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3分钱的历史恩怨:马来西亚威胁断水,新加坡可能要继续“拖”

新马供水协议将在2061年到期。预计到2060年,新加坡进口水占总用水量的比例将降至15%以下,有望摆脱马来西亚的牵制。

新加坡隔绝海水与淡水的滨海堤坝,为该国第15个蓄水池和水源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持续多年的新马淡水供应纠纷这周又迎来了新的进展:马来西亚再次喊话新加坡重议生水价格,否则将可能面临“断水”之困。

据新加坡亚洲新闻台(CNA)12日报道,当天,马来西亚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希维尔(Xavier Jayakumar)在国会答询时表示,目前,向新加坡供应生水的柔佛州仅拥有4%的储备水,远低于10%的建议最低值,若相应投资不到位,柔佛州首府新山市的储备水将在2020年第三季度归零。

希维尔说,若柔佛州出现储备水危机,马来西亚将优先回应该州的需求,而新加坡无疑也将受到一定影响,因此马来西亚敦促新加坡以更开放的态度回应马方的生水价格谈判提议,以填补柔佛州开发可持续水供应的过程中出现的资金缺口。

两国的淡水供应纠纷源自1962年达成的供水协议。根据这一协议,马来西亚目前每天至多供应2.5亿加仑生水给新加坡,新加坡以每千加仑0.03林吉特(约为每4.5吨0.05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买这些生水,处理后再以每千加仑0.5林吉特的津贴价卖给马来西亚。

希维尔认为,0.03林吉特的生水价格低得“太不合理”。即使是在马来西亚国内,彭亨州卖水给雪兰莪州,每千加仑也要0.46林吉特,而柔佛州卖水给马六甲州也要0.5林吉特,因此,卖给新加坡的生水价格必须重议。

希维尔说,即使不计入1927年至1961年马来西亚免费供应给新加坡的生水,这些年新加坡获得的津贴也早已超过数十亿林吉特。“若新加坡购买的2.5亿加仑生水都以净水的形式供应给柔佛州,那如今(1987年至2018年)其取得的利润可达147亿林吉特(约合人民币249亿元),而这些利润完全可以用来帮助柔佛州建设可持续水供应设施。”

柔佛州勒班河水坝 图片来源:Bernama/CNA

其实在三十多年前,马来西亚曾有机会重议生水价格。在1962年签订供水协议时,由于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在历史上关系密切(新加坡曾是马来柔佛王国的一部分),且当时新加坡即将与马来西亚组成联邦,因此有关水价的协议对新加坡“有利”。

而根据这一协议,双方在协议签订25年后可重新商议条款,但马来西亚未在1987年提出异议,因此失去了重议水价的权利。新加坡一直以来的立场都是,任何一方不能单方面修改协议条款,因此从本世纪初开始,双方便在生水价格问题上龃龉不断。

2002年,双方曾就这一问题展开谈判,但彼此互不相让。当时新加坡还曾指出,按照协议,新方不仅承担了建造水坝等基础设施的成本,而且还负担了每千加仑2.4林吉特的生水处理成本。换言之,马方的净水回购价(0.5林吉特)仅为成本价的五分之一,而该国为消费者设定的水价(3.95林吉特)则为回购价的七倍多。

据《联合早报》13日报道,按照协议,新方每天必须为马方提供500万加仑净水,但新方每天的实际净水供应量是1600万加仑,相当于每天补贴马方约3万林吉特。目前新方的态度是,若马来西亚要提高生水价格,那么新加坡供应的净水价格也将按相同比例调整。

如今,距离这一协议在2061年到期还有近四十年。为敦促新加坡重议水价,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去年再次发声,称“3分钱什么买不到”,与此同时还取消了已进入招标阶段的马新高铁项目,而柔佛州也在发展自身的生水处理能力。

不过,新加坡这些年也没有闲着。在1965年建国时,新加坡全国80%的供水都来自马来西亚,此后,新加坡开始构筑自己的“水脉”,发展出雨水收集、进口水、新生水、海水淡化四大水源。

雨水收集、进口水、新生水、海水淡化。图片来源:新加坡公用事业局

面对“咄咄逼人”的马来西亚,新加坡“不能单方面修改协议条款”的立场也类似于一种拖延战术。根据新加坡国家水务管理机构公用事业局(PUB)数据,目前,进口水占该国总用水量的比例已经降至30%以下,预计到2060年将进一步降至15%以下。这意味着,等到2061年协议到期时,新加坡将有望实现供水自给自足,彻底摆脱马来西亚的牵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