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什么演戏烂的是他,尴尬的却是我?

演技优秀的人都是相似的,演技烂的人各有各的拙劣

不能强制感情,强制的结果是做作。——《演员的自我修养》

俄国著名演员、导演、戏剧理论家阿列克塞夫耶夫·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曾在这本书中详细而系统地阐述了演员演戏的技巧、情感释放的方式以及引导观众的途径等等演员所必备的能力,这本书无论是在大学表演系的课堂上、还是在电影作品中出现频率之高,让人怀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生前留下了自己著作的广告费用。

很多演员虽然拥有如此宝贵的精神养料,却没有喂熟自己的业务能力。作为一名资深的拙劣演技受害者,我有理由期望任何据有学术研究能力的观众出版一本《观众的自我修养》,以便在不小心被演员伤害心灵时仍旧保持克制。

由于影视作品对于观众的影响是持续的,关于演技的探讨也从未停止。演技这件事是基于观众的主观判断,所以什么样的演技是优秀的一直没有定论,但即使是一个无法判断优秀演员的观众,也往往能很精准地找出一部影视作品中最不走心的演员,因为他们让观众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情绪:尴尬。

两年前,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在浙江卫视开播,大概是节目制作团队觉得观众在看电视剧时受到的折磨不够真实,拉了一些业务能力存疑的演员在舞台上演戏,对于电视机前的人来说,可能是一场小品,但是对于一切都是直播的现场观众和导师来说,应该就是恐怖片了。

当时希望制造爆点的节目组把郑爽放在了第一期节目的第一组,果然无论是两个演员排练时无法配合,还是导师点评时差点掐架,从彩排到播出的各个环节的所有缝隙里都充斥着让人尴尬的气息,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一方面想要换台避开尴尬场面,一方面又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一时之间陷入两难。

这大眼睛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郑爽演出的片段是《我的父亲母亲》,而在台下坐着看她演戏的,则是凭借这部电影拿了金鸡百花最佳女主角的章子怡。虽然穿着花袄,扎着麻花辫,但郑爽的演出状态,实在让人看不出她饰演的是十里八乡第一个追求自由恋爱的勇敢少女招娣。此时的导师,还要骨头里挑鸡蛋,拼了命地找出闪光点,给予年轻演员一点爱的鼓励,太难了。

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了黄圣依和欧阳娜娜身上,她们凭借一己之力引发了几乎全民参与的演技大讨论,“海娃死了吗?”和“蚂蚁竞走”成为整个2018年屡试不爽的梗,因为演技欠佳而出现的表情包和流行语,居然也帮助了主要业务是演戏的演员走红了一把,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恕我直言,被这段表演吓到了

就在观众还沉浸在这样的恐惧中没走出来时,新的挑战悄然出现:《演员请就位》开播。这个节目的厉害之处就在与集齐了娱乐圈一大半几乎没有经过社会毒打的年轻演员,如果说郑爽和欧阳娜娜分别还有楚雨荨和鹿小葵的角色加成,那么这些人,你既不知道他们演过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叫啥。为数不多面熟的,可能就是古早台偶扛把子明道、曾经少女组合代表钟欣桐以及恋爱上热搜的早期贾宝玉于小彤。

在节目开始前,每个参加节目的……暂且称为演员吧,都要拍一段“怒目而视”的视频当作小测试。他们的表演给幼儿园文艺汇演提供了优秀的范本:

而节目的主持人沙溢也贡献了一段表演:

这段先导片放完想必观众已经知道了,这不是什么《演员请就位》,而是《拙劣演技公开处刑现场》。台下坐着四个导演分别是陈凯歌、赵薇、李少红和郭敬明,叫不出姓名的演员、争议性极大的导演,这样的阵容让资深综艺节目研究员(半年内看过五个以上综艺即可获得此殊荣)都不禁产生一些迷思:这个节目到底是干嘛的?

抱着学术研究的心态打开了节目视频,一期节目看完了却没有找到答案。因为在节目里看到的表演是这样的:

运动员转型演员的董力参与短剧《悲伤逆流成河》的演出,当自己喜欢的女生对着他流泪,他的反应就像是面对学校门口卖煎饼的大姐一样毫无感情,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孩被别人带走,就像看着一辆不对号的公交车从面前开走:你走吧,我等下一辆。

(可能)被观众寄予厚望的老演员明道,在演《破冰行动》中的一个片段时,拿着枪站在离人质一米多远的地方,随时准备被人质反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自尽的。

说真的作为观众,有感觉被冒犯。看演技差的演员演戏而获得的尴尬,是一种慢性病,会久治不愈,十年怕井绳,从此以后看到演员表里有这个名字,就不会自觉地想起曾经的尴尬。

演技欠佳的演员能被观众一眼识破就是因为观众产生的尴尬感。被观众认可的演技往往是因为演员成功感染了观众的情绪,将观看者带进了剧情中,举个例子,电影《霸王别姬》中,刚刚24岁的蒋雯丽饰演风尘女子小豆子娘,情绪饱满层次分明,让观影者不自觉地为她动容。

来源:《霸王别姬》

很多人都觉得如今再看电影时很难找到全身心投入到一部影片的感觉,坐在影院里产生的情绪更多是不适。在《说文解字》中,最早见到有关尴尬的词是尲尬,“尲尬、行不正也。” 通常是说人遇到的一种情景,让人觉得窘迫。

尴尬感,意味着在某种场合下,被逼迫到窘境,发生了无法预料的情况,而体现出的不知所措,造成问题逃避,发怒以及沉默等行为。处于两难境地无法摆脱。

我们常常会觉得“替别人尴尬”,这种感觉就涉及到同理心(Empathy

)的问题了。同理心也可以被称为神入、共感、共情,也就是心理换位,将心比心。这一词源自希腊文empatheia(神入),原来是美学理论家用以形容理解他人主观经验的能力。心理学家爱德华·布雷福德·铁钦纳(Edward Bradford Titchener)认为同理心源自身体上模仿他人的痛苦,从而引发相同的痛苦感受。

设身处地对他人的情绪和情感的认知性的觉知、把握与理解从某些角度来说属于人类的本能,当我们看到某些场景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将自己代入这一剧情中,想象自己作为当事人或者目击者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在心中预演自己想象的场景。

如果他人正处于一些在我们看来是“尴尬”的情境之中,或者当我们知道了他人的隐私、且这些隐私在我们看来是令人尴尬的,此时,我们就会“感同身受”对方的尴尬。这种尴尬被称作“共情尴尬”。这个概念由心理学家Miller在1987年首次提出。

也就是说,当我们看到演技欠佳的演员会不自觉地将自己代入到剧情中甚至是拍戏片场,想象自己面对这样的对手戏演员,或者自己就是演员本人在职业生涯中贡献了如此可笑的演出,自然就产生了“如果是我,可能会尴尬到撞墙”的想法。即使与自己无关,也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当然了这种共情也可能是一种伪共情,因为当事人自己可能并不尴尬。

这种“别人尴尬你却想找地缝”的病很可能是一种尴尬恐惧症,在很多生活场景中都会出现。不过回看以往的影视片段,那令人捉急的台词、不知所措的表情还有难以言状的肢体表达,观众产生这种恐惧也情有可原,毕竟我们的生活如此真实,没有NG。

“我比那些演员更专业,更加高尚,更加有技巧。因为我每天的生活就是演戏,虽然我没有剧本,但是我不会NG,因为我一NG可能连命都没有。”——《喜剧之王》

 

扫码关注「歪研社」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有趣内容

 

来源:界面歪研社

原标题:为什么演戏烂的是他,尴尬的却是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