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视频网站的艺人,娱乐圈的“铁饭碗”?

目前视频行业的格局还是多家视频网站并存,新人如果和某一家平台签约,和其他视频平台的合作就会有障碍。

文|娱乐硬糖 顾韩

编辑|李春晖

这两年娱乐圈的一个突出现象是:视频网站话语权渐长,强势介入内容行业上下游,重置规则与玩法。而优爱腾几度联合倡议,从限制片酬,到抵制撕番,均直指艺人环节。

更有媒体报道,视频平台分约成为演员经纪行业新趋势,潜台词即是“站队”与“捆绑”。如此一来,既令经纪人、小演员心生焦虑,也无形之间强化了“资本”在粉丝心中的幕后黑手形象。

视频网站的确强势。然而,跟着平台就有肉吃吗?就能成为“鹅选之子”“裤家力捧”“桃的女孩”了吗?还是太天真了!

硬糖君简单了解了一下三大两小外加B站的经纪业务,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有人要陪老板跑马拉松,有人大闹火车站被开除,还有人演过了许多大IP,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视频网站经纪图鉴

视频网站最初签的艺人大多为自家主播,如搜狐视频的大鹏,优酷的汪聪。

汪聪目前主业仍是主持,是今年双11猫晚的三位主持人之一。大鹏自2004年起在搜狐视频做主持人,2007年有了自己的脱口秀《大鹏嘚吧嘚》,2012年自编自导自演迷你剧《屌丝男士》,为搜狐视频的自制剧业务打头阵,主场随即转移到影视。

随着自制剧综业务的展开,各家这才开始认真布局经纪业务。

一方面,自制内容对于艺人的需求越来越大,被明星的片酬、档期所牵制不如自主造星,性价比更高。另一方面,没有人希望季播剧总是换主演,或者捧出的人不能为自己所用、反为别人做嫁衣,最好还是能形成稳定的合作关系。

爱奇艺旗下主要的经纪公司是2015年8月成立的果然娱乐,CEO刘涛曾供职于华谊,签约艺人超过50位。演员中比较知名的有陈哲远、李墨之,《偶像练习生》选手小鬼、朱星杰,《中国有嘻哈》选手VAVA等也在这家公司。此外,爱奇艺还成立了爱豆世纪与爱豆青春,专门负责NPC、UNINE两个选秀男团的运营。

腾讯方面,哇唧唧哇的存在感过于强大,令人时常会忽略企鹅影视本身也有经纪业务这件事。《全职高手》中的“唐柔”李沐宸、《陈情令》中的蓝家大哥刘海宽,就曾是企鹅影视签约艺人,出演过多部自制剧。

另一事业群的腾讯影业,2016年宣布与歌手胡海泉的扑度娱乐达成战略合作,在艺人挖掘与打造方面深度联动。硬糖君看了一下微博,这项合作依然有效,扑度娱乐的两名新人参演了腾讯影业刚刚开机的新剧《我们的西南联大》。

阿里大文娱于2017年8月成立了酷漾娱乐,其官微简介是“阿里巴巴旗下唯一艺人经纪公司”,足见思路与前两家不同。主持人、演员、偶像男团BlackACE,以及《这就是》系列节目的热门选手,都统一在这家公司,今年往猫晚上输送了21位艺人。

搜狐视频如今已掉出第一梯队,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家平台曾有过一段领跑网剧的时光。白敬亭、张若昀,乃至彭昱畅、罗云熙,都曾出演搜狐自制剧。

退出版权大战后,搜狐开始专注“小而美”,鲜少采用明星阵容,而是通过自家的校花大赛、校草大赛不断选拔新人,试图打造“选秀+艺人经纪、视频平台、媒体分发”的商业闭环。

如果不是9月一条“女艺人大闹火车站”的新闻,可能很多人都还不知道,芒果TV也签了一批新人演员。

事件中的艺人名叫刘露,参演过两部网剧,其中《三千鸦杀》还没播,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有勇气对民警自称“公众人物”。事件发生后,芒果TV直接发声明与其解除合约,反应倒是干脆利落。

B站的经纪业务也是今年才被大众发现的,主要是因为送了知名UP主易言去参加《创造营2019》。易言在节目中标注的公司“超电文化”是B站的线下文化品牌,主营业务包括是UP主经纪、演出/展会及IP衍生/品牌合作,旗下独家签约UP主200余人,涵盖多个垂直领域。

万年作配,还是成为“强推之耻”?

近些年,许多演员凭借爆款网剧一夜成名、逆风翻盘。但有意思的是,他们基本上都不是视频网站的直系艺人。“资本想捧谁捧谁”或许在唱跳偶像上可行,但在影视演员方面是暂时失效的。想要复刻TVB,谈何容易?

从源头上来说,业内尚有许多老牌制作公司和专业经纪公司,视频网站一来起步晚,二来专业程度存疑,未必抢得到好苗子。

从资源分配上说,视频网站更多追求的是流量,大剧主演的首选还是当红明星、成熟艺人、专业演员,而非自家新人。签约新人所能分配到的不外乎两种——大IP配角和小网剧主角。平台借此是可以获得高性价比,然而从捧人的角度看,这两种角色对艺人的带动越来越有限。

首先,剧集市场本身越发残酷,出圈难、爆款难。20%的头部内容吸引了80%的关注,其余大多沦为炮灰,捧人无从谈起。

大IP往往意味着大明星、大群像,如果没有足够出众的人设、实力或者颜值,配角很容易被忽略。李沐宸、阿丽亚分别都参演了多部腾讯视频的大IP剧,但可能很多人听到这两个名字还是会觉得陌生。

李沐宸参演电视剧作品

小成本网剧能否捧人,也要看其本身的热度表现。爱奇艺今年播出了两部果然新人主演的双男主腐剧《晨阳》和《少年江湖物语》。“兄弟情”CP有了,颜值各花入各眼也算有了,但是由于制作粗糙、表演青涩、体量小、宣传力度不够等种种原因,剧和人都只在小范围内引起关注。

某种意义上说,视频网站进退两难。签了人要捧,天经地义,否则误人子弟,自己也赔本儿。但如果艺人本身实力不足以服众,不能胜任角色,分分钟又会引来“强捧”、“加戏”的争议。

比如《破冰行动》的五番女主李墨之,不是因为戏好受到关注,而是因为人设奇葩且戏份冗长成为弹幕集火对象。发现她是爱奇艺自家艺人之后,群众彻底怒了。

此外,目前视频行业的格局还是多家视频网站并存,新人如果和某一家平台签约,和其他视频平台的合作就会有障碍。

选择范围本来就不大,还得除以三,被动加被动。因此,新人即便签约了平台,也未必都能保证有戏拍。而平台也未必能消化和服务好这么多不上不下的艺人,粉丝可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在家抠脚也就罢了,视频网站艺人有时还真会面对一些其他艺人不会遇上的局面。比如搜狐的艺人,还要陪查尔斯跑跑马拉松、过过情人节。

阿里的艺人,则有望成为艺人经纪4.0、5.0的小白鼠。艺人员工制什么的,总感觉离社畜近了一步呢。不知我们还略知姓名的几位酷漾艺人,现在是阿里P几呀?

平台再转向

说到底,艺人(特别是演员)走红是一件很“玄学”的事,没有办法按互联网的思路找到某种方法论模型。视频网站也是在不断试错中学习和调整的。虽然某些平台无休止的扩招依然令人担忧,但总体来看,视频网站的经纪业务近年又出现了新的转向。

比如,对新人不再放养,除了选拔还要培训,甚至量身打造剧目。2017年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官宣了与刘天池表演工坊合作的“天鹅计划”,整合平台资源,挖掘和培养新人,同样试图打造平台内部的造星闭环。

不久前刚刚播出的网剧《恋恋江湖》就是“天鹅计划”的首部定制剧,主演姜贞羽、杨仕泽、徐凯鑫、李嘉豪均为“天鹅计划”第二期学员。

再比如,寻求更为灵活的合作方式。与外部艺人签部头约可能是其中一种尝试。

另外,上文提到的李沐宸已经离开企鹅影视,去了杨洋所在的、贾士凯的悦凯娱乐,但仍出演了企鹅新剧《余生请多指教》。硬糖君不负责任的猜想一下,或许背后并非传统印象中的撕破脸式解约,而是将相对成熟的艺人交给专业经纪公司打理,把目光放得更长远。

更何况,众所周知,鹅还入股了耀客传媒、柠萌影业,并通过阅文间接持股新丽传媒,这三家公司也都是有经纪业务的。柠萌的江疏影,新丽的辛芷蕾、何泓姗都有不少戏在腾讯。如果这样也能够实现与艺人的“绑定”,又何须将人全签在自己旗下?

另外,优爱腾三大平台,从争抢大剧独播,到如今常常两两联播,再到抱团倡议,整治行业乱象,已经展现出了一种更为成熟的竞争与合作姿态。

这种变化也反映在了用人上。腾讯视频的《超新星全运会》能够集齐“摇壶炒河”世纪同框。杨超越可以登上《奇葩说》,“为鹅爸爸去隔壁奇艺叔叔家赚qq币”。

还有鹅家官宣的项目《青簪行》,网传果然娱乐的陈哲远也将参演。可见,在共同利益面前,平台间的“门户之见”可能也没有那么牢不可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