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工业
捧不出下一个鞠婧祎,SNH48也要进军元宇宙了

十年偶像终成嫁衣,粉丝梦碎桃花源?

虚拟偶像A-Soul也能“塌房”?逃不出的劳动关系,分不开的身体灵魂

在技术与身体的边界逐渐消失的今天,我们都应该重新反思成为后人类到底意味着什么,否则为虚幻的梦想付出代价并走向恐怖命运的,就不仅仅是虚拟偶像,而是每一个屏幕前的普通人。

谁是“王心凌男孩”:当老歌迷学会打投,当男人们也想追星

当我们谈到追星的时候,总是一下子联想到“饭圈女孩”,为何男粉丝往往不被提及?“王心凌男孩”们又是如何 “追星”的,在这一过程中是否隐藏着不同年代粉丝实践的差异?

“偶像元年”后的第四年:“中腰部”偶像去哪儿?

那些如今四散各领域的小偶像们,他们的“花路”又在何方?

黄子韬的真性情,能救他多少次?

“反偶像”的“偶像”。

在韩务工偶像:留不下,回不去

行业泡沫破灭,在洗牌过后,选秀梦并不好做的在韩练习生们,或许也是一阵清醒剂。