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工业
新偶像养成综艺散场,长视频格局会变天吗?

遭遇黑天鹅冲击的“综艺变局时代”已经来临,什么类型的综艺会填补偶像养成节目留下市场空白?

为了让年轻人追虚拟偶像,大厂们拼了

让无数年轻人为之上头的虚拟偶像,如今成为了互联网大厂的新目标。

艺人榜单被下架后,数据平台的出路在何方?

究竟有哪些平台已经受到影响?他们的出路又将在何方?

偶像翻车、文娱变局,虚拟艺人机会来了?

一些改变已经箭在弦上,行业需要找到更加健康、优质的发展路径。

从《创造101》开始,为什么国内偶像工艺学不会日韩?

国内的造星产业在简单复制粘贴的过程中,是一场“揠苗助长”。

“8岁偶像团”被批:偶像养成的边界在哪儿?

偶像养成“卷”到了小学生。

从偶像到KOL,虚拟人能否成为下一个“顶流”?

真人偶像接连塌房,虚拟偶像的生意如何?

均龄8岁的天府少年团解散:畸形饭圈背后,有“神童”鬼影作祟

这就是娱乐公司一种为了热点和流量,恬不知耻的炒作。就算是要出道,也请在完成九年义务制教育之后吧……

虚拟偶像,难逃塌房

现阶段,技术“消灭”不了人味。

丝芭偶像养成“类MCN化”

放诸整个偶像艺人经纪行业,丝芭的转型并非个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