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裤子庞宽彭磊出新书 一个走心一个走肾

“把生命浪费在创作上,总好过把它浪费在办公室里,在手机上,在无穷尽的等待中。”         

图片来源:庞宽微博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新裤子乐队的两个核心人物彭磊和庞宽最近出了一本新书《生命因你而火热》,在这本书里,两人在各自的部分回顾了自己的音乐生涯,比较有趣的是,其中虽然有重叠的内容,但也能看到他们对相同问题的不同表述和思考。

11月14日,在《生命因你而火热》的新书发布会前,庞宽接受了界面新闻等三家媒体的采访。书中,庞宽提到,表演时,彭磊负责走心,他负责走肾,在解释这段话时,他告诉界面文娱,“一个乐队就像一个人,彭磊是这个人的灵魂,我就是这个人的外表,有些乐手就是某个器官,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人。一个乐队不可能有两个灵魂,那样就会精神分裂,所以乐队需要时间来磨合,可能那个想做灵魂的人就会离开,组一个新的乐队去表达他自己。”

此前彭磊出版过自传体漫画《北海怪兽》,回忆了自己儿时的生活,在这本新书中,彭磊首度提到自己的老婆,他写道,“2006年12月9日,我和她在成都的小酒馆相识。2007年的12月9日,我们又在小酒馆遇见了,命运不可阻挡地把我们连在了一起。”

作为灵魂人物的彭磊是乐队作品词曲的主要创作者,庞宽则为乐队注入了很多电子音乐的元素,他和彭磊一起,使乐队从朋克走向新浪潮。同时,新裤子的许多艺术设计也出自他手,其中,名为“两室一厅”的机器人创意形象是庞宽的得意之作,他甚至为这个机器人注册了一个微博,用这个账号发布相关的影像作品。

图片来源:庞宽微博

在这本书中,彭磊和庞宽将乐队的发展划分为三个阶段。庞宽告诉界面文娱,最开始玩朋克,他们就是想跟以魔岩三杰、唐朝、黑豹为代表的中国摇滚区分开,不做苦大仇深的音乐。那时候摩登天空发起了“北京新声”,新裤子、花儿、清醒等都是代表乐队。到2003年、2004年,乐队因鼓手去日本留学而停滞,2005年开始又组织起来,因为没有鼓手,所以新裤子开始用电脑编曲,在里面融入了citypop,newwave,disco的元素,从2005年到2013、2014年,新裤子一直玩的都是比较先锋的电子音乐。但因为当时的年轻人接受起来比较困难,慢慢地他们就开始做一些大家都能听得懂的音乐,他和彭磊都已经结婚,有了小孩,开始承受家庭的压力,一直到今年上《乐队的夏天》之前,那段时间被他们不约而同地描述为“黑暗时代”。

庞宽解释说,“黑暗”更多指的是自己当时的生活状态,至于《乐队的夏天》能否开启一个新阶段,这可能需要时间来验证,过几年回过头来再总结。

在每个阶段,新裤子都会有代表性作品,比如朋克时代的《我们的时代》,disco时代的《bye bye disco》,黑暗时代的《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庞宽说,综艺时代的代表可能就是《夏日终曲》,但每个时代的歌曲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有那个时代想要表达的内容,“有真实的情感,这是最重要的”。

书中庞宽部分有一章专门探讨了“科技改变文化”。彭磊觉得时代的变化是个“忧伤的故事”,“这个社会需要的是老哥,不需要文艺青年,不需要知识分子”。 庞宽并不抗拒技术和时代的发展。“可能有些人看不惯,就像当年有声电影要取代默片的时候,好多人反对,但这是一个不可阻挡的潮流,回过头来看,你会发现好多事情都是合理的,也是因为科技而改变了我们音乐创作的方式”,他这样告诉界面文娱。

但在崭新的时代,乐队文化在世界范围内不再是潮流,新裤子2011年参加Coachella音乐节时,发现国外的乐队基本上玩的都是电子乐,乐队这种形式依然在,但是摇滚乐这种风格已经很少有人玩了,新裤子为此写了一首《最后的乐队》。对此,庞宽表示,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年轻人有手机、能上网就能完成自己的很多想法,而组乐队是需要时间成本的,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个过程比较麻烦。他并不为此而遗憾,“你也可以用新的手段玩一些新的东西,比如电子乐”。

庞宽在微博上称自己是国货教父,早在2008年,他就在北京开了一家卖复古国货的店,店里卖的是飞跃球鞋、搪瓷茶缸、旧款暖壶和各种创意T恤等产品。庞宽自己有一套看待文化价值的体系,在他看来,好的文化作品一直都是围绕两个元素,复古和科幻。他在采访中提到未来复古主义,认为影响美国人意识形态的其中一部电影是《星球大战》,里面的主角用剑作为武器,但用的是激光剑,这就是把复古和科幻揉在一起。至于在选择复古元素的时候为什么着眼于七八十年代,庞宽表示,自己主要是从审美的角度来考虑这件事,“你看北京的建筑包括那时候的街头广告,其实都是受苏联影响,苏联又是受到德国包豪斯的影响,我特别喜欢这种审美体系。”

图片来源:庞宽微博

代表作“两室一厅”之外,最近庞宽也在设计另外两个机器人概念,他告诉界面文娱,新的机器人一个叫艾瑞,一个叫巴蒂,同时他也在围绕这两个机器人形象做一些音乐、影像作品。“我有个朋友是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的博士生导师,拍摄机器人的作品都是去他那儿取景。”

为什么如此痴迷于机器人?庞宽认为,人发展到了一个阶段就会产生想进化的冲动,但是作为自然人会受到一些局限,只能通过外在的手段来实现进化的欲望,有人选择变性,有人就变成机器人了。“如果现在的技术水平能实现的话,我第一个报名把做自己变成机器人。”

新裤子的独特之处不仅体现在他们的音乐中,也体现在他们在视觉艺术、时尚潮流方面表现出的独特的创造性。“我和彭磊都是学美术的,觉得时尚、设计、音乐是共通的,所以我们在创作的时候也是立体看待这些作品。”他提到彭磊一直在拍的一部纪录片,“拍了23年,从最早的DV到现在的4K影像,你在里面能看到时代和科技的变化”。

庞宽说,给新书取名《生命因你而火热》是因为想选一首最有流量的歌做名字,“本来叫《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报批没过就只能用这个名”。

《乐队的夏天》之后,排名靠前的几支乐队都开启了商业化之路,对于国内的乐队而言,这相当于一场商业化试验。提及《乐队的夏天》之后的生活,庞宽表示,“我们乐队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心态上还是比较平稳,只是现在工作量特别大,按说在家躺着靠知识产权就能挣钱了,现在因为上这个节目,出门可能会带个口罩。”

出席各种商业活动之外,歌迷们当然还是更期待新裤子能有新的作品。就像彭磊在这本书中提到的,“把生命浪费在创作上,总好过把它浪费在办公室里,在手机上,在无穷尽的等待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