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工业
韩国女团在玩一种很新的概念?

内娱能从“翻红”的韩国女团身上学到什么?

“nabi们”割韭菜,只能一时爽

被“拿捏”的粉丝。

我,前练习生,在游乐园做NPC,日薪5000

偶像男团开始在游乐园出道。

IXFORM“毕业”后,内娱最后一个限定团解散倒计时

选秀限定团是内娱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当这一笔画上休止符时,又能为偶像市场留下什么?

把偶像“塌房”写成严肃文学是否可能

“好的小说是把读者拉进某种视角下,用这种视角来体验这个世界。”btr在阅读《偶像失格》时经常把自己代入明里的角色,“这种感受方式可能是这本书里最有趣的地方。”

“审丑”文化盛行,谁在看好“山寨”偶像的“转型”?

土味网红的增多,是短视频平台面向“下沉市场”用户的必然结果。

日本偶像也开始海外务工了?

出走海外,万事大吉?

最后一个限定女团,迎来她们的开放式结局

内娱最后一个限定女团毕业了,但团体探路还在继续。

内娱爱豆海外求生记

对于爱豆们而言,成为“绿卡爱豆”就一定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