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业绩轻松涨但股价无情,加拿大鹅能飞多高还有待观察

分析师认为,加拿大鹅其实是支一直被高溢价交易的股票,因此一旦业绩出现瑕疵便很难让投资人放心。

图片来源:yahoo

记者 | 加琳玮

编辑 | 周卓然

1

加拿大鹅一直在高速飞行。

该公司近日披露的第二财季显示,期内营业额增长27.7%至2.94亿美元。其中亚洲地区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达到4890万美元,美国则以不变汇率计算的销售额则增长38.5%至8790万美元。最终,期内净收入增长21.4%至6060万美元。

高端品牌定位和坚实的品牌形象,是加拿大鹅业绩保持良好发展的主要原因。

今年10月,加拿大鹅再次拔高了定价上限,推出售价更高的BRANTA系列。这一系列的印花设计灵感来自艺术家Diane Burko的抽象作品,产品的羊毛材质则是由LVMH集团旗下高端羊绒品牌Loro Piana提供。其中一款Viedma四合一外套售价约为2600美元(约合人民币18300元),而平日里的经典款式一般在1000美元(约合人民币7000元)左右。

“我们的品牌力量从未像现在这么强大。”加拿大鹅总裁兼CEO Dani Reiss说。

加拿大鹅BRANTA系列

不过,加拿大鹅的竞争者、意大利高端羽绒服品牌Moncler也有同等实力的溢价空间。自从该品牌2018年初开启了“Moncler Genius”项目,与多位全球各地的艺术家展开合作,部分款式的价格也有所拔高。

关于这一点,Reiss曾在《女装日报》采访中表示,加拿大鹅仍是“功能第一的品牌”,但“这一类别正在增长”,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有机会提高价格。”

Moncler

但即便如此,加拿大鹅的股价还是在11月13日下跌10.8%,当日收于每股34.81美元。这是自5月份加拿大鹅股价下跌近31%以来,再次出现的最大跌幅。截至目前,加拿大鹅今年已损失23%的市值。

这是由于加拿大鹅在香港地区的批发数额在第三季度下滑,该品牌在当地有两个店铺,受当地持续数月暴乱的影响,业务有所受损。

这导致了分析师们对加拿大鹅库存的担忧,认为批发量的下降很有可能为品牌带来更多库存,导致不可预估的风险。

富国银行分析师Ike Boruchow称:“尽管我们承认,加拿大鹅表现出了强劲的增长,而且正在进行全球扩张,但在我们看到批发市场更加稳定的迹象之前,这些良好发展势头仍将处于次要地位。”

对此Reiss表示,在他看来库存没有超额的风险,大部分库存仍在年复一年地结转,并以全价出售。“股票市场做股票市场的事,而我们着眼于长远。”

资本市场对于加拿大鹅的期望一直居高不下。这也是为什么,它每次稍显疲态股价就会随之波动。

例如加拿大鹅今年首次股价大跌是由于上一财年第四季度的业绩报告。

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三个月内,加拿大鹅营收同比增长25.2%至1.56亿加元(约合7.98亿元人民币),比预期低了200万加元(约合1020万元人民币)。这也是加拿大鹅自2017年上市以来营收首次低于预期,也是八个季度以来营收增幅最低的一次。

尽管2019财年加拿大鹅集团营收大涨40.5%至8.31亿加元(约合42.50亿元人民币),净利润大涨53%至1.44亿加元(约合7.36亿元人民币),这样的业绩还是无法让投资人满意。

但分析师也有解释,认为加拿大鹅其实是支一直被高溢价交易的股票,因此这样的业绩很难让投资人开心。

Reiss当时回应称:“我无法引导别人如何看待事物,我们自己对这一年感到很兴奋,我们收获了增长最快的一年。为什么要改变已经被证明有效的方法?我们只要继续执行就好。” 

过去两年中,加拿大鹅实现增长的方式之一是逐渐增加自营渠道。

自从2016年加拿大鹅第一家直营店落地多伦多,集团就逐渐打破了曾经高度依赖的批发模式。同时,加拿大鹅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门店扩张,2018年在全球共开设5家新直营店。

除此之外,加拿大鹅也重视起零售端的配套设施。例如为部分店铺配备了极寒试衣间(Cold Rooms),来提升消费者的购物体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