的体验。

《2012》

至于罗兰·艾默里奇最擅长的部分,即大型的战争场面以及复杂的视觉效果呈现,在本片中也有着非常多的体现。近1500个视效镜头,重头戏全在中途岛战役和偷袭珍珠港这两个片段里,只有企业号上的片段是进行的实拍。这里的视效,与艾默里奇此前作品中使用的视效的最大不同,就是需要无限地接近于真实。“如果不是百分百逼真,人们就会觉得很出戏。战争片和科幻、奇幻电影不同,后两者如果视效不够布阵,是可以忍受的,但战争片不行,逼真的视效至关重要。”还原的难度极高,就连艾默里奇,也经历了失败与返工,“我把所有飞机俯冲的场景都一起拍好了,但又发现不满意,只能从头来过,当时大家都很崩溃。不过6周后看到(新的)效果,又觉得确实更加真实了。”

《决战中途岛》是罗兰·艾默里奇首次跟来自中国的出品公司进行合作,片中也有少数几个片段展现了美军飞行员迫降中国后,看到日军对中国普通百姓进行迫害的片段。由于之前《独立日2》口碑与票房的双重失利,艾默里奇即便有着非常耀眼的履历,也会在开展新项目时遭遇一定的阻力。下一部影片《月球坠落》,他将回归自己最为擅长的灾难科幻电影,讲述月球陨石坠落到地球上的故事。他表示这个故事“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我觉得可能会超越。”他也会在未来与流媒体进行合作,开发两、三个剧集项目,“如果一个影视公司、一名导演不懂点剧集的东西,是很脱离行业大趋势的。”

罗兰·艾默里奇;摄影:戴天文

界面文娱对话罗兰·艾默里奇:

界面文娱:在担任《决战中途岛》的导演之前,你对这场战役有着怎样的了解?

罗兰·艾默里奇:大概20年前,我看了一部有关中途岛海战的纪录片,片子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中途岛海战是一场意义重大的反击战,当时美国并不想参与战争,是日本率先发动袭击。当时美军处于一种与世无争的安然状态,彼此关系也很亲密。受到袭击后,也产生了两种心态,一种是看到自己朋友在日军袭击下丧命,产生强烈的复仇心理,另一种是忌惮拥有当时世界最先进舰队的日本,感觉处于劣势,十分忧虑。

界面文娱:跟你过去的战争片相比,《决战中途岛》有什么不同的特色?

罗兰·艾默里奇:更加隐忍吧。有关太平洋战争的电影太多了,大多是聚焦西方国家如何对抗希特勒,但是从东方视角进行切入的电影很少,至少在美国是这样。我觉得大家都听说过中途岛,但可能都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因此我要拍这个故事。

《决战中途岛》剧照

界面文娱:但其实你自己并不是美国人,你是出生、成长在德国,这个太平洋上的战役是如何吸引你的?

罗兰·艾默里奇:这跟我的家庭构成有关。我有一个素未谋面的叔叔,他是德军的战斗机飞行员,因为在战斗过程中频繁地急升急降,肺部除了问题,战后开始咳血,因为医疗资源不足最终去世。这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也是我对中途岛战役的情感链接。

另一方面,在有关敌对双方对战争进行的叙事中,很容易将另一方刻画得刻板、片面,比如日本在这些叙事里常常刻板化,但我认为,实际上不存在战胜方和战败方之分,双方只是各自履职,日本海军只是做了他们必须要执行的任务,美国海军也是。

界面文娱:确实片中对日本军队形象进行了客观呈现,与此前一些作品的主观视角呈现有所不同。你认为在一部历史战争片中,如何呈现战争的双方更合适?

罗兰·艾默里奇:我认为现代电影里,故意制作刻板印象是不可取的。其次,我们对日本海军进行了大量研究,发现主要是日本陆军部队在各个殖民地和占领区里为非作歹,日本海军其实是纪律严明的精良部队,所有的海军中校,都曾有在美国名校接受高等教育的经历,比如耶鲁、哈佛等名校。这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受,我们只想如实表现这些人在史书中被记载的样子。

《决战中途岛》剧照

界面文娱:片中从珍珠港事件开始,一直叙述到中途岛战役为止,过程中有很多历史细节,为什么让整个故事相对较长?如何在这些较长的过程中抓住观众的眼球?

罗兰·艾默里奇:我认为只有了解所有细节才能理解这场战役。如果不从珍珠港开始讲,不讲如何反击,观众可能不能真正理解这场双方斗智斗勇的战役。不能忘了,海军情报部门在其中也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他们依靠掌握的零碎信息,推导出日本要对中途岛展开攻击,但华盛顿方面不肯相信,需要去说服。所以我觉得前一个小时是在铺垫,后一个小时才回到中途岛战役本身。

我认为首先必须清楚这是一部讲述历史的电影,要讲述正确的史实,否则我们白忙活。还要清楚这可能是会在学校放映的电影,可能用来学生教育,所以必须尽量准确详细。

界面文娱:片中有多少来自真实历史?

罗兰·艾默里奇:对我来说贴近历史非常重要,我们参考了有关中途岛战役的由历史学家和见证者写的上百本书。他们所说的有多少是真实客观的,我们就不清楚了。

界面文娱:片中拥有大量的飞机、航母进行海战的场面,是如何规划,哪些使用视效、哪些实拍的?

罗兰·艾默里奇:我们使用了大量的视效,整个影片中大概有1500个特效镜头,但我们本身也布置了很多大的实景,比如企业号航母,还有很多室内布景。总之这个片子里的一切场景都需要搭建,不管是使用实景布景还是视效。

《决战中途岛》海报

界面文娱:大场面、重视效的场景,正是你最擅长的,做这部影片有遇到什么挑战吗?

罗兰·艾默里奇:我觉得主要的挑战,在于视效如何做到足够真实,如果不是百分百逼真,人们就会觉得很出戏。战争片和科幻、奇幻电影不同,后两者如果视效不够布阵,是可以忍受的,但战争片不行,逼真的视效至关重要。

片中最难的部分,是飞机的俯冲,因为这类动作需要很精准的设计,只有这样才足够逼真。事实上我把所有飞机俯冲的场景都一起拍好了,但又发现不满意,只能从头来过,当时大家都很崩溃。不过6周后看到(新的)效果,又觉得确实更加真实了。

界面文娱:是否会担心,大家看到你执导,就只想看那些刺激的大场面?

罗兰·艾默里奇:我在学校的时候,就拍过大场面的学生影片,也拍过故事片。我很早就开始拍大场面了,但我相信电影必须讲好故事,如果只是一味地堆砌各种燃爆、刺激的镜头,观众也不会想看。

《决战中途岛》剧照

界面文娱:好莱坞擅长大制作动作、科幻电影的导演有不少,你跟他们相比的最大优势和不同是什么?

罗兰·艾默里奇:我一向喜欢抓紧时间尽快拍完电影,因为这样省钱(笑)。拍这样一部大制作,我觉得能比同类型的好莱坞导演省下3000万、4000万美金。

界面文娱:从小我们看你的电影,更多是科幻片,但近些年你可能也会拍摄不少纯动作、战争的大制作,你个人更钟爱哪种?随着超英漫改电影的冲击,你认为传统的科幻大制作在走下坡路吗?

罗兰·艾默里奇:我下部电影又要拍科幻了,是要讲关于月球陨石坠落到地球上的故事,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我觉得可能会超越《2012》。其实科幻、灾难片我都喜欢,有时我会把这两种合在一起,我也喜欢历史片、战争片,拍过不少,我就是很喜欢拍电影,未来说不定会尝试一些其他类型的电影。

如今想要和超英电影逆流而行实在是太难了,因为超英电影拥有庞大的受众群,更别提他们有20多个超级英雄,加在一起受众群就更庞大了。但总有一天,超英电影也会突然“失宠”,会有新的类型片出现。我认为只要你拍出好的电影,人们总会去看,就像《决战中途岛》这样的片子不需要挑战《复仇者联盟4》的票房,后者大概用了4.5亿美元,前者差不多只用了1亿美元,分开来做下对比,我觉得最终收益说不定是差不多的。

《决战中途岛》剧照

界面文娱:你此前几部作品的收益没有达到预期,这会对你在好莱坞未来的创作产生影响吗?你会考虑跟Netflix、亚马逊这样的流媒体公司合作,拍摄剧集吗?

罗兰·艾默里奇:如今在好莱坞拍片子确实越来越难了,因为行业在不断地变化,我们也要不断地调整自己,否则就会被淘汰。我认为不管想拍什么,至少得是发自内心的,你拍的东西,得是你发自内心希望并愿意拍成的。当然,并非所有的电影都能取得成功。

当下,如果一个影视公司、一名导演不懂点剧集的东西,是很脱离行业大趋势的。我们现在也是在顺其自然地参与其中,偶尔拍一两个剧集,但这种项目拍得很慢、耗时很长,还要做很多研发,因为这种形式呈现出来不仅两个小时,加在一起得有10多个小时,制作非常辛苦。我们目前计划推出2、3个剧集项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